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铁路的英雄儿女

  ■梁俊生 冯原平

  在支援抗美援朝战争中,山西铁路工人是一支重要力量。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他们英勇奋战,胜利完成了任务,在中国铁路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如今,老兵们布满皱纹的面孔早已黯淡了当年的硝烟战火,流露着安详与满足。正是千千万万志愿军战士抛头颅洒热血,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向老兵致敬。

  一

  当年,太原铁路管理局的工人得知赴朝参战的消息后,纷纷报名,自愿申请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有的父母为儿子报名,有的妻子为丈夫报名,有的工人咬破手指写下决心书。有一个名叫苏鸾馨的刚参加工作的女同志,在太原铁路医院当护士,她瞒着家人递交了报名申请。当领导得知全局上千名报名参加抗美援朝的铁路职工中只有她一名女同志时,动员她把申请收回去。可苏鸾馨再三坚持要去朝鲜,坚定地表示要去战场上救治受伤的志愿军战士。最终,领导被她的执着感动,批准了她的申请,编入志愿军战地医疗队。

  1951年8月1日晚,山西省各界人士1300多人在山西大剧院举行欢送晚会,向即将赴朝作战的首批300多名铁路工人献花。赴朝作战的铁路职工万志民登台表决心:我们铁路工人有着坚定的战斗意志和胜利的信心,我们将牢记领导和同志们的期望与嘱托,为完成这项艰巨任务而努力。

  一张当年大同机务段火车司机赴朝作战出发前的合影中,前数第二排有16名胸前佩戴大红花的火车司机,他们组成了志愿赴朝抗美机车队。看他们的表情,自有一种从容坚定,显露出当时人们保家卫国的责任与荣光。

  二

  1952年10月,陈大寿作为一名志愿军电话员,从浮桥上通过鸭绿江到达朝鲜阳德。那时,上甘岭战役打得正激烈,他们部队的任务是就地等待,随时准备接替战斗在上甘岭各高地的部队,参加上甘岭战役。时值初冬,陈大寿和战友们住在山洞和树林中。朝鲜的冬天来得相对较早,随着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住在树林中的不少战士身上出现了冻伤。陈大寿腿上冻疮比较严重,已经影响到了正常行走。部队安排他回国内治疗。陈大寿起初坚决不同意离开战场,但考虑到自己的双腿如果不及时治疗,势必无法参加接下来的战斗,于是服从组织安排,与十几名战友回到吉林某陆军医院进行治疗。

  一个月后,冻疮治疗得差不多了,陈大寿回战场心切,要求立刻归队。部队经过商量,同意陈大寿返回朝鲜战场。这时,持续激战几十天的上甘岭战役已经结束,陈大寿所在部队前去接替坚守在上甘岭的兄弟部队,驻扎进上甘岭坑道中。

  最让他一生不能忘记、甚至不能释怀的是两名新兵的牺牲。那是在朝鲜东线的一场战斗中,漫天炮火将电话线炸断,首长派他带两名新兵前去排查,务必尽快接通被炸的电话线。当他和两名新兵一边躲避敌人的追踪、射击,一边排查沿途电话线时,一枚炮弹落在了他们三人身边。说时迟,那时快,陈大寿搂着两名新兵滚入一旁的战壕内,炮弹擦着他们的身子爆炸,陈大寿的双脚险些被炸掉。情况紧急,陈大寿安顿两名新兵暂时躲避在战壕内,自己冒着危险去完成排查和接线任务。令他没想到的是,当他找到被炸点,接通电话线,准备带着两名新兵返回时,却发现躲在战壕中的两名新兵已经在敌机的轰炸中牺牲了。

  回想刚才还在一起的小战友,陈大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禁不住流下了眼泪。从此,他在战斗中更加勇敢。从朝鲜回国后,陈大寿在太原机务段火车司机岗位上一干就是几十年,直到上世纪80年代退休。抚今追昔,这位已经90多岁高龄的老人总是会动情地唱起《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三

  高崇全,92岁,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作为机车乘务员支援前线。回想起当年战场上的情景,老人激动难抑。朝鲜的冬天异常寒冷,志愿军战士们身穿单衣单裤,在零下40摄氏度的环境中作战,没有一个人退缩。他们心怀必胜的信念,冲破艰难险阻,完成运输任务。老人神情严肃,说话铿锵有力,眼睛里透出坚定的光芒:“当时我是蒸汽机车司炉,朝鲜山多坡大,火车走得可费劲了。战场上,遭遇空袭是常有的事。敌机使用的炸弹全部是穿甲弹,一旦击中,厚厚的机车锅炉都能打穿。志愿军占据的交通要道被炸成了焦土,火车站只能设置在山洞防空洞之中。机车要是白天被敌机发现,就跑不掉了,他们非要把机车打垮了才走。飞机来的时候,我们只能从司机室跳下来,到水柜底下暂时躲避,因为水柜里面有水有煤,子弹打下来可以挡一挡。”

  “我们不是英雄,英雄们都没有回来……”提起往事,陈顺清老人深凹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16岁,最美的年龄,刘宴芳义无反顾地报名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回忆起当年的决定,她热泪盈眶,几度哽咽:“当时我是铁道通信员,我们都是自愿去朝鲜的。”说起在朝鲜战场的岁月,她自豪地说:“我两次入朝,第一次是1951年4月去的,战场上我担任电话班班长,电话在战场上是非常重要的通信工具,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查线、接线。战场上,电话线经常作为重点目标被炸断,每次接通电话,我们就觉得牺牲了都值得。我第二次入朝,在战场上受伤了。头和眼睛都被炸伤了,肋骨断了一条,能活着回来真的非常幸运。我身边的战友好多都牺牲了,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老兵们布满皱纹的面孔早已黯淡了当年的硝烟战火,流露着安详与满足。正是千千万万志愿军战士抛头颅洒热血,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向老兵致敬。追忆那场战争,我们要铭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丰功伟绩,铭记赴朝参战和牺牲在朝鲜土地上的铁路好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