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专项活动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气象:如木棉花般呼吸的诗或火车

时间:2018-08-03 10:35:29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程向阳
阅读:

我的歌飞过南国

我的歌飞过南国
列车朝着爱的城市出发
在京九铁路三股道目光企及的地方
一些逝去的生活细节
穿越苍茫  掠过灯火与花丛
与我的语言再次交锋
 
整整一个晚上  看着南国月被风吹动
在三股道的小站工区
生命如淬火的铁  锋利而饱含激情
谁又能舍弃  比如钢轨
枕木  道砟抑或闪烁的红绿信号灯
男人的脊梁  生命中一段难忘的历程
和注定不解的铁路情缘
 
月光如洗的夜如木棉花般在呼吸
只有我还专注于倾听
每颗流星落下的瞬间
途经  一些经典的诗句
代替秦时的明月照耀  汉代的关山
在今夜  以月光的白
返璞归真  坚守漂泊的爱恋
温暖在半青半红之间
却始终无法结尾
 
 
火车是有灵性的钢铁
 
时速350km前行  火车像一粒子弹
穿透铁皮  多么震撼
穿行在时间空间  离别与重逢
都刻在滚滚车轮里
飞驰的时光  一节一节
 
在通往光明团聚的铁轨上
此刻我们在这里  四月的阳光
最后的风暴和雨水也在这里
临别的站台  或是在拥抱里
或是在亲吻里
一路北上  我们柔弱的身体
在火车的足音里   在暗夜里
越桥梁闯山洞  听钢铁一路顺风顺水
 
火车开过  一段有灵性的钢铁
贴地飞行  是从谁的身体里
抽出的一根肋骨   延伸向远方
一道闪电  飞出云层
钢铁咬住岁月  也咬住时间
唯有我  知道灵性钢铁的宽容与接纳
一手托起朝阳一手举着落日
那么远又如此近
 
 
银色身躯走南闯北
 
火车的声音清脆  速度明快
银色身躯怀揣着钢铁的质地
渐行渐远  携带归途和福祉
这是三月里云卷云舒的清晨
太阳的头颅挂在群山间
与南北交汇的城市道声早安
 
夕发朝至  火车这匹千里马
扯过一片蓝天白云
沿着山川河流一路小跑
城市与乡村擦肩而过
那些倚在铁器上的青春
遗忘的只字片语
刚刚经过的晚风
和雨水漫涨中的东江
火车穿过南方的潮湿
又深入北方的干燥
始发或者抵达  每个站台
都有离别的回忆重聚的欢欣
 
一列从时光深处开来的火车
以及声音  时而震耳欲聋
时而悄无声息  钻进钢铁
大动脉  那熟悉的颤音
仿佛整个大地都在倾听
 
 
呵护火车
 
在粤东惠州  我的铁路兄弟
天窗点内在两根钢轨间劳作
汗水和希冀象木棉花香
深入人心  跃上我的歌谣
远方有火车与钢铁的轰鸣
大地与汽笛的尖叫
擦过钢铁的骨骼和鸟的翅膀
钢铁的情缘被阳光镀亮
瞬间抵达全身甚至
被呵护的火车轨迹
 
流经南方的东江水
盛产客家山歌与汽笛齐鸣
水的语言  铁的语言
水和铁的语言波光闪烁
一把普通的洋镐  检车锤
测试仪或者一盏红绿信号灯
甚至一叠书写铁和铁味的诗稿
一种朴素的思想和精神
巳渗入粵东铁路这片热土
 
我转过身  与黄马褂兄弟一起
在转辙机旁信号机边
测试数据参数  与两毫米之间
保持你和我的距离
劳动是壮丽和真实的
包括一台转辙机  一架信号机
与我一起触摸到钢铁的闪光
铁路的基本元素  带不走
钢铁的走向和那些
轻如尘埃的心跳
 
 
火车带走的风景
 
提速火车开过来   一个
接一个陌生的面孔
在惠州南站稍作停顿
又将离开  鸣响的笛声
落在海这边  托起一团积雨的云
 
山那边  探出一抹乡愁
粤东大地  七月里的流火
蓝天白云甚至举起手
可以摸到的天空和桥梁
提速火车驶过车轮碾过
轨道闪耀的火星  带动
厦深高铁的负重与奔跑
 
包括沿途被激活的城镇乡村
潮汕大地的田原阡陌
有铁器的震动有节气变换
包括离乡别景的背影
 
 
天窗点的早晨
 
阳光在钢轨和信号机上
碰来碰去  散开又围拢过来
粤东七月的早晨
你在线路旁开天窗  比如
调整道岔与尖轨密贴
清洁滑床板油污
比如用棉纱擦拭碳刷  这些动作
基本是弯腰或蹲着干活
这是一天里最好的光景
 
