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难忘姑苏驾娘的倩影

时间:2021-06-06 09:17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王雄

难忘姑苏驾娘的倩影
——《红楼梦》里的苏州韵味

\

  去年深秋时节,我赴苏州讲红学,住在平江路背后的一条小巷里。小巷的旁边,是一条小河,清澈见底。早晨散步时,我沿着河边行走。乌篷船游动在河上,穿着蓝花布的驾娘,身姿柔美灵巧.倒映在河水里,流淌着一路的风景。我想到了《红楼梦》里的姑苏驾娘。
 
  一部《红楼梦》,有着说不尽的苏州。
 
  阅读《红楼梦》,我时刻都会感觉到有一种浓浓的苏州味道流淌其中,贯穿全书。一方面,书中的许多重要人物都源于苏州,与姑苏有着割不断的关系;另一方面,即便有些人物身处北方京城闹市,也仍然与苏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或时常往返苏州,或喜爱苏州的物件,苏州对于他们而言,有着别样的新奇和魅力。
 
  20世纪80年代,我在苏州求学时,课余时间,时常穿梭在苏州的大街小巷,似乎一直在寻找什么,但就是说不清楚。这次来到苏州,我有了豁然开朗之感,边走边看,寻寻觅觅,一种幽深、含蓄的意味已不知不觉浸入了心底,我陶醉了。
 
  这就是《红楼梦》里的苏州韵味?我细心捕捉着、品读着……
 
  一
 
  有人说“苏州李府半红楼”,这是因为《红楼梦》的创作素材有很大一部分取自苏州织造李家,源于李家的拙政园。尽管《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在北京,其影子却在苏州随处可见。时至今日,苏州的许多景象都会让你不时想起《红楼梦》里的大观园来。
 
  其实,拙政园曾经是曹家的祖业。当初,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出任苏州织造时,买下了拙政园的一部分作为住所。曹寅曾任过2年8个月的苏州织造,曹家的荣华富贵就是从苏州织造开始的。当时的苏州织造府就在葑门内带城桥东、葑溪以北,包括今天的江苏省苏州第十中学、卢家花园等一大片地区。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特地到江苏省苏州第十中学寻访。张金副校长带我来到西花园,雕梁画栋的“多子轩”、姿态万千的“瑞云峰”以及残剩不多的旧廊庑,都有着当年的明显印迹。在一口古井旁,有几间平房教室,里面传出朗朗的读书声。张副校长说:“这几间平房就是当年的机房和染色房。”
 
  伫立在“瑞云峰”前,我感受到了一种穿透历史时空的力量。这块经典的太湖石,刻写着历史,也记录着沧桑。涡洞相套,褶皱相叠,峰居水池中央,池周配置峰石洞壑。名园奇峰,相得益彰也。
 
  《红楼梦》也叫《石头记》,曹雪芹笔下的那块女娲补天遗弃在青埂峰下的石头,应该是源于这块石头的幻影。或者说,是由这块太湖石联想伸展开来的。可见这块“瑞云峰”在曹雪芹心中的分量。
 
  在曹雪芹的生涯里,苏州是一段有滋有味的记忆。
 
  祖父去金陵后,曹雪芹留在苏州,居住在舅爷家。幼时的曹雪芹经常往返于苏州、金陵之间,对两地很熟,对阊门有印象,对拙政园有印象,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或许在苏州他遇到过高人,像甄士隐那样的高人。曹雪芹应该对“瑞云峰”很熟悉,跟随祖父、舅舅生活期间,少不了来苏州织造衙门玩耍。
 
  若干年后,曹雪芹很自然地把童年记忆中的山石花草作为笔下的生灵,把个体生命的气质、形象、语言、行为等当作审美对象,让拙政园走进自己的作品,成就了梦幻般的大观园。
 
  二
 
  曹雪芹的大观园是一个青春王国,他试图留住青春。然而,事情的走向恰恰与之相反。大观园不仅是曹雪芹的文学贡献,而且更是一种精神标志,至今仍拨动着人们的心弦,其意义依然在茁壮成长。
 
  自明清以来,苏州便是风雅之地,而苏州的园林建筑更是中国古典园林的精华。曹雪芹果断地将苏州园林搬进了大观园,将他的设想、想象和梦幻,都放进了这座家庭园林里,浮想联翩,长袖善舞。由此,构成了园林意境的巨大张力。
 
  一个雨后天晴的早晨,我再次走进了拙政园。
 
  从东园步入,跨进园门,一座假山矗立在眼前。青翠的湘妃竹、参天的古松柏树,还有碧绿湖水和残败的荷叶,簇拥着一座巨大的“缀云峰”。这块太湖石像一座巍峨的屏风,挡住来往游客的视线。此情此景,竟然与《红楼梦》里的描写完全一样。
 
  第十七回,贾政带着众门客与贾宝玉巡视刚竣工的大观园。曹雪芹描述道:遂命开门。只见迎面一带翠嶂挡在面前。众清客都道:“好山,好山!”贾政道:“非此一山,一进来,园中所有之景悉入目中,则有何趣?”说毕,往前一望,见百石崚嶒,或如鬼怪,或如猛兽,纵横拱立,上面苔藓成斑,藤萝掩映,其中微露羊肠小径。
 
  开门见山,是苏州园林的一种意境。大观园仿照拙政园,大门一开,迎面便是一座假山。此山的作用,意在欲扬先抑,避免园中的景色全部漏泄,给人一个悬念,让人们通过“羊肠小径”去慢慢欣赏、细细品味。
 
