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花儿的信使

时间:2021-07-18 08:20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郭宗忠

  在园子里,一片油菜花地绿油油的,几只白色的蝴蝶飞舞着。我追踪着每一只蝴蝶数了一下,看见单飞的蝴蝶有7只,还有一对翩翩起舞的蝴蝶,正在互相追逐。这是我喜欢看见的景象,以往油菜花开的时候,每一朵花上都会有蝴蝶或者蜜蜂,给油菜花点缀着诗意。
 
  小时候,我们在春天最喜欢的就是观察蜜蜂。有时候,蜜蜂被裹在腿上的花粉团压得落在了地上,一次次试着起飞,却又跌落在地上,这让我们这些小孩子感到好奇,便一起来围观。不过,我们没有一点恶意,只是感觉蜜蜂采集花粉,竟忘记了自己能承担的重量,这不是贪恋,而是被花所迷,忘情在采集的快乐里。
 
  在我们村子里,后街上陈圣水的家里养了几箱蜜蜂,放在他们家门前的菜园边上。菜园的栅栏上插着山枣树的圪针,怕溜达的鸡和到处转悠的狗来捣乱,也怕孩子们走得太近被蜜蜂蜇伤。奶奶那时住在后街上我们家新盖的房子里,我们放了学,就去给奶奶从水井里打水。奶奶是小脚,七十几岁的人了,自己从井里打水我们是不放心的,所以都是放学后我们去给奶奶灌满水缸,够奶奶一两天使用。这时候,我会带着弟弟,还有几个伙伴去看陈圣水家里的蜜蜂从蜂箱的几个洞里进进出出,也好奇蜜蜂辛苦劳动酿蜜的神秘。
 
  这个时候,我们是不敢吃葱蒜以及其他有异味的食物的。常听老人讲,吃了有异味的食物,经过蜜蜂蜂箱时,蜜蜂会群起攻之。所以,我们会在蜜蜂面前小心翼翼,生怕被蜜蜂蜇得遍体鳞伤。
 
  即使不吃有异味的食物,经过陈圣水家门前的时候,我们也会不自觉地捂住口鼻。那时候,家家户户的院墙上爬满了丝瓜、扁豆、南瓜,各种瓜果蔬菜开出的花上也有密密麻麻的蜜蜂飞起飞落,再加上各种颜色的蝴蝶,我们经过胡同时不敢放开脚步飞跑而过,跑得太快了怕让蜜蜂误判,蜇一下太不划算。
 
  那时,我们看见一朵开得正艳的月季花,想要采摘的时候,发现花蕊里足足有四五只蜜蜂在忘情地采集花粉,也就打消了采摘的想法。在乡村里,几乎没有一个孩子不被蜜蜂或者马蜂蜇过,那种胀痛让人至今难忘。所以,见着蜂躲着走,尽量不招惹蜂窝,也就成为大人天天的叮嘱,我们也会把这些悄悄记在心里。
 
  不过我们毕竟是孩子,有时候还是很调皮的。割草的时候,在树林里不经意触碰到或者没有发现走近了蜂巢,马蜂为了防卫,会出动蜇伤我们。然后,我们几个孩子会商量怎么去“报仇”,完全忘了大人的再三叮嘱。甩石头击打,用竹竿捣,或者火攻,蜂们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又会穷追不舍地追着我们蜇,每次都会有小伙伴被蜇伤,蜇到眼睛,眼睛就肿得睁不开。这样回家不但得不到大人的同情,还会被大人劈头盖脸打一顿,谁让自己不长记性的。
 
  那时候蜜蜂多,不仅因为每个村子里有养蜂的,而且到了洋槐花、枣花盛开的时候,江浙或者湘赣的放蜂人也会蜂拥而至,人与蜜蜂都循着花来了。长长的河坝上,一长溜都是洋槐树。洋槐花开放起来,像白云层峦叠嶂,云蒸霞蔚,延展到目力之外。
 
  放蜂人将蜂箱在河坝边上错落有致地排开,打开蜂箱上的小孔,蜜蜂们便迫不及待地飞到了花海里。我们割草时,会听到蜜蜂们在头顶、在花丛里的嗡嗡声,蜜蜂翅膀虽小,但是这成千上万的蜜蜂扇动翅膀,微小的声音集合起来,也是蔚为大观。
 
  蜜蜂采集花粉,也给玉米花、麦花、高粱花、土豆花、豆角花、梨花、桃花、杏花等花授粉,所以庄稼、花草都因此受益。通过蜜蜂授粉,它们结出的果实都是饱满的,也带着蜂蜜的香甜。
 
  我所在的北京西郊颐和园外,前些年还是一些有许多危房与棚户的村庄,经过这些年的改造,村民们住进了新楼房,腾出的旧村落相继建成了郊野公园,绿树、花卉、稻田、湖泊、梯田、绿道成了新的景观。鸟儿们争先恐后地落户在江南一样的风景里,蜜蜂和蝴蝶也翩翩而至。到了节假日,市民们在这里休闲赏景,宛若清明上河图的风情与景象。
 
  我相信,不久,蜜蜂们蝴蝶们也会成群地相约而至,它们又会为花儿传情,用辛勤的劳动酿造生活的甜蜜与芳香。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本网外链内容出于展示更多信息的目的,任何外链的网页失效或被篡改均与本网无关。
标签: 编辑: 张蕴勃
上一篇: 红色经典伴人生
下一篇: 我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