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慢火车“慢慢”道出你的真情
  ■底图制作 王小雪

  在广袤的祖国大地上,81对公益性“慢火车”的身影穿梭在群山深处与林海之间,给沿线群众带来幸福、梦想和希望。

  81对公益性“慢火车”大多历史悠久,停靠站多,价格低廉,如今已经成为铁路扶贫工作的一个“金色品牌”:它们是一趟趟“富裕车”,给沿线的老乡们带来可观的收入,助力脱贫攻坚;它们是一趟趟“求学车”,带着一个个大山学子去到外面的世界,畅通了他们的求学路,圆了他们的求学梦;它们是一趟趟“团结车”,各民族的旅客在车上相处和谐、共同致富;它们是一趟趟“风景车”,串起一路好山好水,让“乡村游”更红火,在乡村振兴路上跑出致富“加速度”;它们是一趟趟“浓情车”,“小慢慢”和沿途老乡之间有道不完的深情厚谊……从四面八方来到人民中间的公益性“慢火车”,犹如道道灿烂的阳光,把“人民铁路为人民”的初心映照得更加光彩。

  今天,本报策划推出年度特别报道《2020 慢火车》,把旅客和铁路人对公益性“慢火车”的真情话语汇聚起来,在分享中重温感动。未来,81对公益性“慢火车”将承载着乡亲们对更美好生活的向往,继续跋山涉水,开启通往幸福的新征程。

  富裕

  “没有这趟车,我们山里人会一直穷下去,这车好!”怀化开往梅江的7272次公益性“慢火车”上,挑着担子去铜仁卖柑橘的舒相和感慨。花两块钱坐火车、挑着担子去外省卖柑橘,舒相和每月可以赚三四千元。

  “我想让这趟车长长久久地开下去,我好给孙子攒点学费。”威舍开往六盘水的6083/6082次公益性“慢火车”上,刘贵书看着身旁倚着背篓的孙子笑着说。

  “一个插秧季,每名‘插秧客’能有七八千元的收入,我们这趟车也被他们称作‘淘金列车’。又是一个丰收年,咱们中国人有底气端稳中国饭碗。”前进镇开往佳木斯的4134次列车奔驰向前,望着窗外一望无垠的滚滚稻浪,列车长郑福刚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这是穿心龙,那是地皮斛,都是野生的,我自己挖的。这些年坐‘慢火车’来旅游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喜欢这种土味十足的特产,我的生意也越来越好。”淄博开往泰山的7053次列车上,家住南博山中村的谢秀美指着桌上的山货说。

  求学

  “我认识一个小姑娘,她每周要坐火车去市里上学,周末再回家。她跑了12年的通勤,我们也相识了12年。看着她一点点长大、成熟,最终走出草原,成为一名优秀的大学毕业生,我深深感受到了开行这趟车的意义。”叶柏寿开往通辽的4327次列车上,在这趟车上工作了28年的列车长冷春艳说。

  “娃三个表姐都在北京念书。她明年高考,特别用功,希望也能坐着这趟车去北京上大学。”大涧开往北京西的6438次列车上,高中生张雪茹母亲的话里饱含期待。

  “我们要去武威上学啦!我们平时都住校,周末放假就回来看看父母,顺便帮忙做点农活。坐火车又便宜又快速,回去能多在家里待一会儿。我爸说,等我高考的时候,他就坐这趟车送我考试。”兰州开往武威南的7505次列车上,中学生李强说。

  “这是我和姐姐一周的口粮。我想走出大山,到外面学本领,改变家乡贫困落后的面貌。”指着座位下方的三个袋子,和姐姐一起乘坐宝鸡开往广元6063次列车的罗静轩说。

  团结

  “看着这些学生就想到以前的我们,我很想帮助他们。”看着坐火车上学的孩子们,值乘普雄开往燕岗5620次公益性“慢火车”的彝族列车员俄木日古说道。在列车上,俄木日古会利用工作间隙帮孩子们辅导功课,鼓励他们多读书。

  “这趟车就像公交车,便宜、便捷、准时,低廉的票价一个月能为我省下几百元的交通费。”喀什开往和田的5809次列车上,家住喀什、在莎车县工作的巴热·阿不都热西提说。

  “我很珍惜这份工作,上班第一个月就拿了6000元工资,父母非常高兴。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我会继续好好工作。”值乘乌鲁木齐开往和田7556次列车的列车员阿娜尔古丽·奥斯曼说。她上大学时往返家和学校间就是坐这趟车。

  “成昆铁路上开行的‘小慢车’是民族团结的象征,希望扶贫列车能一直开下去!”普雄开往攀枝花的5633次列车上,守护了“小慢车”24年的列车长阿西阿呷深情地说。

  风景

  “松坝旅游业发展离不开铁路。每年4月,松坝迎来樱花季,‘慢火车’上几乎座无虚席。”遵义开往重庆的5630次列车上,列车长杨丽说。因为铁路,松坝成了远近闻名的乡村游胜地。

  “像我这样在平原长大的孩子,第一次看到火车穿行在崇山峻岭中,特别是‘两隧道夹一桥’的奇特景观,感到非常惊喜和震撼。”秀山开往重庆北的5610次列车上,大学生温涛说。

  “小时候,妈妈总带我坐火车到处游玩。比起在书本上看图片,亲眼见到实物更有意思,也更深刻。”通化市第十三中学学生牟思羽桐说。她是通化至丹东4318/4320次公益性“慢火车”的“迷妹”。

  “列车还有5分钟经过马桑溪古镇,爱好摄影的旅客在拍照赏景时请不要把头和手伸出窗外,注意安全!”重庆开往内江的5612次列车上,列车长程吉伦一边巡视,一边在车厢里喊道。

  浓情

  “我早上从武穴坐火车到九江,把自己种的花生和腌的梅干菜挑到九江菜市场卖,下午卖得差不多了就坐这趟车回家。这些米粉是我带回去给孙子吃的,他喜欢吃。”九江开往麻城的6026次列车上,76岁的吕秀娥说。

  “我年轻时候也坐这个车去打工。火车拉着我们两代人出去赚钱,希望孙辈们长大后能坐这个车去上大学。”麻城开往淮滨的8332次列车上,60多岁的宋明学带着孙子去探亲,临近开学又带他们回到位于潢川的家。

  “走进车厢,至少有80%的旅客看着面熟。我觉得这些旅客都是亲戚,列车就像一个小家。”怀化开往澧县的7266次列车上,列车员程雅婷说。程雅婷在这趟车上工作了21年,和常坐车的村民都很熟。

  “只要闻到‘齐古慢’上的煤烟味,我就感觉到家了。”齐齐哈尔开往古莲的6245次公益性“慢火车”上,即将步入大学的徐梦媛说。从小学到高中,这趟车一直伴随她的求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