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夹竹桃的幸福旅程

时间:2022-08-18 08:48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张海文

  “夹竹桃不是名贵的花,也不是最美丽的花;但是,对我说来,她却是最值得留恋最值得回忆的花。”读季羡林老先生的《夹竹桃》,最爱这一句。
 
  我的旅程总与夹竹桃相遇。认识夹竹桃,是在40年前,放暑假的我在爷爷的护送下到远方修铁路的父亲处过假期。我把脸紧紧贴在车厢的窗户上,一闪而过的景物让我目不暇接。窗外一簇簇粉白的、红色的灿烂花朵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转向爷爷,问这是什么花。爷爷摸着我的头告诉我:“这是夹竹桃,被我们称为铁路之花,因为它像铁路职工一样,无论在哪里都能生根发芽。”幼年的我似懂非懂地望着爷爷,对爷爷的话颇为不解。
 
  一天的旅途让我困意满满,经过十几个小时火车、汽车的辗转才来到一个叫塔岗的地方,找到修铁路的父亲。绿皮车改装的宿营车静静停在铁路上,父亲穿着工作服与一群叔叔们在车旁吃饭。看到我们,父亲笑眯了眼,叔叔们也热情地打着招呼。
 
  广阔的田野是孩子们的天堂,假期里,我与找父亲的小伙伴们在宿营车旁玩,总能看见父亲扛着洋镐、铁锹,踏着夕阳晚归。颇有艺术天赋的父亲,吃过晚饭后都要在夹竹桃树下用竹笛吹一曲,或拿起画笔画上一幅火车图。劳累了一天的叔叔们围绕在旁边,惬意地消暑。月光下的夹竹桃透着朦胧的幽静美,浓烈的香气萦绕鼻尖,懵懂的我似乎明白了爷爷的话。
 
  似水流年,铁路大院长大的我自然而然地选择了铁路,选择了一名铁路职工做丈夫。2006年,因铁路生产力布局调整,我和丈夫过起了双城生活。武汉到信阳,像他这样的铁路通勤职工比比皆是,他们被称为铁路“候鸟”。迁徙探望中,总少不了坐火车。这时我们已经坐上了红皮火车,去塔岗这样的地方只需要6个多小时。铁路旁的夹竹桃仍然热烈地从春天开到秋天,在冬天里绿意盈盈。这时,教我做人、养育我长大的爷爷已经过世多年,退休的父亲也吹不动竹笛、提不起画笔,但他仍忘不了遛弯时顺着夹竹桃的印记看一看铁路上奔跑的火车。
 
  2009年,正值新中国成立60周年,我有幸参加了“乘高铁、看发展、迎国庆”活动。北上的列车是红色车厢,窗外最吸引我的是一路在秋天里竞相绽放的夹竹桃。活动中,我与代表们乘坐动车组,奔驰在京津城际铁路上。窗外飞速后退的夹竹桃让我又想起了爷爷,我豁然懂得了他说的话。中国高铁正蓬勃发展着,越来越普遍地走进人们的生活,提升着人们的幸福指数。
 
  2010年,我也成为一名铁路“候鸟”,那时京广高铁还未全线通车,每周回信阳,我们夫妻二人都要跑到汉口站坐动车组,从两个半小时缩短到一个半小时即可到达。每每错过了饭点,我们都喜欢在汉口站外偏门旁的夹竹桃树下买一个可口的西瓜或一份盒饭填补一番。这时的我们是满足而幸福的,对高铁的期盼也在每一个回家的途中滋长。2012年的12月,京广高铁全线贯通,我们这些“候鸟”成为第一批旅客。这一年,儿子这个在铁路边长大的孩子也考上了铁路院校,继续着我们一家四代的铁路传承。
 
  40余年时光飞逝,复兴号飞驰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中欧班列也满载着“中国制造”驰骋欧亚大陆,这是一个国家拼搏奋进的最美缩影,亦是腾飞中国的实力见证。2022年,“瑞雪迎春”奥运版复兴号智能动车组载着先进的高科技与冬奥相约。这时,我们家的第四代铁路人已成为“动车医生”六载,如他的祖辈、父辈一样延续着那一份难以割舍的铁路情缘。
 
  “摇摇儿女花,挺挺君子操”,夹竹桃仍静静注视着铁路发展,一如季羡林老先生文中所书:“在和煦的春风里,在盛夏的暴雨里,在深秋的清冷里,看不出什么特别茂盛的时候,也看不出什么特别衰败的时候,无日不迎风弄姿。从春天一直到秋天,从迎春花一直到玉簪花和菊花,无不奉陪。”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本网外链内容出于展示更多信息的目的,任何外链的网页失效或被篡改均与本网无关。
编辑: 孙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