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广高铁线上的“孤岛奇兵”
  工人日报11月10日8版

  京广高铁线上的动车从广州南站开出,向北进入北江流域,北江上有座孤岛,被河流与山岭所围绕,人烟稀少。可在岛上却屹立着两处基站和直放站,它们的无线通信信号稳定与否影响着京广高铁正常运行。

  这里有来自广州通信段英德西通信工区的12名通信工,他们迎着酷暑,冒着严寒,爬山涉水,日夜守护着京广高铁85公里通信线路、19个通信基站、22条地道以及45个区间直放站的通信设备。

  工长梁俊是一名退役军人,2014年工区成立便与工友扎根粤北山区,为管内通信设备保驾护航。他们的作业时间都是在0时到5时的“天窗”点进行。前往孤岛作业地点还颇为曲折,先坐1个半小时的车到河边,再利用木船划过北江,在岛上的登陆点上岸,穿过一片杉树林,才能到达。当他们潜行在深夜,越河穿林,钻洞爬梯,他们就自诩为“孤岛奇兵”。

  每次上站点对设备进行检修或故障处理,都需要到附近的村庄跟村民租用捕鱼用的木船。“刚开始跟村民借船时,村民们大多都不愿意晚上出船上岛。在一次次借船中,我们与村民的关系也越来越好。”梁俊对记者说。

  “有一次基站发生紧急告警,村民半夜划船送我们过河后就一直守在岸边,处理完故障时都已经凌晨三四点了,特别感激这些可爱的村民!”梁俊说。

  因为站点的特殊性,游泳早已成为工友们的必备技能。刚来工区时,一大半的工友都是“旱鸭子”,虽然坐船过河都会按要求穿戴救生衣,但大家自发地都学会了游泳。

  工区管内通信设施采取“包保到人”的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负责的站点,但夜晚不能单人作业,都是小分队行动。

  有一次,由于站点出现红光带,造成后续列车晚点,“天窗”点比预计时间晚了一个小时,1时才给点。等故障处理完毕已是4时,回去的路上随着船身的晃动,大家都有些昏昏欲睡……忽然“砰”的一声,一个白色物体闪落在船上,所有人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怪物”吓了一跳。等大家定下神来一看,原来是一条大草鱼跳进了船里。“工作的疲惫感顿时一扫而光。”工友蒋林佑津津有味地回忆道。

  让高铁“耳聪目明”的小分队12人中,51岁的蔡肇发年纪最大,人称“发哥”。在蔡肇发看来,通信工作就如同在维护高铁的“耳朵和嘴巴”,使其在运行时既能够“听”到别人发来的信息,又能将自己的情况“说”出去。

  通信工是全能型的,即要熟悉所有通信设施维护的业务,又要依据每晚“天窗”作业内容的不同,进行相应分工,一般有作业负责人、作业人员、现场防护员、驻站联络员和司机5种角色。

  “天窗”作业不是每天都有,依据年度、季度的检修计划,每人每月大约要去15次“天窗”,但对于英德西通信工区的12名通信工来说,最累的还是计划外的紧急任务。收到紧急任务通知必须在5分钟内出发——这是铁打的规定。

  职工必须要有良好的体魄才能胜任高强度的工作。年过半百的蔡肇发和熊德文两位师傅没有因为年龄大而要求特殊照顾,而是积极锻炼,保证身体素质过硬。“去一次‘天窗’还是很累的,就算不是紧急情况,一般的故障处理也要快天亮了才能回来,但习惯以后就好了,主要是你要明确要干什么,要怎么干。”熊德文说。

  摘选自工人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