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作证
■本报记者 胡艳波 本报通讯员 黄丽君

  重峦叠嶂,林莽苍苍,清晨的大兴安岭薄雾缭绕。5月16日清晨,兴安岭站内,机械声划过薄雾回荡在山谷。

  海拉尔工务段兴安岭线路车间职工张新春娴熟地操控着内燃轨枕螺栓扳手,几分钟就完成了数十米钢轨螺栓的松拧。今年47岁的张新春已经在大兴安岭脚下的滨洲线工作20多年了。

  “如今机器作业效率可高了,等6月份大机进行捣固作业后,我们线路维修工队的活就更好干了。”张新春说。

  兴安岭线路车间位于茫茫兴安岭深处。这里气候恶劣,冬季最低气温达零下42摄氏度;地势险要,半山腰上的线路呈螺旋形。早上穿工装出工时,职工们都情不自禁地将目光转向车间走廊的文化墙。“甘于吃苦、认真负责、无私奉献的‘巨福精神’久久留在了这里。”兴安岭线路车间党总支书记金刚说。

  “巨福精神”是用该段原新南沟线路工区老劳模张巨福的名字命名的。在这段素有兴安岭“老虎口”之称的铁道线上,他30年踏遍曲折十八弯的盘山道,累计走行8.2万公里,发现轨件伤损上千余件,防止各类行车事故100多起。1997年,这位火车头奖章获得者退休后,他的儿子张新江、侄子张新春来到了工区,守护着铁路线。

  如今,随着滨洲线线路结构不断调整,人工巡道已经被精密的车载动态检查、钢轨探伤仪(车)等科技化检查手段替代。张巨福老人曾经工作过的新南沟线路工区也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巨福精神”在这里深深扎下了根。

  夏季来临,大兴安岭气温回升,冻害回落,线路设备变化大。张新春和工友们按照规定观察无缝线路钢轨位移,适时进行应力放散。他说:“现在滨洲线换成无缝线路,比我叔叔那时工作轻松多了。老爷子一趟巡检就要检查6000多个轨缝,每个轨缝都要弯腰检查。”

  2017年,张新江、张新春与滨洲线上的铁路人迎来滨洲线电气化全线开通运营。从此,百年滨洲线全面进入电气化时代,全线实现电力机车牵引运行,畅通了中欧班列东部通道。

  中午,阳光穿透薄雾,山谷一片葱茏。站在高高的兴安岭隧道上放眼望去,密密的接触网、平顺的线路,在莽莽林海间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