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高铁驶过鳊鱼洲

时间:2022-05-26 09:09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娄国标

  时针指向深夜,喧闹的大地陷入沉静。长江九江段的宽阔江面上,鳊鱼洲长江大桥巍然伫立。当最后一趟高铁列车在桥上呼啸而过,一群年轻“夜猫子”的工作开始了。
 
 
  江南的雨,有时如温婉的小姑娘,有时像暴跳如雷的急汉子。随着几阵疾风、几声雷鸣,豆大的雨点打了下来。“现在这么大的风雨,今晚还能上桥作业吗?”我有点担心,问孙写然。“‘天窗’点是凌晨1点到5点,只要有‘天窗’,我们就要上桥作业,雷打不动。”孙写然是九江桥工段鳊鱼洲长江大桥车间副主任,带班作业是常态,桥上桥下跑了几百次,对风雨交加的天气已经见怪不怪。
 
  请领工具,穿好雨衣,大家列队准备出发。“一定要扣紧安全帽。”孙写然大声叮嘱,又仔细检查了每个工友的穿戴。大桥位于长江的风口,人走在桥上,安全帽容易被风吹跑,一旦被吹入铁路轨道上,后果十分严重,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从地面到桥面,要经过225级台阶的检查通道。第一项作业内容,在通道门前展开。核对计划,清点工具,定位拍照,上传系统……一个环节也不能少。担任防护员的工友身上携带了视频记录仪,作业过程详细记录,后台还有专业人员在实时监看。
 
  “在高铁线路上干的都是精细活,每个细节环环相扣。”程亚卓大学毕业后入职铁路,一直从事桥梁养护维修工作。几年时间,这个略显羞涩的大男孩在磨砺中逐渐成熟。2021年,他担任鳊鱼洲检查工区工长,带领一群平均年龄只有26岁的高铁青工坚守在鳊鱼洲长江大桥。
 
  “‘天窗’时间到,可以进网作业。”作业防护员一边下达指令,一边打开通道门锁,大家鱼贯而入。此时,风急,雨大。他们沿阶而上,向桥面进发。头灯穿透雨帘,照亮前路,犹如暗夜里闪闪发光的萤火虫。
 
 
  万里长江,奔腾而下,流至江西九江市北的一段,又称浔阳江。与长江相伴的,有丰富的水产,有日夜穿梭的船只,还有一座座飞架南北的大桥。1996年,京九铁路开通运营,九江长江大桥成为连接赣鄂两省的重要通道。
 
  2021年12月30日,京港高铁安庆至九江段开通,鳊鱼洲长江大桥同步投入使用。按照铁路管界划分,这座大桥由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九江桥工段负责检查养护。
 
  每天有几十趟动车在大桥上通行。动车通过大桥仅需几十秒时间,但对于程亚卓他们来说,每天深夜4个小时的付出,是大桥上每一趟动车安全运行的重要保证。“养护好大桥,确保质量稳定,为高铁运行保驾护航,是我们的使命。”程亚卓带领的检查工区,主要负责大桥主体结构及相关设备的检查工作,为大桥养修作业提供精准依据。
 
  “我们干高铁,就是要细致精准,努力擦亮这张名片。”程亚卓给团队起了一个“大桥神探”的昵称。大家谈起这个昵称,颇感自豪。“神探”二字,不是自负,而是一份高标准的自我要求。从他们一丝不苟的作业中,我看到了责任。
 
 
  登上桥面,风雨骤急。程亚卓一边招呼大家拿好工具注意安全,一边带领大家快速向大桥主塔进发。
 
  两个主塔是大桥的支柱,一脚扎入长江,一头刺向天空。以长江水面为参照,到塔顶的距离是252米。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80多层楼的高度。安装在塔顶的风速仪和大桥健康监测设备,必须定期检查维护。乘坐主塔内部的升降机,运行8分钟即可到达塔顶。
 
