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郭的打冰生涯

  山中严寒,滴水成冰。1月10日3时,老郭举着打冰杆,进入观音堂隧道,开始了与冰柱的较量。

  观音堂隧道位于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管内陇海线观音堂至庙沟区间,每年的11月到次年的3月,隧道渗水结冰,是老郭最为忙碌的时候。

  老郭大名郭振中,是洛阳供电段三门峡供电车间的一名接触网工,从事隧道除冰工作已有30年。老郭对观音堂隧道结冰情况了如指掌。走在1100米长的隧道内,举杆、敲击,冰花四溅,他从不落空。遇到寒潮和极端天气,他一天要进洞打冰八九次,来回行走约15公里,清除冰柱300余处。打冰30年,他练就了“火眼金睛一杆清”的本领。

  “1991年刚开始打冰时,我们是两个人一根杆,靠着装有5节电池的手电筒照亮。”老郭介绍,那时打冰,气温多少度,什么时候进洞、出洞,间隔多长时间再次进洞打冰等,全凭经验。

  “我记得结冰最严重的是2003年。那一年,我们打冰都快赶不上结冰的速度,进洞打完一趟冰回到驻地,休息不到1小时就要再次进洞打冰。”老郭介绍,那段时间,他们不分白天黑夜的打冰作业持续了近1个月。每次进洞打冰,帽子上、脸上、工作服上、裤子上、棉鞋上到处粘的都是碎冰,外面是冰衣服里面是汗,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隧道内外温差较大,忽冷忽热,很容易感冒。”老郭说。

  今年是老郭的最后一个打冰季。再过8个月,老郭就要光荣退休了。“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老郭说,他会把打冰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接班人。“不过,也许明年就不用打冰了。”老郭告诉我们,如今,供电部门正联合工务部门采用“外科手术”的方法,集中整治隧道渗水。届时,夏天水帘洞、冬天冰雕川的场景就将成为过去。

  肖培清 杨洪亮 张来法

  编后 老郭敬业爱岗、无私奉献的精神应该传承和颂扬,但如果老郭的一身打冰绝技成为“绝响”,则未尝不是个好消息。那说明经过铁路部门改进方法、联手整治,隧道渗水情况大大改善甚至彻底绝迹,铁路科技又有新突破。我们和老郭一起期待“不用打冰”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