趁着黄色防护服没有挤出水
累了  就挺直身子
听防护员呼唤应答
或者看看远方  一抹云彩随意地挂在天际
离东江不远  莞惠城际轻轨
与广梅汕铁路挤在一起
穿过城市掠过村庄
有时被高楼挡着有时被山峦挡着
你抬头远眺的方向
有时汽笛嘶鸣有时钢铁铿锵
 
 
风笛之声跃上我的歌谣
 
铁路向南  火车向北
开往春天的火车说出绿的韵律
和谐的暖春  贴近钢铁和尘土
贴近物和人
似乎一切都在流动
 
春风浩荡  火车飞驰  披星戴月
从一个车站抵达另一个车站
一把普通的洋镐  检车锤  万用表
测试仪或者一盏红绿信号灯
甚至一叠书写铁和铁味的诗稿
一种朴素的思想和精神
巳渗入铁路这片热土
 
股道两旁  有巡道的人将朝阳往远处赶
单调到一个动作    语言重复千遍
有点亮信号的人将岁月往近处拉
抵达钢铁轰鸣的祖国
 
 
千里马火车
 
火车的声音清脆  速度明快
银色身躯怀揣着钢铁的质地
渐行渐远    携带归途和福祉
这是七月里云卷云舒的清晨
太阳的头颅挂在群山间
与南北交汇的城市道声早安
 
夕发朝至  火车这匹千里马
扯过一片蓝天几朵白云
沿着山川河流一路小跑
城市与乡村擦肩而过
那些倚在铁器上的青春
遗忘的只字片语
刚刚经过的台风
和雨水漫涨中的东江
火车穿过南方的潮湿
又深入北方的干燥
始发或者抵达  每个站台
都有离别的回忆重聚的欢欣
 
就象整个花园被一只蜜蜂点燃
一列从时光深处开来的火车
时而震耳欲聋时而悄无声息
钢铁大动脉  熟悉的颤音
仿佛整个大地都在倾听
那些南来北往的旅人
成为我们逐渐成熟的见证
 
 
火车是春天的使者
 

乘坐火车  体内自有汽笛嘶鸣
钢铁铿锵  安全旅行或者平安抵达
沿途的桥隧  树木  村庄
画卷般迅速铺开
 
鸟的声音  流水的声音甚至阳光
柔顺和暴躁的声音
火车的声音沿着两条钢轨
逼近一场如期而至的雨水
打湿提速火车的身体和裤脚
打湿一段细碎的站名和漫长的旅行
 
提速火车驶入粤东
触摸到亲情和爱  故土难离
大包小包的行囊和一张实名车票
归家的心铺展木棉花的芳香
站名一个又一个擦肩而过
熟悉和陌生的地域
像在梳理体内暗藏的时光
 
火车伴随春运呼啸而至
仿佛有人突然呼唤我的乳名
穿越钢铁和思念  抵达故乡
等待一场短暂的相聚和问候
 
 
醒着的灯火照耀劳动的铁

 
灯火醒着  这些铁闪耀在暗夜
是来自动车所  钢轨边
包括长大的隧道  在轰鸣声后
现在人影攒动  一切忙而有序
不停用钻头  标尺  扳手  云梯甚至用手
将一个一个隐患打开
所有的裂缝  缺点包括伤痛
最终会血肉相连
 
天窗点的时间在延伸
旷野吹来的风还在继续
穿过呼唤应答的标准用语
大地宁静而安详
一切遵守着自转和公转的轨道
随手擦去汗水  防护服挤出的盐
 
动车组进入清晨  抚摸黎明中的花朵
沾满花香和第一缕朝阳
让庞大的金属部分
坐在星星的草垛里
几个男人在忙碌  从道碴轨枕的最深处
一点一点地往上慢慢地检修检测
“天窗点”结束各项指标正常
 
残月将尽  一列尚未现身的动车组
将想象的资源打开
所有事物都被一道银白色的光影
横贯广东广西  穿越湖南湖北
那么和谐又如此温馨
 
 
铁器里的民间词汇
 
轨道电路无法抵达你
感情正在短路  万用表
也难以测量距离
 
打开信号灯或者关闭制动阀
可以抚摸白云触摸山峰
钢轨象两条绷紧的肌肉和神经
随着动车起舞  带动车辆和牵挂
 
我只是相信  铁与铁器的交融
都将回到铁的故乡
在微机监测上走出一个优美的曲线
震荡的幅度和民间的词汇
被实时掌控
 
 
火车是条钢铁硬汉
 
迎接春天的号角在汽笛中吹响
铁路被桥墩托举到天空
提速火车在蓝天白云里奔跑
奔跑的鲜绿钢铁  掠过城市乡村
在两条锃亮的手臂上张开翅膀
触摸到阳光和雨水
拥有了不朽的风景  我看到自己的脚印
一头连接着故乡的山水
一头正踩着异乡的钢铁
 
