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忆童趣

时间:2021-09-16 15:23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郭修山

  我们老家的院子很大,前面是一圈榆树,西侧是一个粮仓,东边是牲口圈,一棵枣树在院子中间。每当暴风雨袭来,狂风从树间快速穿过,发出呜呜地声音,似千军万马,让人心生敬畏。
 
  深秋,娘把鲜枣摘下来晒到屋顶上,红通通的一片,我忍不住捡起一个放到嘴里,满心窝的甜。老屋是平屋顶,上面长着高草,秋阳高照时,屋顶成了晒粮食的好地方。那时的我喜欢爬屋顶,站得高,自然看得远。家前的浅水湾,家后的庄稼地,远处的杨树林,映入眼帘的是一幅乡村画卷。
 
  那不大的浅水湾是我儿时的乐园。水湾边的柳树长得茂盛,几个小伙伴相约前去掏鸟窝,爬树时胳膊上的劲不够用,下来时差点掉进湾里。
 
  掏鸟窝是有一定危险的事。经常有小伙伴从鸟窝里掏出小蛇,摸着软软的,滑滑的,拿起来一看吓得六神无主。因而,掏鸟窝既需要胆量,更需要经验。而大伙各自都身怀“绝技”:胖墩能在树下辨别出鸟窝里有没有鸟蛋,然后再上树去掏鸟窝;铁柱把他父亲鱼竿拿来,用鱼钩慢慢吊起鸟窝取下来;黑蛋索性把盛面粉的袋子当“神器”,套住鸟窝封住口十分安全。我的特点是爬得快。爬上树先观察鸟窝内部情况,发现情况不妙,两手抓住树枝,一只脚顶在树上,另一只脚踩实一根树枝,依次轮替,快速爬下树。就这样,每次掏鸟窝虽然没有“战利品”,却能安全下来。
 
  农村的孩子,从小对什么都好奇,特别是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没有太多玩具,天真的小伙伴就是淘气玩耍,常常被父母训斥。有一次,小伙伴在湾边骑一头小猪,我也模仿着去尝试,结果两手刚抓住猪的两只小耳朵,小猪蹭地一下窜出去,我一屁股坐在地上,那惨烈的场面至今是家人的笑柄。
 
  这一摔,走路一瘸一拐,连床也爬不上去,在娘的再三追问下,倔强的我没敢说实话,编了个理由蒙混过关。后来,娘不知从哪里听说到我是因为骑猪摔的腿,纸包不住火,这才和娘老老实实交代整个过程。
 
  童年远去,我把儿时的童趣讲给女儿听,逗得她哈哈大笑。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开始重叠,我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片不大的浅水湾。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本网外链内容出于展示更多信息的目的,任何外链的网页失效或被篡改均与本网无关。
标签: 编辑: 傅洛炜
上一篇: 道钉的仰望
下一篇: 圆月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