  整个园林建筑仿佛浮于水面,在四季变幻中,形成不同的艺术意境。这好比是一首风景诗,或是一幅山水画,幽远宁静,动静变幻,其意境的深浅、有无,全在于游者的想象。
 
  漫步拙政园,总会时不时地看到与大观园相似的景致,可谓惊喜不断。不难想象,曹雪芹在描绘大观园时,脑子里肯定有着一幅清晰的拙政园画面。入门的假山、潇湘馆的修竹、怡红院的长廊、凹晶馆的景物几乎全都源于拙政园。
 
  眼下,秋荷已是枯黄、败落。第四十回中,林黛玉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欢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此诗句,与拙政园的“留听阁”一景取意十分吻合。残荷、野果相映成趣,眼前的画面一下子鲜活起来。
 
  我环水而游,用心体验了景色变幻带来的不同韵味,静心享受那种宁静安谧的境界。
 
  三
 
  创作中,曹雪芹经常会不由自主地让小说人物进出苏州、游走苏州。他似乎永远保持着强大的、超越现实时空的能力,随时参与后世的文化创造,留下了属于自己的文化印记。
 
  《红楼梦》的故事背景在北京,人物主要活动都在北方,但是故事的开端却在南方。《红楼梦》以顽石入世历劫的故事说起,开头就讲起了苏州。第一回: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苏州最早是吴国地界,古称平江,又称姑苏。阊门,乃苏州古城之西门,于金门之北,沿七里山塘,可直达虎丘。曹雪芹一开篇就写到苏州阊门,故事就从山塘街子虚乌有的葫芦庙开始,让一个野心勃勃的苏州读书人贾雨村,把读者引进了显赫的贾府。
 
  除了京城与金陵之外,苏州可谓是《红楼梦》里的第三座城。
 
  《红楼梦》中,曹雪芹还有意识地让诸多姑苏女子走进小说,以展示苏州女性的多姿多彩和苏州地域的风情风貌。除了最为人熟知的林黛玉外,还有妙玉、香菱和龄官等。显然,曹雪芹在人物设计时,有一种无处不在的苏州依恋和苏州情结。
 
  四
 
  苏绣及苏州的工艺品,也让曹雪芹爱不释手。
 
  苏绣,也称苏州刺绣,是以苏州为中心的江苏地区刺绣产品的总称,与湘绣、粤绣、蜀绣并称中国四大名绣,有着2000多年的历史。
 
  《红楼梦》成书于清朝中叶,此时正是苏绣繁盛的时候。曹雪芹笔下的女孩儿,都会做针线活,像林妹妹这样的大小姐,也会为宝玉绣香袋。这些素材显然来自于现实生活,小说里对苏绣和慧娘的描写,是对当时的苏绣和苏州绣娘情况的真实反映。
 
  这次来苏州的日子,我经常穿行在小巷,巷子窄小,但很幽深,仿佛回到了当年求学苏州的情景。那斑驳的墙体、古朴的飞檐,还有一溜青石板,依旧诉说着当年的古老与沧桑。
 
  《红楼梦》中人物的饮食、穿戴和出行,也都有着苏州生活的影子。
 
  苏州是著名的江南水乡,傍水而居的苏州人有着水的细致与柔美,对吃穿是十分讲究的,生活方式雅致、精细。
 
  我下榻的老宅院,门前就是一条老街,街上有很多苏式饮食,如苏式糕点、玫瑰露、桂花露,还有炸鹌鹑、小食盒、椒油莼齑酱等。这些食品让我感到很亲切,简直就是《红楼梦》里的苏州小吃再现。
 
  第四十一回,刘姥姥因见那小面果子都玲珑剔透,便捡了一朵牡丹花样的,笑道:“我们那里最巧的姐儿们,也不能铰出这么个纸的来。”那小面果子应该是一种糕点,牡丹花样、玲珑剔透说明这种糕点的精巧细致。
 
  苏州人称之为“船点”,即坐船时吃的点心。当时,江浙一带的达官贵人经常到苏州游玩办公,船行速度较慢,途中自然要用餐的。于是,船上配备了专门的厨师为他们制作点心。这些船点有的是牡丹花式样的,有的像蔬果,有的则是小兔子、小鸭子模样,也有亭台楼阁,栩栩如生,小巧玲珑,创意十足。
 
  《红楼梦》的故事发生在北方,北方不比江南水乡,水道少,出行大都靠骡马车。然而,曹雪芹总会时不时地、很巧妙地把船“划”出来,以表示对江南水乡的惦记。第三回:且说黛玉自那日弃舟登岸时,便有荣国府打发了轿子并拉行李的车辆久候了。显然,林黛玉是“弃舟登岸”来到贾府的。这种舒缓的出行姿态,很符合苏州小桥流水的雅致生活。
 
  除了坐船出行,苏州最重要的陆上交通工具就是轿子了。黛玉下了船,就上了轿子,这是很典型的苏州大家闺秀的出行方式。旧时的苏州城,街巷狭窄,多是拱桥,骑马较为不便,至于马车,更难通行。所以,轿子是人们常用的代步工具。无论是乘船还是坐轿,都要求较高,讲究舒适惬意。苏州大户人家的院内都有轿厅,家里都自备轿子。轿子做工也很精致,精雕细镂,内饰华丽。
 
  由此可见,《红楼梦》里的苏州韵味是大量的、纯正的,又是具有诱惑力的。
 
  我以为,真正的文学一定是从泥土里、血液和骨髓里生长出来的。曹雪芹对苏州有着故乡般的、魂牵梦萦的亲情,是苏州的泥土芳香、水乡韵味滋养了曹雪芹的情感基质,是江南的诗画意趣、文采风流给了曹雪芹丰富的创作想象力。从某种意义上讲,《红楼梦》里的苏州韵味,是曹雪芹对故土的感恩、眷恋和回报。
 
  本文图片由王雄摄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刘海霞
上一篇: 悼杂交水稻之父
下一篇: 微山岛上的约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