爬满汉字土地  沿江河
跨山嶺 过村庄  通桥隧
踏遍万水千山  阳光锃亮
钢轨锃亮  汽笛锃亮
列车与钢铁的轰鸣
大地与天空唇齿相依
擦过钢铁的骨骼和鸟的翅膀
钢铁的情缘被阳光镀亮
瞬间抵达全身甚至
深不见底的内心
铁打的车厢  流动的腿脚
一部分裹紧归家的行囊
一部分挤压在想家的心上
 
在粤东盛产客家方言  木棉花
桉树林的土地上  蓝天下
火车多拉快跑  天空的蓝和铁路制服的蓝
蓝得那样坚定  任风吹日晒雨淋
都不曾褪色  包括鸟雀
同样与我以亲历者的姿势
用飞翔来表达了见证
 
东江水盛产客家山歌
怀抱粤东铁路和一路风景
钢轨闪光  信号明亮
在铁打的山川上
两条钢轨折射出迷人的远方
铁的元素连接与沟通
更多具体和抽象的幸福 
一半登上远途的列车 
一半隐于世俗的深渊 
时间一页一页翻开 都是佳话 
 
洒落在铁路两旁如珍珠的小站
变化的风景让人目不暇接
河流穿城而过  鸽子落在屋顶
我握着打开幸福生活的金钥匙
谋划着该如何用白云为新居吊顶
阳光做窗帘  月亮当壁灯
这些裸露的血脉和神经
都连接着民生  梦想和祝福
 
更高的地方  让风吹上去
将心也随之吹得更高更远
那些铁轨上奔跑的铁
以铁的燃烧和激情
看见其他的燃烧和激情
包括生的铁熟的铁
流汗的铁流泪的铁
呼吸的钢铁  燃烧的红绿信号灯
血肉的火车  阳钢的火车
卑微甚至坚强的火车
许多被人忽略的事物
包括铁的任性  铁的柔情
都随着诗歌里铸铁的文字扑面而来
 
春天开始蠢蠢欲动  鸟的声音
流水的声音甚至阳光
柔顺和暴躁的声音
火车的声音沿着两条钢轨
逼近一场如期而至的雨水
打湿提速火车的身体和裤脚
打湿一段细碎的站名和漫长的旅行
一边是巨大的幸福感
一边是厚重的安全感
股道两旁    有巡道的人将朝阳往远处赶
单调到一个动作  语言重复千遍
有点亮信号的人将岁月往近处拉
抵达钢铁轰鸣欣欣向荣的祖国
 
 
钢铁穿越阳光和爱
 
动车组先声夺人  洞穿五月
她从钢轨那头向我走来
左侧携来阳光  右侧带来雨水
那些节奏快而紧密
一边是银光闪闪一边是灯火澄明
雨水和青春如抖落的叶子  一片一片
没有什么可以打动
 
五月的喜悦和激情  包括与钢铁
一起打开的时光
从来都属于年轻人
铁道线旁  天窗点内
被花香挑拨的夜
正被铁器颤动  宛如钢轨
闪动的银光和天使振动的翅膀
 
黑白颠倒  这是工作常态
被时间打磨的日子
花香与人一起深陷其中
在一首膨胀的诗里  点燃五月的爱恋
丈量一段钢铁的距离  一截阳光的高度
 
动车组掠过粤东  钢铁敲打大地
包括铁器震动  汽笛嘶鸣
整整一面向阳的山坡
又陷入百里花海
有时一腔热血有时一团火焰
尘世的花朵  我们的兄弟姐妹
正被时光细细打磨
 
 
温情的词流进我的诗歌里

 
一滴雨乘坐火车前来
我听见她那湿润的嘴唇
轻轻咬了一口  春天
生动的面容便灿烂起来
她来自高处  而我更愿意相信
她来自南方  乘着一列轻快的火车
踏上梦幻的旅程
灵动或舞蹈  上升或飞翔
随着提速的火车抵达
在粤东  我看到了钢轨  花朵和钢铁的汉子
看到了风笛在春天歌唱
以及把故乡搂在怀里的异乡人
春运或春节  将欢笑短暂聚拢
将亲情刚刚捂热
千万个行囊又将思念运到四面八方
我多想喊醒每一棵卑微的小草
我多想喊醒每一个温情的词
我看见一浪高过一浪的火焰
穿越汉字  扑面而来
流进了钢铁的大动脉里
流进了我的诗歌里
 
 
作者简介:程向阳,籍贯湖南株洲,工作在铁路,现居广东惠州。中国铁路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1期诗歌高研班学员。有大量诗歌作品散见《人民铁道报》《解放军文艺》《中国诗歌》《草堂》《星星诗刊》《诗林》《扬子江诗刊》《惠州文艺》《广州铁道报》等各类报刊、杂志,入选多种年度选本。出版诗集《风从铁路吹过》。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木棉 气象 火车
编辑: 鲁溟涛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