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友谊隧道里“对着干”的师徒

时间:2021-12-05 12:42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赵 熠 郭薇娜 段 倬


 
  师傅潘福平和徒弟白小可在友谊隧道里留下了奋斗的身影。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暗自较量又彼此支持,长长的隧道里流淌着浓浓的师徒情谊。上图为潘福平(左)在友谊隧道中查看渗水情况。下图为白小可(右二)在和技术人员探讨解决盐岩问题。  陈 畅 摄
  
 
  勐腊县位于云南省最南端,东部和南部与老挝接壤,西边与缅甸隔江相望,全长9.59公里的隧道——友谊隧道在此穿山而过。
 
  “一隧连两国”的友谊隧道在建设之初,就注定是一项艰巨的工程。隧道地质复杂,局部含盐量高达80%以上;围岩以泥岩、砂岩为主,夹有岩盐和石膏;岩体破碎,遇水软化、自稳性差,施工难度国内外罕见。尽管充满挑战,但这并不能难倒中国的铁路建设者们。
 
  在这些建设者中有一对师徒:师傅潘福平是中国中铁二局集团玉磨铁路项目部的副经理,负责友谊隧道国内段施工组织,由北向南、往老挝方向掘进;徒弟白小可是中铁二局集团磨万铁路项目部经理,负责友谊隧道老挝段施工组织,由南向北、往祖国方向靠拢。
 
  虽然两个工地相距不到10公里,但由于工期紧、任务重,两人很难见上一面。
 
  友谊隧道国内和国外段围岩相似但又不同,师徒两人每隔几天就要通电话,既是彼此间的问候,也是工作经验和施工技术的交流。
 
  “对着干”的师徒俩都铆着一股劲,比进度、比质量,你追我赶。
 
  潘福平有近30年的隧道工作经验。2018年5月来到友谊隧道工作的他,常常5时就戴好口罩、安全帽,钻进隧道检查安全生产情况。施工掌子面突泥涌水问题频繁,在水帘洞一样的隧道里工作,对潘福平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
 
  涌水、塌方,对于在老挝一方的徒弟白小可来说,也是绕不开的难关。师傅潘福平多年积攒的经验,可以让白小可少走很多弯路,而小白也常常能给师傅的工作带来启发。
 
  友谊隧道里有大范围盐岩,一旦遇水,很有可能溶解。溶解之后会形成空洞,对整个隧道结构危害很大。一次,潘福平在施工中遇到盐岩导致停工。当得知在老挝的白小可更早遇到盐岩、积累了不少经验时,潘福平立马向徒弟求教。
 
  在得知师傅也遇到这一问题后,白小可立即送去好消息:“我们开了5次专家会讨论解决办法,现在已经正常施工,方案是这样的……”
 
  潘福平和白小可每周通两三次话,交流施工中的难题或者遇到的突发情况。用老潘的话来说:“我俩联系的频率比我和老婆孩子都勤。”
 
  白小可心里一直憋着一股劲儿:要做出点成绩来给师傅看。
 
  他经常关注师傅工程的进度。要是发现师傅比他多推进了几米,就赶紧询问师傅到底采用了什么措施。两人既是师徒、朋友,又是“竞争对手”。
 
  潘福平说,友谊隧道打通后,师徒俩在隧道里碰头时,他要给白小可一个热情的拥抱。白小可的脑海里也一直浮现着这个画面:友谊隧道贯通那一刻,他冲上去拥抱师傅,到时候自己可能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2020年9月13日,经过1200多名中老两国建设者历时1543天的艰苦奋战,友谊隧道安全贯通。
 
  出于防疫需要,潘福平和白小可在隧道贯通时,没能给彼此一个热情的拥抱。“没关系,等中老铁路通车了,我们一起乘上火车,在车厢里拥抱。”潘福平在电话里对白小可说。
 
  如今,中老铁路通车,然而,潘福平的期待又成了一个遗憾。原来,此时的白小可已经投身川藏铁路的建设之中。
 
  虽然这一个拥抱师徒俩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如愿,但是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种等待,最美的那一种,叫做“未来可期”。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本网外链内容出于展示更多信息的目的,任何外链的网页失效或被篡改均与本网无关。
标签: 编辑: 谭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