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者”鏖战冻害

  3月23日23时40分,深夜的大孤山依旧寒气逼人、一片孤寂。此刻在丹大线下行219公里76米处却是灯光点点。大连工务段大孤山线路车间线路三班的13名职工已集结在封闭网外等待“天窗”命令,即将开始线路冻害鏖战作业。

  3月24日0时07分,调度命令传达完毕,班长徐海涛立即与现场防护员、驻站联络员进行“三方联控”,组织人员进网作业。

  到达作业地点之后,徐海涛首先拿起道尺,对冻害地段进行现场测量,准确核对冻害实际位置和高度,明确采用调整垫板厚度的方法进行整治,并标记出了整治长度和垫板高度。

  “近期气温快速回升,线路冻害回落较快,大家一定要根据冻害的冻起和回落高度,精准调整冻害垫板的型号与厚度,务必保证线路的平顺度。”负责现场盯控的车间副主任刘庚说道。

  “谢伟松卸扣件,朴杰、孔祥虎按照标明的高度调整垫板,刘金亮准备起道机扒窝、起道……”徐海涛一声令下,现场立即传来电动扳手的嗒嗒声。松开轨枕上的弹条扣件、起道、撤换垫板、撤除起拨道器、复紧螺栓……不一会儿工夫,一处病害就被整治完毕。

  “徐海涛,在吗?”“在,请讲。”“丹大线下行220公里869米处,小车检查发现一个4.86毫米的三角坑。”“收到,马上处理。”接到检查班长单一凡的检查通知,徐海涛一边回答一边手拿道尺对作业地段进行验收,一股股“白气”隔着口罩呼出。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朴杰和孔祥虎不声不响地开始清点料具,谢伟、刘金亮开始装车赶往下一处病害处所。

  2时50分,经过160分钟的激战,2公里的线路冻害整治任务顺利完成,累计整治冻害12处,撤除垫板116块。立春以来,为了守护线路质量,这些“夜行者”常常伴静月而出、伴朝阳而眠,返回途中就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赵金花 何乃斌 邱映丹 申 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