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木塔格沙漠,哈气成霜的冰冻世界里,“清沙人”一锨一锨地扬起黄沙,一根接一根轨枕露了出来——
敦煌铁道线上与风沙较量

  ■本报记者 贾国庆 本报通讯员 刘 勃

  1月6日,大面积寒潮席卷甘肃省肃北蒙古族自治县,气温降至零下21摄氏度。

  敦煌铁路穿越一望无际的库木塔格沙漠。这条铁路的阳关站至沙山沟站区段,浮尘、扬沙和沙尘暴天气频发,特别是每年的冬春两季,平均3天就要刮一场大风,最高风力达8级以上,五六级的风沙几乎天天“造访”。大风过处,细沙涌向铁道。

  5时,嘉峪关工务段肃北线路维修工区工长曹文带着职工们出发了。这一天,他们要赶往85公里以外的清沙点。哈气成霜的车窗外,已是冰冻世界,空气也仿佛被冻得凝固了。

  2019年12月开通运营的敦煌铁路,是兰新铁路和青藏铁路的重要连接线,也是连接新疆、青海、甘肃和西藏四省区的一条最便捷的通道。把阳关站至沙山沟站之间12公里线路上的积沙及时清理出去,是该工区14名职工的一项重要工作。

  7时,清沙作业开始。戴着脖套、头套、口罩的职工们逆风走上线路,挥舞着铁锨清理线路上的黄沙。此时,凛冽的寒风呼啸着裹着沙子,打在棉衣上“沙沙”作响,大风吹得脸庞如刀割般生疼。职工宋伟英说:“扬起的黄沙呛得人喘不过气,即便像今天这样‘全副武装’,细细的沙子还是会钻进头发里、耳朵里、嘴巴里。”

  宋伟英一锹接一锹地把掩埋钢轨联结零件和轨枕里的黄沙清理到线路外面,他每走一步,大约会挖出3铁锹的黄沙,直到轨枕头和联结零件从积沙中露出。“今天要完成3公里的清沙任务。”曹文介绍,3公里的沙子需要十几个人挖沙上万锹。线路开通到现在,才一年多的时间,职工们的手心就磨出了厚厚的老茧。

  10时,清沙正酣。职工们呼出的热气遇冷成霜,戴的脖套上、棉帽四周随呼气浸染慢慢凝成冰花,一点一点,一片一片,像极了盛开的雪绒花。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人与风、人与沙反复较量着。黄沙,被一锨一锨高高扬了出去;轨枕,一根接着一根露了出来。

  12时30分,清沙作业接近尾声。职工们拿起扫帚开始清扫洒落在轨面的黄沙。这时,一个奇特的场景出现了——十几名职工的衣领几乎无一例外都硬邦邦地立在寒风之中。原来,大家早已是汗流浃背,在厚厚的棉袄里面,渗透到衣领的汗水被寒风迅速冻住,就变成了“倔强的衣领”。职工周昌开玩笑地说,如果把汗水浸透的棉袄脱下来立在风中几分钟,棉袄也会立着的。说归说,他们十几个人中没有人敢这样尝试。

  13时,持续了6个小时的清沙作业结束。曹文拿起保温杯,痛痛快快喝了几口温水。在这里,保温杯是必不可少的装备。如果是一般水杯,不出一个小时就会被冻成冰块。

  下班的路上,曹文和工友们在颠簸的汽车上睡着了。此刻,肆虐的风温柔了下来,虽是“老对手”,也实在不忍心打搅这些辛劳的“清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