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暖秋的“高烤”大数据

  张贵锋 万 宇

  9月16日,虽是仲秋,但厦门的最高气温仍达到33摄氏度。烈日炙烤下,股道和车辆被晒得发烫。厦门北站给水员来回穿梭、挥汗如雨,给列车补水。50岁出头的给水员王彩龙和徐丽英就是其中的一对拍档。

  在接近50摄氏度的股道间,给水员们每天要给60趟车加三四百吨水、每人要步行10多公里,而他们每人每天要喝掉三四升水补充流失的水分。这是属于他们的“高烤”大数据。

  20000步:50摄氏度股道里的步行者

  当日15时30分左右,一列动车组缓缓停靠在厦门北站7号站台。伴随着一阵轰鸣声,一股股热浪从列车底部扑面而来。此时,股道表面温度接近50摄氏度。

  列车停稳后,王彩龙和徐丽英拖着15公斤重的水管,向各车厢注水口快速移动。对准接口、开阀注水、关阀拔管、水管归位……一系列动作紧凑连贯。水注入列车水箱,汗珠也顺着她们的脸颊缓缓滴落。

  列车靠站时间短,为了让列车在有限时间内“喝饱水”,她们一路小跑,身上的橙色作业服已被汗水浸湿。完成列车的加水作业后,她们立岗目送列车驶离站台,等待下一趟列车到来。徐丽英摘下口罩,用力甩了两下。汗水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落到地上,很快就蒸发了。

  当天,王彩龙和徐丽英要给15趟列车补水。她们每人每天至少要行走10公里、步数超过2万步。

  8000升:一趟车要“喝”1.6万瓶水

  厦门北站是厦门市主要的铁路枢纽站,每天约有60趟列车需要在这里“喝水”。一节车厢的水箱容量为500升,一列16节车厢的列车能装8000升水,相当于1.6万瓶500毫升的矿泉水。

  “天气热,旅客用水量自然就大。”王彩龙介绍。列车停靠时,给水员需及时给列车补水,满足旅客饮水、洗漱等需求。

  加水工作的技术含量虽不高,但列车排风口的热气和地面蒸腾的热气交织在一起,再加上烈日炙烤,让人觉得又闷又热。“动车空调的出风口正好对着车站的加水点。有时候,热风吹得人呼吸都有些费力。”徐丽英说。

  “站在股道间,左右两边的车像两堵高墙,冒着热气,一丝风都没有。”王彩龙最怕被两辆车左右“夹击”。

  1300毫升:接满的水一口气喝完

  “白班的10多名给水员,一天能喝掉五六桶水。”休息室里,王彩龙指了指地上5升装的矿泉水说。

  按照规定,给水员两人一组,同去同归。进站车流密集,王彩龙和徐丽英加完一趟车就在原地休息,既确保了人身安全又避免跑来跑去消耗体力。

  王彩龙喝完随身带的水,趁着加完水的列车还没开动,又接了满满一壶:“这一壶是1300毫升,有时渴得厉害,一口气就能喝完。”

  作业时,给水员必须身着长袖长裤。徐丽英在作业服里还穿了一件短袖,方便吸汗。每天作业结束后,短袖都能拧出水来。夏天紫外线强,长时间在户外作业,紫外线能穿透衣服照射在皮肤上,即使身穿长袖长裤,给水员的皮肤也照样被晒得黝黑。

  高温“烤验”下,厦门北站做好后勤保障工作,在保证工作正常运转的情况下,尽量延长给水员休息时间;配发凉茶、藿香正气水等防暑降温品,确保高温天气下职工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