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来了“白衣女婿”
■本报记者 郭薇娜 本报通讯员 戴 玲

  “你太粗心了,降温了连大衣都不带。”2月8日19时55分,曲靖站客运员张琳正在一站台组织K9861次列车的旅客有序乘降,身后却响起了丈夫邵沿锦略带责备的声音。说完,邵沿锦将制服大衣递到张琳手里,转身向车站出站口值班室走去。

  张琳远远地看着他在出站口熟练地穿起白大褂,戴上医用手套和护目镜,还向张琳做了一个“OK”的手势。两人相视一笑,投入各自的战“疫”当中。

  邵沿锦是曲靖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医生。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2月4日,得知医院紧急抽调医生驻守曲靖站,他主动请缨:“妻子在一线,我要和她并肩作战。”

  就这样,邵沿锦来到了战“疫”一线,成了车站的“白衣女婿”。他的工作是值守出站口,为所有经过的旅客测量体温,这样简单的动作每天要重复数千次,遇疑似发热旅客还要隔离并换水银体温计重新测量,确认发烧的要联系120救护车送医院就诊。

  能和丈夫一起并肩作战,张琳很安心。在一站台值守的张琳,需要维护好站台秩序,安全迅速地组织旅客乘降,确保列车正点。只要一有空当,她都会一路小跑到出站口协助测量旅客体温。

  就这样,这对“90后”小夫妻用他们的担当与责任谱写了一段“铁路女儿”和“白衣女婿”并肩携手的战“疫”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