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望云观法书

时间:2021-05-21 10:11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钟 琪

 

  这塬没形没状,鼓囊囊着一个胖嘟嘟的身体,在阎良北部长长地蔓延着,当地人称它为北塬。
 
  到了塬底下,先要顺着扭来扭去的公路往上走,旁边的庄稼绿葱葱,一层一层,拐着拐着,一层就突然消失了,扇形的绿色的台面便闪了出来,再走着,一道长长的望不到头的陡坡在两旁黄土层的夹裹下,黑带子一般迎面铺开来。从黄土层的半腰上不时横斜出一簇簇毛毛尖(黄土高原上的一种植物)。毛毛尖在微风中晃晃悠悠,似乎要抖落掉罩在它身上如银珠子一般的阳光;一棵歪歪的苦楝树浑身金黄,远远望去,像是倒挂在半塬上。走完这段陡坡,地势一下子平坦了,多半天只把几抹光照倾斜在半塬上的太阳,也一片灿烂地显露出来。
 
  这时,那座像春雨过后顶出地面的蘑菇般的土塬映入眼帘。其实,这座冒出尖尖的大土堆更像一个馒头,一个酵面放多了全身都鼓胀起来的馒头,我只是在爬上去后,才知道这个馒头是个带馅的夹心馒头。这馒头表面没有现成的路,但看似光溜溜的身上,踩在上面却也不滑,故而爬上去也不太费力气。上去后才看见这塬根本就没有顶,顶被削没了,一个盆子状的坑深深地凹了下去,盆里铺满了叫不上名字的野草,整个盆底像个凹透镜,倒也聚光,被耀得一片辉煌。
 
  这馒头塬虽不大,可托着它的底坯子大,大得没了形,没了边沿,馒头塬就这么被稳稳实实地托了起来。故而站在这不高的馒头塬上,能感受到四边的柔风在脸上轻轻拂过,一下子视野开阔,天也离自己近了。坐在野草上,浑身轻松,让阳光肆意地在自己身上游走,静静地瞅着白云在眼前来来回回地演变着外形,那一坨坨子云团就像走在T台上的模特,不断变换着身上色彩斑斓的服装。
 
  云团忽聚忽散,呈现出不同的形象,仔细瞧了,这一坨坨子臃肿的云团,不正像关中道上的妇人吗?身体结实又勤于劳作。杜公知“玉垒浮云变古今”,这云也是有生命有灵气的,近了那方水土,便有了那方水土的气韵。云团像浓墨一样忽聚忽散,那样自由自在地在天空中舒展着,我想到了怀素大师的书法,怀素大师一泻千里的草书,和这绵延不断的云团,竟这么相似。
 
  大师的《自叙帖》,岂不是将这云团浓缩后化在了纸面上?纸面上云雾袅袅,蛇走龙飞,没头没尾,不知其出处,令人叹服。书法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大师的精神面貌,故而大师的书法就成了法书,成了艺术中的极品。可仔细剥开层层云团,看看大师的笔迹走势,也就不难发现,在笔画后面,隐藏着一座由前人堆积起来的厚实的底坯子,隶的痕迹重,也时而能露出篆的印痕来,这样,我们知道了大师的书法不是无头无尾,也并非没有来由,他能满纸云烟,只是站立的底坯子更大些更厚些而已。
 
  所谓创新,不正是在巨大的底坯子上构筑出一道能储水的精神家园吗?就像脚下的馒头塬,一片绿草自在地长在它身上,成了它的馅,也成了它的内涵。这家园里的水,还有这长起来的草,无拘束地让阳光照耀着,不经意间,这个家园就长得有了灵性、有了个性,当然也是独一无二的了,因为在这高大厚实的底坯子上,这个精神家园是属于个人的。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刘海霞
上一篇: 春风十里韶山缘
下一篇: 悼杂交水稻之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