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孔静

  我家原来住在湖北省枝江市董市镇上街江边槽坊,离全镇唯一的粮管所有三四里地,去买米时我要经过红旗闸。每次买米在红旗闸歇息时,我都要在闸堤上驻足一会儿,欣赏一下红旗闸的风光。红旗闸像一个亭子,闸顶像彩莲船的样子,尖尖的顶,四角翘起,连着红色屋檐和绿色的琉璃瓦,颇有古风古韵。尤其是上面几只栩栩如生的猴子,形态各异。有的猴子四肢倒挂,像在甩来甩去玩耍,样子很顽皮;有的猴子蹲着看路上,好像在观望行人。乖巧可爱的模样,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
 
  长江水,浪打浪,长江岸边是家乡。我在长江边长大,每年夏天涨水时节,只见满江大水滔滔东流,长江边“摇身一变”成为天然的泳池和游乐场。游泳、打水仗,都有风华少年矫健的身影。而我就打着赤脚挽起裤腿到浅水地与水亲近,感受江水的温润舒适。望着浩瀚的江面,水天一色,心胸顿时无比开阔。
 
  我们家后来搬到了董市镇下街的罗记屋子住。罗记屋子是明清风格的建筑,前临街面,后抵堤脚。前后屋有大小两个天井,我家住大天井,天井上面有个凉亭,我喜欢从凉亭望天空,看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阳光从凉亭斜射进来,给褐色斑驳的板壁涂上一层金色的光,让古老的房屋顿时有了生气。每当下雨时,小雨飘进来,像根根银丝轻柔落下;若遇暴雨,就犹如盆倾,漏筒里的水哗啦啦作响,一会儿屋子里的水就齐脚背了,要蹚着水行走。
 
  有一年,附近农村的民工进城帮助镇里搞建设,都住在居民家。我们前屋邻居楼上也住了几个人。一次,他们在楼上洗脚时,两平方米左右的楼板忽然垮塌,他们和楼板一起掉了下来。大家急忙去看,担心他们摔伤了。此时,一位民工大叔手里还拎着湿毛巾,裤腿也挽着,他诙谐地说:“我们坐土飞机下来了。”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看到他们没有受伤,大家才放心。
 
  水府庙也是我们常去的地方。它的侧面有些较高的岩石,我们玩耍时看到一块岩石棱角处有一道深深的勒痕。河里船只行到这里时因河道水较深、回漩起涡,上行船只受阻无法前行,需要人上岸拉纤,这个勒痕就是纤夫拉纤时勒出的。试想,柔软的绳索将石头勒到这个程度,那得需要多少次打磨,一路汗水一路艰辛啊。绳索打磨了石头,也打磨了岁月。由此我们联想到纤夫拉纤时的情景:纤夫肩扛绳子,一只手在前拉着绳子,另一只手在后拽着纤绳,弓着身子前行,两只脚使劲蹬地,将船拉出急流,拉向坦途,也拉向希望。但前路还有暗礁险滩,行船不会一帆风顺,人生也是如此。
 
  童年有苦亦有乐,故土难离,乡情难忘。无论我们身在哪里,我们的心,依然时常沉浸在对故乡的美好记忆里。
 

编辑:孙玥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本网外链内容出于展示更多信息的目的,任何外链的网页失效或被篡改均与本网无关。

播放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