  出升降机,登上塔顶,我禁不住打了个激灵,不由自主地蹲下,尽量窝着身子,死死抓住旁边的扶手。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大桥“神探”们已经开始工作了。程亚卓仔细检查安装在塔顶的设备,他时而弯腰屈膝,敲击螺栓,查看有无松动脱落;时而单腿跪地,查看底部支架有无锈蚀;时而大声招呼工友做好排查记录。“第一次上到塔顶,你怕吗?”我尽量控制颤抖的双腿,问程亚卓。“当然怕!尽量不去想,也不往下看,多上来几次就习惯了,恐高心理突然就会消失。”程亚卓说。
 
  一小时后,检查作业完成,大家收拾好工具,撤离塔顶。夜色如墨,四周寂静,只有塔顶的信号灯与长江的航标灯交相辉映。我想,如果在一个有星星的夜晚,他们一定是长江之上离星星最近的人。
 
 
  检查完塔顶的设备,一个“天窗”的作业内容才完成1/4。塔顶往下,每一层都安装有嵌入塔身的斜拉索锁头。这些斜拉索,是大桥主跨的“筋骨”,必须保持状态良好,因此要经常性地检查养护。每到一处,程亚卓都要蹲上十几分钟去检查,仔细查看锁头里面的钢丝有没有脱铆、缺油现象。
 
  检查完斜拉索,他们又开始“密室逃脱”,也就是钻进大桥“肚子”里进行检查作业。长达672米的钢箱梁内部,结构复杂,如同“密室”一般。“这里面空间大、设备多,所以设置了轨道和小火车,我们可以驾驶它进行巡检。”松手闸、打火、踩油门,程亚卓熟练地驾驶着小火车穿梭在箱梁里。
 
  相比于钢桁梁桥,鳊鱼洲长江大桥的高强度螺栓并不算多,但钢混梁体精度更高,对检查作业的要求也更严。程亚卓带领工友,用检查锤、塞尺对梁体、螺栓、焊缝等重点部位进行地毯式检查。外面风雨交加,钢箱梁里却密不透风,一会儿工夫,汗珠就从他们额头流下来。“夏天这里面就是一个特大号蒸笼。”程亚卓告诉我,去年夏天大桥调试时,箱梁里温度高达50多摄氏度。
 
  检查完箱梁内部,还得检查箱梁底部的螺栓和焊缝。一个钢制的检查小车,横向搭挂在箱梁底部,好似一个摇篮凌空于长江之上。平常,他们坐着这个“摇篮”,检查箱梁底部的状态。今夜雨大风急,“摇篮”只能牢牢固定,这个检查项目只好取消。
 
  “下次再来体验,在‘摇篮’里看长江,绝对是独一无二的风景。”程亚卓绘声绘色的描绘,让人向往不已。
 
 
  鳊鱼洲检查工区14名职工中有一名女青工。她叫陈伊瑶,是工区唯一的女桥隧工。夜间作业,爬高摸低,面对高耸的主塔和滔滔的江水,这个1998年出生的小姑娘没有丝毫胆怯和退缩。“我们在检查时,一般都不戴手套。戴手套会影响触觉,很难发现箱梁焊缝的气泡和倒刺现象。虽然双手有时会被划破,但值得。”陈伊瑶吐吐舌头,俏皮地说。
 
  “你家在哪里?”我好奇地问她。陈伊瑶笑着回答:“说起来真是太有缘分了。我家在江西九江,我外婆家在湖北黄梅。这座大桥,正好连接着我和外婆。”
 
  “这就是你的‘外婆桥’。”我脑海里闪出一个场景:当她的外婆坐着高铁来看她,经过她日夜检查维护的鳊鱼洲长江大桥,会是多么美好的体验啊。
 
  5时许,“天窗”作业结束。下桥,清点,销记,完工……万籁俱寂,唯有蛙鸣相伴。回到工区,迎接他们的是热气腾腾的炒粉和饺子。“这是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23岁的王韧端着满满一碗饺子,倒上一碟醋,拿了两瓣蒜,开心地吃了起来。
 
  窗外,风雨渐止,晨曦微露,最早开行的高铁确认车,如离弦之箭,快速地通过鳊鱼洲长江大桥。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本网外链内容出于展示更多信息的目的,任何外链的网页失效或被篡改均与本网无关。
编辑: 孙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