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工长
■钱绪彬

  20世纪80年代末,我被分到襄樊铁路分局枝城桥工段小桥领工区梅溪桥梁工区上班。当时的工长叫张道才,他是我的第一任工长,我们彼此共事仅一年多,却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张工长个头不高,头大腰圆,体型较胖,非常壮实。他走路风风火火,说话诙谐幽默,工作认真负责,办事干净利索,一看就是能干人。

  当年,我们工区十几号人,居住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道工区,交通十分不便。我们租住的房屋破旧简陋,经常停电,吃的是堰塘水,条件非常艰苦。在如此环境下,张工长要带领一班人完成各项工作任务,确保行车安全,实属不易。

  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面对这样艰苦的环境,有点心灰意冷,曾一度想打退堂鼓。父亲知道后,引导我、鼓励我,让我扎根工区踏实工作。我只好调整心态。好在,有心的张工长给我安排了一位名叫鲁守华的好师傅,在他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下,我在工区慢慢安下心来。

  我们工区主要承担栏杆油漆保养、桥墩(支座)维护、涵洞清淤、刷新标志等工作。我首先从事的是栏杆油漆施工,每人每天需完成4到6孔任务,我和另一个同时分去的青工任务相对少一些。油漆施工工序比较复杂,刚开始,因没有经验、体力不够,活总比老职工干得少、干得差,而且每次都累得满头大汗,进度很慢。师傅每天都帮我干活,让我既感激又惭愧。

  不久,张工长把办黑板报、写标语、做台账等脑力活交给我做。此外,工区还偶尔安排我做一些刷标志、插慢行牌的工作。半年后,工区安排我当事务长,每天为食堂买菜,空余时间上大班。看似轻松的工作,每天做好却也不容易。由于位置偏僻,居住地附近没有菜市场,我每次得骑自行车往返三四十公里到集镇上买菜,尤其还要到更远的定点松滋市西斋镇(现洈水镇)凭粮票买供应米。那时,每次骑车驮运几十公斤大米,穿梭于凹凸不平、坡陡弯急的道路上,都是一种挑战。尤其到最后,还要沿着铁路边推行几公里才能到达工区,有时前轮子推得翘起来,还得拼命推。个中滋味,唯有自知。由于买菜难,我们每餐就做一两个菜,只能管饱。每次吃饭时,最怕吹大风,大风裹着灰尘,让我们无处躲藏。

  有一次,张工长安排我参加段里举办的书法比赛,我没有信心便拒绝了。他不悦地说:“这是布置的工作,必须完成。”其实,我不是不想参加,而是段里人才济济,我的字根本拿不出手。最后实在拗不过他,只好勉为其难地完成任务。可时隔不久,段里传来好消息,我的钢笔和毛笔字居然都获得二等奖,真是意外收获,更是莫大鼓励。获奖作品在机关院内的橱窗里展出了好几个月。有一次,我老远见一个女孩子在观看橱窗里的作品,便走了过去。当她指着我的作品说“写得好”时,我说“不好”。她用惊讶的眼神望着我,我连忙补充道:“是我写的。”说完,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女孩恍然大悟地笑了。

  获奖不久再传喜讯,我被抽到段里助勤,曾先后在多个部门工作,最后在党办提干。一路走来,如果没有张工长给我提供锻炼和展示的机会,我就没有后来的成绩。他是一位知人善用的好工长。

  老工长在任18年。最令他骄傲和自豪的是,工区输送了许多骨干人才,他们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守护着铁路的一方平安。

  2004年,老工长退休,回老家安享晚年。2015年,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给他打电话报喜:“你的关门弟子鲁朝忠荣获全国劳模称号了,恭喜啊!”他很惊讶地问:“是吗?我不知道。”他接着说:“这小子,天大的喜事,也不告诉我。”说完,哈哈大笑,笑声久久回荡在我耳边。

  往事如烟,一晃近20年未见老工长了,很想与他叙叙旧。老工长,你在他乡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