蜚声当代的金石篆刻大师王十川
  王十川书法作品

  ■冯宏来

  金石篆刻大师王十川,1923年生于北京,1999年去世,生前多奇举,散淡任评说,他的一生宛如传奇。生前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美国传记协会研究委员会顾问。垂髫之年即向刘子固先生学习篆书,稍长即成为石工教授之入室弟子,主修篆刻、治印,长达四年之久。弱冠之年又拜意拳宗师王芗斋学习意拳,练就了“力透纸背”和“刀在石中行”的硬功。此公出身名门,家道殷实,家教甚严,加上他那极具棱角的五官,颇富个性的嘴角儿,尤其那双闪烁着奇异光彩的眼睛,确实以不平常的魅力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1943年,王十川卒业于国立北京艺术专科学校,并获学士学位。但命运多舛,他在少年时,不幸染有腿疾,不得不做了手术,时年26岁。此刻,他即刻有铭志印迹一方,即“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独立不惭于影”,后在其夫人赵世燕女士的鼎力支持下,他又重新开始治印生涯。待北平解放之后,失去了一条腿的他,迎来了新的生活。人民政府按他的专长和能力,给他及时安排了工作,他决心以最出色的成绩报效祖国和人民对他的关爱。此后,不论在北京人民艺术厂,还是在国际贸易促进会展览馆,他始终不知疲倦地工作着,常常在工作台前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

  上个世纪50年代初,中国第一次参加在莫斯科举办的国际博览会,两个展馆都由王十川设计,备受各界好评。自1978年后,他以“弘扬民族文化”为己任,朝着“直造古人不到处”之奋斗目标而前进,凭着锲而不舍的精神,创造了事业的辉煌。1983年,《中日友好条约》缔结五周年时,文化部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中日书法艺术交流展”,在16件篆刻作品中,王十川的作品就占了9件。他一生积累的篆刻印迹多达3.28万余方,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和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都曾介绍过他那别具一格的篆刻作品。北京电视台还曾为他录有《印迹》专题片,介绍他的奋斗业绩,并参加了国际专题展播。他的力作《心疑形释》《直造古人不到处》《黄河堤下人》和《咫尺波涛缈江海》等,不论白文印,还是朱文印,其字体和章法、力度和刀法,均各具特色,恰到好处。

  王十川先生的篆刻成就,还得益于当年他在北京艺专就读时,曾有幸向校长王石之学习工艺雕刻,向一代雕刻大师王敬卿学习雕刻,向治印专家金禹民学习刻印,向陶艺专家叶锡嘏学习烧陶、设计、刻花等工艺,向国画大师周怀民学习工笔、写意等技法,这些专门的训练和扎实的基本功,使他一生受益匪浅。与此同时,他还曾向日本木刻专家高见嘉十学习木刻,这位日本教授曾赠他一套日本明治年间的刻刀,并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说:“我这几十年,只有两个得意弟子,一个在日本,叫橞谷也夕秋,一个在中国,就是你王十川。”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王十川先生始终认为:“篆刻艺术实际上不只是一门文字艺术,而且是一门集古文字、篆书、篆刻、印学、文学、历史等于一体的高深的综合性艺术。”他曾对我说:“在历史的长河中,唯独龟文、龟书、甲骨文、石鼓文、摩崖石刻、碑、石器、铜器等成为古迹,因为它们坚实、真实,代表了中华民族深远悠久的文化。”所以,他每治一方印,都坚持遵循“神圆、力方、形曲、意直”的原则,完全达到了“只求神意真,不求形骸似”的高深境界。

  王十川先生作为一代篆刻大家,曾为许多国家元首、政要、社会活动家、艺术家刻过大量名章和闲章。然而,他却从来不销售自己的作品,他曾多次十分严肃地跟我讲:“篆刻和书画都是艺术,不是商品,不管其艺术价值、研究价值、观赏价值如何,我绝对不卖!”对此认知,笔者也颇有同感。因为书法是极其高雅的艺术,是绝对不容玷污的。若将书坛画界变成金钱角逐的腐败秀场,既扭曲了书法艺术的真正价值,也严重地伤害了纯净正直的书法家。他曾激动地为党的十一大召开刻了一方题为“任贤勿猜可以兴矣”的闲章,表达了他对吏治的良好祝愿。1995年,在参加中国残联和北京残联组织的赴香港访问团时,王十川的一方“繁荣昌盛”印章,卖了5万元港币,由陈玉枢收藏,他却将全部所得当即捐赠出去,支持中国残疾人事业。《文汇报》《大公报》相继在显著位置刊登了此事,并且图文并茂地介绍了王十川的篆书、篆刻作品,反响极为强烈。

  十川仁兄在与我相识相交相知的岁月里,不仅为我这个“冯贤弟”刻有名章、闲章,还为我书有白居易诗句“一年今日最芳菲”之条幅,并曾赠我珍贵的《三度陶人》传书一册。而今,十川仁兄的这些作品,都已成了稀世珍宝。睹物思人,感慨万端……

  十川仁兄,已于1999年转生仙世,启功先生曾为其挥笔疾书“十川先生金石篆刻蜚声当代”,此乃对十川先生最为精辟的概括和总结。

  本文图片由冯宏来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