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追忆父亲

时间:2022-05-26 09:04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万蕊新

  今年4月28日,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每当走进父亲的书房,看到那熟悉的布置,我都感觉父亲还在身边,他那布满老茧的双手曾给予我人生的力量。
 
  从小,我和父亲感情深。童年的我,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父亲牵着我的小手,漫步于故乡的河堤。杨柳依依的春日,我喜欢依偎在父亲身旁,听父亲用树叶吹曲子,余音袅袅,回荡耳边,我情不自禁醉在春天的画卷里。
 
  印象中,树叶一到父亲手里,就变成了神奇的乐器。他理着刚从树枝上摘下来的鲜嫩树叶,取出一片放到嘴边,一声声清脆悦耳的哨音便传出来了。“我也要吹。”我挑了一片父亲手心里的树叶放在嘴边,可使出浑身的劲儿,脸颊憋得通红也吹不出声。
 
  父亲为我演示树叶的吹奏方法,一得空,就带我来河畔练习吹树叶。当第一次用树叶吹出声响,我心中欢喜不已。久而久之,我也能慢慢吹出美妙的哨音。回家路上,父亲摸着我的头,语重心长地说:“傻丫头,做事不能只看表面,要学会往深处思索,要沉得住气才行,心急是做不成事的。”我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夕阳下,我踏歌而行,吹响了春天的旋律。
 
  2019年,我参加技术比武。想要取得好成绩,一定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努力才行。那段日子,我一边照顾重病的父亲,一边挤出时间在练功场训练,心想着一定要考出个好成绩回报父亲,给重病中的父亲鼓鼓劲儿。
 
  当时,混线故障处理一直是我训练时的薄弱环节。在一次日常比武练兵中,工区的师傅出了个部分继电器不能正常吸起的故障,可当我测出所有的数值均是正常输出时,却依然存在故障现象。我顿时蒙了,师傅要告知我答案时,我执意让师傅不要恢复故障点,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查清原因。
 
  大家都离开后,我独自留在了练功场。那一晚,我把图纸从原理到运用吃了个透,拿着万用表点对点按着实物去测量,可当测量到故障点时,显示的依然是正常数值。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时,脑海里突然涌现出父亲当年教我吹树叶的情景。我的心安定下来,不再去急着查找表面的故障点在哪里,而是思索发生故障的根源。树叶放反了就吹不响,那么直流电源接反了,电源回路不通,就会导致电源无法正常输出。想到这,我心中顿时豁然开朗起来,顺利找到了故障点。
 
  当我捧着段级电源屏专业技术比武全能第一的荣誉证书来到父亲身边时,父亲望着证书笑开了花。
 
  每当我看到一趟趟绿皮车奔驰在铁道线上,总是想起上世纪90年代初,南下工作的父亲带着我第一次从广东坐火车回湖南过春节的情景。那时候,广东打工返湘人多,回家的旅程十分艰难,却也阻挡不了人们返乡的脚步。归家心切的我们,也成了返乡大潮中的一员。农历大年三十前夜,父亲来到惠州站,挤在排成长龙的队伍中,快天亮时才买到两张无座票。父亲回到家中,欢喜地告知我买到票的好消息,当他搓着冻得通红的双手递给我火车票时,我紧紧握着父亲冰凉的手不愿放开。
 
  上车那天,车厢里挤满了人,远远望去,黑压压一片。父亲一手扶着肩上笨重的行李,一手紧紧拽着我的小手。他牵着我穿过拥挤的人群,好不容易才在车厢连接处找到仅够两人站立的位置。父亲把行李放下,为了腾出更多的空间给我,他让我坐在行李上,自己则蹲在地上,用手臂托着我的头部让我靠着他睡。我也不知道那一晚,自己是如何入睡的,只知道为了让我睡得安稳,父亲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直到天亮。
 
  下车时,父亲胳膊酸痛得抬不起来,等车上的人走得差不多了,父亲费了好大力气,才在列车员的帮助下把行李扛起来,牵着我的手往汽车站走去。看着父亲一身疲惫的样子,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
 
  慢慢地,父亲老了,身体远不及从前,脾气也愈加像个孩子。望着父亲枕着我的手臂酣然入睡的模样,我仿佛回到了童年,回到父亲哄我入睡的场景。父亲的手依旧是那么温暖,我握紧父亲的手,多么渴望就这么一直陪伴着他。如今,坐在火车上,我时常望向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远处一抹抹绿意跃入眼帘,我想起父亲递给我的树叶,我与父亲一起用树叶吹响悠扬的哨音。
 
  现在,我珍惜与母亲在一起的每一天。我深知母亲一直是父亲心里最大的牵挂,如今父亲走了,我要用自己的双手温暖母亲的晚年,呵护母亲生命中的每一天。我将母亲的手握得更紧了,就像当年父亲握着我的手,温暖而有力。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本网外链内容出于展示更多信息的目的,任何外链的网页失效或被篡改均与本网无关。
编辑: 孙玥
上一篇: 播种时节
下一篇: 我心中的凤凰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