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有多久?一辈子有多长?今年60岁的天山守墓老兵陈俊贵和妻子孙丽琴用34年时光默默为战友守墓的故事,令所有中国人感动——
天山老兵来到我们身边
■本报记者 关拥军

  “只为风雪之夜一次生死相托,你守住誓言,为我们守住心灵的最后阵地。洒一碗酒,那碗里是岁月峥嵘;敬一个礼,那是士兵最真的情义。雪下了又融,草黄了又青,你种在山顶的松,岿然不动。”2013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的颁奖词这样描写陈俊贵。

  11月12日至13日,中国铁路乌鲁木齐局集团有限公司党委邀请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尼勒克县乔尔玛革命烈士陵园管理员陈俊贵和妻子孙丽琴为干部职工连续做了两场先进事迹专题报告,旨在大力弘扬优良革命传统,积极向先进典型学习,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引向深入。

  乔尔玛革命烈士陵园位于天山深处217国道旁,安葬着168名为修筑独库公路牺牲的烈士。独库公路修建于20世纪70年代,北起独山子、南至库车,全长562.25公里。它的贯通使南北疆的路程由原来的1000多公里缩短了近一半,是中国公路建设史上的丰碑。

  1979年,陈俊贵随所在部队到新疆参加修筑独库公路的大会战。1980年4月8日,在天山深处修筑公路的部队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围困。为营救战友,4名战士奉命出门求援。在饥寒交迫的生死关头,班长和战友把最后一个馒头让给了年龄最小的陈俊贵。班长和战友陆续牺牲后,陈俊贵终于找到了外援,部队得救了。

  接受4年冻伤治疗后,陈俊贵退役回到辽宁老家,却始终没有忘记班长的临终嘱托——希望陈俊贵可以去他的老家看望一下自己的父母。但陈俊贵不知道班长的家庭地址和父母姓名,多方打听无果。1985年冬天,陈俊贵决定带着妻子和刚出生的儿子到班长和战友牺牲的天山脚下,为修筑独库公路献出宝贵生命的168名战友护陵。

  随后的25年间,陈俊贵从未停止对班长父母的寻找。后来,他当兵的大儿子陈晓宏在一次与战友的交流中,得知班长生前所在部队经过整编后的新部队消息。

  2005年10月,老班长的亲人找到了。在部队干部的陪同下,陈俊贵很快来到了湖北省罗田县。遗憾的是,老班长的父母已先后过世。陈俊贵长跪在老人坟前,悲痛不已……

  陈俊贵真情讲述了他当年随部队在天山深处修筑独库公路时,筑路官兵的英勇事迹和他为牺牲的战友守墓的故事,许多职工都是流着眼泪听完了报告。

  “陈俊贵用1万多个日日夜夜的执着守望,展现了他热爱边疆、坚守初心、信守承诺的可贵品质,是我们所有人学习的榜样。”听完先进事迹专题报告后,乌鲁木齐局集团公司调度所供电调度室副主任杜海阳感动地说。

  2017年11月,已经在独山子公路局工作大儿子陈晓宏给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领导写信,申请到乔尔玛革命烈士陵园工作,继续为168名烈士护陵守墓。申请最终获得批准,2018年8月,陈晓宏如愿来到烈士陵园工作。

  “这么多年我和妻子历尽艰辛找到了38名牺牲战友的亲属,并到他们家中看望。今年5月26日,在中央电视台大型寻亲节目《等着我》现场,我又见到了4名牺牲战友的亲属。节目播出后,另外86名牺牲战友亲属的地址找到了。”陈俊贵说,“我们计划11月20日坐火车去各地看望这86名牺牲战友的亲属。最后剩下的40名牺牲战友的亲属地址我还在寻找,找到每一家、走完每一家是我的心愿。”

  报告结束后,陈俊贵和妻子孙丽琴参观了乌鲁木齐局集团公司客车基地、乌鲁木齐机务段、乌鲁木齐站,了解了铁路干部职工的工作情况。陈俊贵说:“铁路干部职工真不容易,为了铁路大动脉的畅通,在奉献、在坚守,新疆铁路干部职工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