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裁缝”做细“针线活”

  本报南宁11月26日电 (记者莫育杰 通讯员黄定球)“班师傅吗,3车侧门有一条裂缝,请你赶紧过来处理一下!”11月25日8时,南宁南车辆段南宁南检修车间车体班电焊工班志凌接到工长布置的任务,立即前往故障位置。

  班志凌是车体班的一名熔接工,主要负责铁路货车车体的金属切割和焊接工作,被称作“铁裁缝”。

  放眼望去,修车棚里待修的车辆大约有20辆,在每辆车的车体上都有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洞。“如果是装粉末状的货物,一个小洞就会造成不小的经济损失,必须把有洞的地方割掉,补上新铁片。”班志凌说。

  作业开始前,班志凌戴上安全帽、绒毛手套和纯棉口罩,仅露出眼睛、耳朵和脖子。作业开始,班志凌摆好云梯,让它紧贴着车厢,又拿起喷枪,在管道与喷枪连接处涂上肥皂液。检查无漏气问题后,他慢慢爬上云梯,用粉笔在破损处画出切割区域。

  一切准备就绪,班志凌点燃了喷枪,只听到“嘶”的一声,近3000摄氏度的火舌很快就在铁皮上割出了一道口子。火花迸溅而出,有的撞击铁皮后弹射到空中,有的落在云梯上散落开来。

  几分钟后,一块长方形铁皮就被切割下来了。关掉火,班志凌放下工具、脱下手套,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告诉记者:“切割的速度越快,飞溅的火花就越多。我们靠那么近,不穿上厚厚的牛仔衣是干不了活的。”

  “切割的时候,斜着站就可以避开大部分火花……”班志凌在这个岗位工作已有17年,也慢慢摸索出一些经验,在指导今年转岗过来的熔接工时,老经验派上了新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