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成了亲子纽带
■本报通讯员 周彤辉 邹慧凤

  “这是一个直角三角形方面的题,两个直角三角形就可以组成一个长方形,万变不离其宗,只要善于找规律,这些题其实很简单的……”近日,中国中铁五局集团太焦铁路项目部工程部贺飞燕准时打开微信视频,辅导远在湖南老家的儿子做功课。自从孩子上学后,每天晚上7点一到,她就用这种方式辅导孩子学习。

  今年31岁的贺飞燕是工程部员工,丈夫吴江华是项目部总工程师,夫妻俩常年在外,与一双儿女聚少离多。“长时间在外地,孩子都不记得父母是谁了?”贺飞燕说。一次夫妻俩回家探亲,见到孩子怯生生地躲在爷爷奶奶身后,2岁大的女儿对着吴江华叫了一声“叔叔”,孩子如同看陌生人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夫妻二人,他们决定就算再远也要和孩子多说话多见面。

  她教会公婆如何使用微信,每天下班,贺飞燕就按照约定时间打开视频,看着视频里孩子的笑脸,叫着妈妈,仿佛给劳累了一天的她注入了无穷的力量。可毕竟不在孩子身边,爷爷奶奶也辅导不了功课。为解一道题,贺飞燕就让孩子给自己拍照发过来,再教孩子怎么做。“孩子拍的照片又不清楚,我就想既然可以通过视频聊天,为什么不能通过视频辅导功课呢?”于是,贺飞燕自行购买了小学的书籍和辅导材料,每天晚上7点,和视频另一头的儿子一同拿出课本,询问学校布置的作业,再辅导孩子完成功课和预习新课,就这样,母子通过网络组成了一个小课堂。贺飞燕还为孩子制定了作息时间表,什么时候写作业,什么时候玩,什么时候刷牙,什么时候睡觉,通过视频随时督促,让孩子慢慢养成了按时作息的好习惯。

  一到寒暑假,项目部就成了“小候鸟”寒来暑往的岛屿。和其他员工一样,贺飞燕把两个孩子带到了项目上,一家人有了短暂的相聚。为了珍惜这段弥足珍贵的时间,周末稍有空闲,她就和丈夫带着孩子去公园、游乐场、景点玩一玩。

  “妈妈没事,我们不是每天都在微信上视频吗,你每天都可以见到我,不就像我在你身边一样吗?”送别孩子那天,看出了妈妈的不舍,儿子像个小大人似的安慰她。

  在项目部44位员工中有20人与他们的子女相隔两地,其中有许多人的孩子刚上学。以前,他们不仅不能照顾孩子起居生活,也无法指导学习。“现在,大家渐渐地都在用视频与孩子交流,不仅减少了奔波的麻烦,而且兼顾了工作和家庭。”项目部合同部部长王强感同身受地说。

  相比于太焦铁路项目部的员工能在寒暑假与孩子团聚,中铁五局集团中老铁路项目部的员工却连这种奢望都没有。因为老挝施工环境恶劣等原因,项目部员工不能把孩子接去过假期,只能趁春节假期与孩子团聚。

  异国他乡,长期水土不服导致邹慧凤睡眠质量极差,于是习惯晚上关掉手机休息。一天晚上,孩子生病了,她的父母联系不上她,第二天一早听到宝宝生病的消息后,她一个劲地抹眼泪。在孩子住院的一个星期里,她半夜都会惊醒看下手机。从那以后,她的手机24小时都开机。

  和丈夫王宏一起在中老铁路项目部的邹慧凤,在孩子三个月大的时候就把孩子交给父母照料,现在离开孩子快一年了。在项目部,只要不忙,综合部时刻都会传出她五音不全的歌声,路过的员工都心领神会知道这是她又在跟女儿通过视频教牙牙学语的女儿唱歌,大家都调侃她唱歌难听。“因为我女儿喜欢听,只要听到歌声她就会看着我笑。”她笑着说。

  在这里,一到晚上,办公室、房间都会传来与家里父母孩子视频聊天声,远在异国他乡,这已经是他们的一种生活习惯。这种特殊的亲情纽带给工作一天满身疲倦的他们带来了丝丝慰藉。“只要父母孩子身体健健康康的、生活开开心心,我们在这里再苦再累都愿意。”这是他们一致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