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驻芳华
——访“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七十周年”纪念章获得者高延春

  ■本报记者 杨建光

  10月23日上午,各界代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集会,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万人大礼堂内,气氛庄严而热烈。当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烈士家属等代表步入会场时,人们不约而同站起身来,以长达10分钟的热烈掌声,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人民英雄由衷致敬,向那段战火纷飞、艰苦卓绝的光辉岁月由衷致敬。

  年近九旬的抗美援朝老战士高延春作为老兵代表亲临会场,内心无比激动:“党和人民没有忘记我们。作为一名老同志,我一定学习好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身边人讲述那段难忘的峥嵘岁月,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激励新时代的年轻人,为交通强国、铁路先行使命任务作出应有的贡献。”

  1931年9月出生在山东临朐、1994年7月离休、时任铁道部直属机关党委副书记的高延春回忆道:“我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加入了临朐武工队(抗日地方武装)做通信员,1947年随大部队撤出山东进入东北,194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调到中长铁路沈阳局政治部工作。”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东北铁路特派员办事处组建工程总队,担负铁路抢修任务,高延春调到工程总队工作。抗美援朝期间,高延春从1951年1月至1953年11月任抗美援朝工程总队政治部秘书。

  2015年9月3日,高延春出席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

  提及参加抗美援朝的经历,高延春至今仍清晰记得:“1951年元旦深夜,我们作为先遣组走在队伍最前面,乘汽车通过鸭绿江大桥。”高延春说,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抢修铁路。当时情形是铁路被严重破坏,运输严重受阻,补给非常困难,经常是很长时间才能抢修一段铁路。“第一次抢修熙川站的一段线路,路基很软,要垫入很多根枕木,我们用了一夜的时间才修通。”

  高延春回忆:“那时候白天经常有飞机轰炸,要做好隐蔽,夜晚才能抢修线路。敌人的飞机很猖狂,飞得很低,用机枪扫射,还扔炸弹。形成的气流把朝鲜平民的草房顶都卷起来了。夜里也有危险,敌人的照明弹打出来,照亮天空长达半个多小时。对工程总队抢修任务影响最大的是定时炸弹。那时没有排弹技术和设备,只有靠不怕死的精神,人工去挖出、抬走敌人埋好的定时炸弹。”高延春记得有个战友叫郭进升(音),平时就爱钻研。他把炸弹反复拆开、组装,研究分析怎么样能延迟爆炸时间,最后他竟然成功了,回国后还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下转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