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远去的火车头

时间:2021-12-26 08:12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徐宜发

  2002年,蒸汽机车在中原大地退出历史舞台,客货列车牵引全部改用内燃、电力机车。这时,我也早已离开火车司机岗位,从事铁路运输管理工作。环境变了,岗位变了,我和火车头的感情没有变。我的工作仍然没有离开火车头,它是我工作中的好伙伴。如今,我离开火车头将近20年了,它在我的视野中渐行渐远,然而在我的记忆里却永远清晰可见。它承载了我的梦想……
 
  初冬的中原大地,依然和风习习。我回到母校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参加活动,这里是我梦想起步的地方。
 
  72年前,我出生在郑州一个铁路工人家庭,我们家就在铁路边。我从小听惯了火车头高昂的汽笛声,看惯了来来往往的列车。打我记事起,父亲常常念叨的一句话就是“长大就去开火车”,在他看来火车司机都很了不起。“开火车”3个字像一粒种子埋在了我幼小的心灵中,成了我童年的梦想。父亲常和火车司机打交道,觉得这些“大车”们有技术、有担当,他希望自己的儿子长大后也能成为一名火车司机。这是他老人家的心愿,更是一种期待。
 
  1965年我初中毕业,带着美好的梦想考入了郑州铁路机车司机学校,学习蒸汽机车专业。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原郑州铁路局整合教育资源,强化职业技术教育,先后将郑州地区包括郑州铁路机车司机学校在内的4所铁路专业学校合并,组建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便成了我的母校。它无论是师资力量,还是教学环境都有很大的提升和改善,新型学科不断扩展,教学规模逐步扩大,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从这里走向祖国各地,在社会主义建设中贡献智慧和力量。
 
  走进学院,一台锃亮的火车头巍然屹立在广场中央,神采飞扬、威风凛凛,好像是在以一种特殊方式迎接人们。走近这台久违的蒸汽机车,许多往事又涌现在我的脑海。
 
  1965年初秋,我们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新生,怀着一种自豪感来到郑州铁路机车司机学校,被分成6个班学习机车和车辆专业。我被安排在651班,学习蒸汽机车专业,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我至今还清楚记得,进了学校大门,迎面停放着一台退役的胜利型910号蒸汽机车。这台机车是当年老师和先前入校的老大哥们从郑州机务段边铺钢轨边推机车,一步步将这个庞然大物推进学校的,用作教学,这台机车成了学校一景。尽管在那个年代照相是一种奢侈,但还是经常可以看到同学们三三两两登上机车拍照、合影留作纪念,在生命的长河里留下美好的记忆。
 
  学校的老师大都来自铁路不同机关和基层单位,有知识、有理论、实践经验丰富,并且语言表达能力强。我们机车专业学习内容分为3个板块:一是基础文化,主要是语文和数学等;二是专业知识,主要是蒸汽机车构造与原理等;三是实作训练,主要是钳工技能培训。老师讲课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大家听得津津有味、入脑入心。3年的学校生活丰富多彩,尤其是铁路运输专业课,老师们精心向我们传授知识,传授工匠技能,让我们收获满满。
 
  1968年入夏,我们完成学业奔赴祖国各地。我们十几个同学一起来到武汉江岸机务段,这里是我工作的第一站。站在人生的新起点上,我憧憬未来,感慨无限。武汉是一座历史悠久、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英雄城市,九州通衢,交通十分便利;长江波涛滚滚、汹涌澎湃,满载着希望的大小船只踏浪而行,气度非凡。触景生情,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我期待着尽快登上火车头。
 
  很快,我被分配到机车队,成了蒸汽机车的司炉工。在车上烧火要的是力气,师傅们都喜欢人高马大的人上车搭班。说到这里,一件刻骨铭心的事让我终生难忘,也正是这件事激励我勇往直前。
 
  那是我上车的第一天。初次见面,司机王师傅上下打量我好一阵子。说实在的,我这个身形真不讨人喜欢,身高1.65米、体重58公斤,很难扛住司炉工繁重的体力劳动。我猜想,王师傅也是琢磨了好半天,当然也是出于好意,说了句我很不愿意听的话:“小徐,看你这么瘦小,难吃这碗饭啊,回来你申请改行干检修吧。”听了这话,我是一肚子的不高兴,没有吱声,心想,我非让你看看我能不能干这活儿。那天我们拉的是江岸到信阳的货车,往返要爬鸡公山,是要出大力、流大汗的,王师傅担心我胜任不了也是很正常的。
 
  开车的时间到了。王师傅拽开汽门,列车启动。我很有节奏一锹锹地往炉子里投煤,炉火正红,水满汽足。虽说爬鸡公山我没少出汗,但绝对不是王师傅想的那样我干不了这么重的活儿。他不知道,我们在学校练习烧火都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吃了不少苦流了不少汗,经受了苦累的锻炼和考验。烧火也要讲科学,不光要有劲,关键是方法得当,用巧劲烧火事半功倍。特别是从信阳返回江岸拉的那趟车,满载着3000多吨货物爬鸡公山,坡陡速度慢,我们的火车头直喘粗气,我40分钟没有直起腰,甩开双臂不停地往炉子里投煤,直到过了武胜关列车进入下坡道,我才擦着汗喝口水,得以短暂休息。打那以后,王师傅再也不提让我改行的事了。我们成了好搭档、好伙伴。
 
  1973年春暖花开,接到调令的我离开武汉来到郑州机务段。我们一趟车下来要烧10多吨煤,途中还要捅灰、挖煤,习惯了也就不觉得苦和累了,我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中享受着快乐。
 
  1974年7月,郑州机务段机车换型,我们换用国产第一代东风型内燃机车牵引列车。艰苦的劳动塑造了我坚强的意志,我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奋力前行。在组织的培养下,26岁那年,我登上了火车司机的“宝座”,成了郑州机务段年轻的火车司机,天天风里来雨里去,驾驶着钢铁巨龙奔驰在中原大地,幸福满满。
 
  2002年2月28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蒸汽机车在中原大地退出历史舞台,客货列车牵引全部改用内燃、电力机车。这时,我也早已离开火车司机的岗位,从事铁路运输管理工作。环境变了,岗位变了,我和火车头的感情没有变。我的工作仍然没有离开火车头,它是我工作中的好伙伴。接到蒸汽机车退役的命令,我们于蒸汽机车全部下线的第二天,在宝丰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告别蒸汽机车时代。那些曾在蒸汽机车上工作过的工人师傅们,围绕着火车头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依依不舍的深厚情感。
 
  斗转星移,岁月流逝。我离开火车头将近20年了,它在我的视野中渐行渐远,然而在我的记忆里却永远清晰可见。它承载了我的梦想……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本网外链内容出于展示更多信息的目的,任何外链的网页失效或被篡改均与本网无关。
编辑: 张蕴勃
上一篇: 温暖的旅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