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里的春运“答卷”

  ■本报记者 李港兴 本报通讯员 黄 斌

  2月18日23时10分,衡柳线上寒风呼啸。

  “在接头焊筋上打磨需要像绣花一样仔细,大家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能有半点马虎。”桂林高铁工务段的工长崔成龙带领班组人员准备对衡柳线永福南站内的钢轨进行打磨修理。夜幕下,点点灯光在铁道线上闪烁,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贵广高铁和衡柳铁路每天都有100多对动车组运行,动车组的高速运行会对钢轨产生磨损。崔成龙带领的钢轨修理工队负责贵广高铁和衡柳铁路207组道岔、1400多公里线路的钢轨维修工作,昼夜为旅客平安出行保驾护航。

  打磨声打破了站场的寂静。崔成龙蹲在轨枕上,双手紧握角磨机在铝热焊焊筋上不停地上下拨动、前后推拉。一个“天窗”下来他们蹲下起来百余次,双手抖动近千次。

  崔成龙的家乡远在2700多公里外的辽宁丹东,工作5年来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年春节,他原计划带女朋友回家见父母,因为疫情防控需要,他主动在春节假期留岗值守。

  2月19日1时10分,作业完成,大家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簌簌火花,映照出了这群年轻人沾满油污的模样,44个锃亮的钢轨接头是他们当天交上的春运“答卷”。

  “如果我们的坚守可以照亮旅客出行的路,换来万千家庭的欢乐,那也是一种幸福。”话音刚落,一趟列车飞驰而过,崔成龙沾满油污的脸上露出了轻松舒展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