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赵志明:巡守工的日常生活

时间:2014-12-28 07:15 来源:人民铁道报 作者:

  ■本报记者林飞翼 本报通讯员原双见 顾朝鑫


\
 
  图一为赵志明在管理小菜园。

\
 
  图二为电视机是赵志明最忠实的伙伴。

\
 
  图三为赵志明示意线路通畅,列车可以安全通过。

\
 
  图四为赵志明锳过小溪去取水。
  赵志明每天虽然戴着巡守工的臂章沿着钢轨巡守,眼睛盯着的却是旁边山体上的危石。所以他也是一名看山工,抑或 “看山大使”,工友们都这么叫他。在绝大部分的工作时间里,赵志明只是沿着空荡荡的铁路线巡查。

  就像在电影 《铁道员》里,高仓健饰演的铁道员在工作记录本上写下 “今日无异常”一样,赵志明每天在他的工作记录本上写下的也总是 “正常”二字。但如果他有另外一个记录本,可以写下任何事情,那么他能记录的,就会稍微丰富些。

  夜已深,躺在被窝里的赵志明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借着淡淡的月光,他看见薄塑料纸接成的 “天花板”在凹凸不平地抖动,像一片翻腾的波浪。一列火车从窗外掠过后,他睡着了。

  铁路巡守工赵志明梦见自己驾驶着火车轰隆隆地经过焦柳线K289看山点——他工作的地方。侧前方的巡守工正举起黄旗,示意列车安全通过。他还琢磨着那个巡守工看上去怎么那么像他自己,火车 “呼”的一下就驶进了黑暗的隧道。

  “咚咚”,一只老鼠从 “天花板”跳到储物柜上,挤开柜门的缝隙,钻了进去。它抱起赵志明从家里带来的花生米,啃了起来。在巡守工浑厚的鼾声里,老鼠的牙齿飞快地与花生米摩擦着。

  清晨,赵志明掀开被子坐在床沿,发了会儿呆。视线转移到右侧的床尾,一块红砖头悬在半空,下面,是一小堆做诱饵用的大米。可惜老鼠们没有再“上钩”,他设计的 “机关”宣告失败了。

  他一直在和老鼠们 “做斗争”。但那些夜里爬到他床上漫步的老鼠及其后代已经在和巡守工对峙的漫长岁月里产生了抗体,老鼠药、捕鼠器、 “砖头机关”,这些散发着死亡气息的东西,它们绝不会再碰。

  当然,老鼠不是巡守房里唯一的动物。偶尔,不速之客,比如一条黄干蛇,也会在某个寻常的早晨光临这里,盘在床脚,将刚起床的他吓出一身冷汗。这种蛇无毒,也不咬人,但还是逃不过受惊吓的巡守工掷来的砖块。

  以上这些略带戏剧性的小插曲在他的生活中其实极少出现。他在K289看山点巡守已有22年,并还将继续下去。在绝大部分情况下,郑州铁路局南阳工务段巡守工017号赵志明会在早晨6点利索地起床,叠好被子,穿上黄色的工作服,挑起扁担和水桶,去对面的山上挑水。    

  天色依旧蓝蒙蒙的,由于四周山体的遮挡,太阳还在缓慢地爬升。深秋的伏牛山下,风时猛时轻地吹着,空气凛冽而清新。

  K289看山点地势较高,去对面的山上挑水,赵志明要下86级石阶,锳过一条他叫不上名字的小溪,再横穿231省道。

  赵志明在马路边停了停,左右瞧了瞧,才迅速穿过,俨然是在执行 “一站、二看、三通过”的铁路安全规定。这样说并不完全准确,因为他省去了规定中的一个环节:由于双手提着水桶,他没法做出通过前要打的 “确认”手势。

  两年前,赵志明都不用过马路提水。那时,他每天的饮水就来自现在每天要锳过的小溪。溪水曾经清澈可饮,然而最近几年水质开始恶化,水面上常常堆着黄色的泡沫。

  赵志明不是没有努力,他也尝试了一些改善饮用水的方法。比如在山脚下开挖蓄水池,存积雨水和山上淌下来的水……但这些水的水质也有问题,而且远远不够用。直到看山点对面的山上打出一口好井,这一问题才得到解决。

  纯净的井水滋养了赵志明的胃,也灌溉了他开垦的那片小菜园。虽然巡守房里有冰箱可以储存食物,但他还是喜欢种菜。夏天自酿的葡萄酒、形状如人参的红薯,如今都被他拍在手机里,在寂寞无聊的时候拿出来 “品尝”。

  早晨7点40分,赵志明的肚子里已经装进去两个馍馍和一碗稀饭。他把电视调到央视新闻频道,便走到另一间屋里检查备品。深绿色的工具包里放着他每天必须携带的几样东西:对讲机、笔记本、喇叭、响墩、火炬、便携电话机、短路铜线和备用信号旗。

  20分钟后,他关掉电视,开始了他从焦柳线289公里750米分别到289公里500米和291公里的往返巡查。到下午6点前,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内,他要走近12公里,巡守内容分为两项:看山和接车。

  赵志明每天戴着巡守工的臂章沿着钢轨巡守,眼睛还要盯着旁边山体上的危石。所以他也是一名看山工,抑或“看山大使”,工友们都这么叫他。

  “K261次交界一道通过。”巡守工的对讲机里传来调度员与K261次列车司机的对话。几分钟后,一列火车鸣着汽笛出现在线路的上行方向。他面向线路,右臂笔直地举起黄旗,示意前方线路畅通,K261次列车可以安全通过。

