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萌”夫妻深情演绎“穿越时光的爱恋”
  陈璟在MV拍摄现场。 姚 巍 摄
  周江鹤正在研究锔活。 蒋志飞 摄
  夫妻二人共享休闲时光。 蒋志飞 摄

  ■本报记者 郭薇娜 本报通讯员 胡 芃

  沉稳的周江鹤和活泼的陈璟是一对夫妻,一起在昆明客运段从事客运工作。由于性格差异大、业余爱好迥异,他们被同事贴上了“反差萌”的标签,而两人“穿越时光”的爱情故事也为大家津津乐道。

  周江鹤是昆明客运段的一名列车长,他对传统文化一向兴趣浓厚,偶然的机会中,他接触到一门宋代流传至今的古老手艺——锔瓷。锔瓷就是像订书机一样把打碎的瓷器用铜和银一类的金属“钉”起来,让残破的瓷器重获新生。这门向残而生、修补生命的手艺需要极大的耐心和细心,更需要时间的积淀,“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说的就是它。

  锔瓷是一门技术,也是一种艺术,选择学习和传承这项流传千年的技艺与周江鹤的性格和爱好息息相关。周江鹤喜欢喝茶,对精美的茶具更是爱不释手,有一段时间他迷上了传统名瓷——建盏,特别是看到一些用银器包过口的建盏杯子就挪不动脚,那些精巧的修补赋予了残瓷独特的美丽和穿越时光的魅力。然而瓷器易碎,修补一个建盏杯子的手工费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这对周江鹤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于是,他开始自学锔瓷这门手艺。买了教材,报了网上课程后,他一头扎进了学习的海洋,除去工作和陪伴家人的时间,他都用来练习锔瓷,通过一年多的坚持和探索,学习初见成效。

  都说破镜难圆,周江鹤的手艺却能让破碎瓷器获得新生:银钉子嵌入瓷片里,经过打磨修复,破损的瓷器可以完全恢复原有的功能。周江鹤用薄薄的银片做成小小的荷叶或是游鱼,原本留下伤痕的位置就成了杯子上的一道风景。手艺越来越好的周江鹤还慢慢有了自己的粉丝,不时会有人上门请他为自己修复心爱之物。如此一来,周江鹤偶尔还能得到一笔收入贴补家用。

  如果说周江鹤的爱好是追求复古,妻子陈璟的爱好就称得上新潮了。

  安静内向的周江鹤有一个性格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妻子——陈璟。他们的缘分始于列车。当时,周江鹤值乘昆明至北京西的列车,陈璟值乘昆明至上海南的列车,周江鹤考上列车长时分配的实习班组正好是陈璟的班组。于是,本是平行线的两人开始有了交集。

  因为性格差异较大,实习期间两人很少交流。实习结束后,一向细心的周江鹤却把自己的杯子、饭碗落在了陈璟的班组。热心的陈璟发现后主动提醒他,心存感激的周江鹤就常常买来奶茶感谢这个好心的姑娘。一来二去接触多了之后,两颗年轻的心在不知不觉中慢慢靠近,最终喜结良缘。

  得知消息后,熟悉两人的同事都大跌眼镜。虽然很多人都说他们的性格差异大,但在陈璟心里,周江鹤是人群中最特别的那一个:他细致贴心,每次接自己退乘时都会准备好外衣;虽然他不爱说话,但自己喜欢那种默默陪伴,尤其他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

  陈璟生性活泼,爱好广泛,近年流行的说唱也是陈璟的爱好之一。今年初,她的说唱作品《昆客金花》在单位大火了一把,还登上了央视影音、《工人日报》新闻客户端等多个平台。说起来,军功章上应该有周江鹤的一半。

  两人结婚后有了一个女儿,虽然工作和生活的压力都很大,但陈璟一直在抽空寻找让自己快乐的兴趣爱好,比如她学过烘焙,会做甜品,但直到接触了说唱,才彻底点燃了她的学习热情。

  家中老人都劝说陈璟:你现在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要忙工作还要带孩子,别把时间花在这些无用的事情上。这种话听多了,陈璟也开始有些动摇。周江鹤却不这么认为,他鼓励陈璟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并在陈璟学习时,用陪伴孩子、分担家务的实际行动来表示支持。有了丈夫的支持,陈璟打消了顾虑,一有时间就在网上大量搜索资料,尝试找曲子填词。每次一有新作品,陈璟就用手机录下来和丈夫分享。周江鹤虽然是外行,但他会把自己听后的感受告诉陈璟,有时还会建议陈璟在演唱时多一点节奏感或者是增加一点语气词。经过反复修改,陈璟的第一首作品《昆客金花》终于在2019年春运的时候正式上线,看过歌曲MV的同事纷纷为她转发点赞。

  顺利“出道”后,陈璟再接再厉,她和周江鹤都在努力工作和照顾家庭之余认真地滋养着自己的爱好。陈璟还赶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编写了两段歌词,其中融进了歌曲《我和我的祖国》的元素。此外,她参加了列车和车站举行的快闪活动,还和昆明车辆段的职工一起演唱了《追梦人》……出色的表演让她收获了不少粉丝,也让这对“反差萌”夫妻在铁路朋友圈里火了一把。

  如同站在时间的两端,这两个兴趣爱好一古一今的夫妻同心浇灌着穿越时空的爱恋之花,让他们的爱好和爱情同芬芳、共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