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火车司机的幸福接力
■王 民
  上世纪90年代,徐州机务段蒸汽机车司机室里,乘务员在专注地工作。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正好赶上新中国成立40周年。徐州机务段正从蒸汽机车时代一步步向内燃机车时代迈进。

  我那时在一台蒸汽火车头上做司炉工。蒸汽机车的工作环境很差,我们的劳动强度很大。

  那一年,我们的老司机长正好50岁。他说他参加工作的时候,正赶上新中国成立10周年。全国人民都铆足了劲,齐心协力要建设一个美好的新中国。

  不过说实话,那年头百废待兴,日子还是很苦的。像老司机长这样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小伙子能吃上顿饱饭就觉得挺幸福了。

  老司机长风里来雨里去,辛苦了半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退休前能开上几天内燃机车。可遗憾的是,等我们机务段新配置的内燃机车陆续上线运行时,老司机长也退休了。

  最后一次出车,他看着一台台新到段的崭新的内燃机车,对我说,好好干吧,你们赶上了好时候。

  30年弹指一挥,我们又迎来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大喜日子。

  今年,我也到了老司机长当年的年纪。徐州机务段又从内燃时代迈向了更加辉煌的高铁时代。

  这一路走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和我刚上班时跟着老司机长在蒸汽机车上做司炉那些年对比,简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真想有机会再见到老司机长,把这些年的新变化好好跟他说一说。

  要是能再见到老司机长,我得告诉他,我们机务段的整备场再也看不见煤火和烟霾了,到处鸟语花香,像公园一样。内燃机车早已不稀罕了,铁道线上跑的大多是大功率的电力机车,连动车组都更新好几代了,时速从200公里提到了350公里,还冲出了国门,跑向了世界。

  要是能再见到老司机长,我得告诉他,现在的火车司机,早已告别了满身油污,满脸煤灰。高铁站台上,小伙子们个个白制服黑领带,拉着拉杆箱昂首阔步。那眼神、那胸怀,满满地洋溢着主人翁的归属感和自豪感;那肩头、那臂膀,分明又承担着千钧重负的职业责任感。至于现在火车司机的收入嘛,嘿嘿,我就不说了,反正找对象比当年容易多了。

  要是能再见到老司机长,我得告诉他,我也带了徒弟。我的徒弟比他的徒弟有出息多了。我的徒弟是大学毕业生,文化水平高、综合素质好,学习新技术、操作新装备不费吹灰之力。我的徒弟第一批就考上了动车组司机,这些年下来,他们业务娴熟,能力突出,被评为安全标兵,大幅的彩照就挂在段里的光荣榜上。

  要是能再见到老司机长,我得告诉他,现在的火车头,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安全系数,和以前比,都不知高到哪里去了,高科技装备比比皆是。中国的高铁技术已经世界领先了。遗憾的是,和当年的师傅一样,因为年龄关系,我现在也没法开高铁了。有时候在站台上,看着徒弟们驾驶着高铁列车呼啸而过,我就想起当年,师傅看着我们驾驶着内燃机车威风十足地驶过。

  要是能再见到老司机长,我还得告诉他,我们机务段今年更出了稀罕事,段里来了一批女动车司机,不但个顶个的漂亮,而且个顶个的优秀。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看到这些英姿飒爽的女动车司机,驰骋在四通八达的铁道线上,向伟大的新中国七十华诞献礼。

  本文图片由李文伟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