  除防洪和春运期间外,傍晚目送K755次列车远离后, “看山大使”赵志明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睡觉之前,陪伴他的只有一台电视机,尽管火车经过时造成的信号干扰会不断考验他短暂的注意力。

  晚上10点半,赵志明检查过院房的门锁,关掉电视,熄灭电灯。四下无声,连狗吠也听不到。  
  
  大雨倾盆。浑身湿透的赵志明靠在一棵树上,脱下胶鞋,把里面满满的水倒掉。好几天没有睡个囫囵觉的他正和工友们一起,在K289看山点旁边的山上排查危石,一遍又一遍地疏通排水沟里的泥沙和树枝。

  他们终于可以休息了。帐篷里,马灯微微散发出暗黄色的光,将巡守工疲惫的防汛之夜映照得有点温柔。

  那是2000年的事了。时间再往前推,1992年,赵志明刚刚来到K289看山点——他的第二个 “家”。彼时的“巡守房”还只是个帐篷,风大的时侯,还得再用绳子多扎几圈,以免被刮走。冬天的山区极冷,篷里燃了保暖炉还是零摄氏度以下,新来的巡守工自有他的御寒方法:冻得受不了了,就出去跑一跑、跳一跳。

  现在,巡守房的条件已经好得太多,有空调、电视、冰箱。2011年,南阳工务段对山上的危石进行了挂网处理,不仅大大减轻了赵志明的负担,也改变了他日常的工作内容。

  如今,除了防洪和春运期间,赵志明会和工区的 “援兵”实行三班倒24小时值班巡守外,其他时间,赵志明只是在1.5公里长的铁路线上来回巡查,看看安静的山。

  “对较大的石头进行分解处理;对较小的石头就在附近低凹处坑埋处理;对危岩开裂的地方,进行定期观察、跟踪处理。”看山的时侯,赵志明随时准备处理这些上山时要做的事。

  在山上,他还会用红色的油漆在危石的相邻岩石上做标记,用直尺量好距离;再检查的时侯,又用钢尺反复测量,确保万无一失。这是 “看山大使”特有的精准。

  危石也有不听话的时侯。2011年7月26日晚,赵志明在290公里300米区段巡查。由于此处是一级防洪点,再加上又是汛期,他格外小心。当天22点10分,他发现有山石滚落并侵入限界,影响列车安全运行。

  10分钟后就会有一趟列车经过。“看山大使”立即向段调度中心汇报险情,拿出并设置几乎没有机会使用的响墩、火炬等防护用品,拦停列车。20分钟后,抢险人员赶到,3小时后,险情排除。抢险过程中,赵志明手部受伤出血,想摘掉手套,却发现手掌和手套已经紧紧地粘在了一起。

  这些是一名巡守工终生不会忘记的事情,在他老去的时侯,必会持续地回想。实际上,这是一种正在养成的习惯,因为在绝大部分的工作时间里,赵志明只是沿着空荡荡的铁路线巡查。    

  就像在电影 《铁道员》里,高仓健饰演的铁道员在工作记录本上写下 “今日无异常”一样,巡守工赵志明每天在他的工作记录本上写下的也总是 “正常”二字。

  他写的绝对忠于工作事实。但如果他有另外一个记录本,可以写下任何事情,那么他能记录的,就会稍微丰富些,但也仅仅是稍微而已。

  比如10年前他看到过一只横穿铁路的狼,也是迄今唯一的一次;比如某年某月某日,他刚刚返回巡守房,就瞥见在窗外炸开的闪电球,某种他之前从未目睹过的自然现象。

  如果这样的一个记事本还包括划过他内心的任何一缕痕迹,这位52岁的看山工就还能再多记录下一些,像日记那样——

  “2008年7月某日:今天休班回家,才从邻居处得知妻子因血小板低住院。匆匆前往医院,日渐消瘦的妻子告诉我,因我在线路上值班,就没有给我打电话。我听罢流了泪。”“2014年除夕夜:前不久女儿给我打电话,希望我今年除夕夜能在家。我知道,今年和以往不同,我已经有了外孙,家里人都希望我回去,一起过个团圆年。但有什么办法呢?每年我回家过年的概率只有一半,这已经是在看山点过的第13个春节啦。今天下午妻子给我送来了饺子,我真是又幸福,又内疚。”

  周六中午,赵志明和另一位伙计交班后,背上背包,走下弯弯曲曲的86级台阶,跨过小溪,来到231省道边。过了一会儿,一辆开往云阳镇的汽车停下,将他捎上。路边闪过 “楚长城遗址”的文物保护牌,这2000多年前的楚国屏障如今只剩下500余米,隐没在深山之中。

  半小时后,他在南召站上了火车。一个半小时后,他在南阳站下车,坐上三轮,回家。5年前,他分得了一套单位的保障性住房。

  赵志明一般等不及到家就会给患腰椎间盘突出的妻子打电话。偶尔,在这样的快乐时刻,赵志明也会情不自禁地唱起歌,那是蒋大为的一首旧作,第一句是: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本文图片均由林飞翼摄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本网外链内容出于展示更多信息的目的,任何外链的网页失效或被篡改均与本网无关。
编辑: 苏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