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放歌 守望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
■力 歌
  力歌近照。

  前不久偶然浏览国家铁路局官网,突然看到介绍的6位铁路作家中,居然有我的存在。我喜不自禁,立刻转发到微信朋友圈,表示“什么也别说,铁路知道我”。10多年以来,铁路的各种活动和笔会,都邀请我参加,有时还会让我开办讲座。确实,我的创作很多都是围绕着铁路故事展开的,铁路的经历与身份,为我的创作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200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的长篇小说《世纪大提速》,2015年中国铁道出版社推出了我的小说集《两个人的车站》和《家在远方》。后两部作品集共收录我发表在文学期刊上的中短篇小说14篇,这些小说有的被转载,有的被收录,还有的还获了奖。我之所以把这两部作品集归类为铁路文学,一方面因为内容涉及到铁路,另一方面因为小说中人物多为铁路职工。

  我创作的小说多是描写现代城市生活,取材于铁路生活的居多,有的作品虽然没有明确指向哪个企业,但读者能够分辨出其中的铁路背景。

  铁路是我的创作资源,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已经成为我创作的灵魂。虽然自己创作的题材繁多,但其中的精神特质是相近的,具有同样的指向,那就是铁路文化,这种执着与坚韧,构造出我的文学世界。

  我是从1988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的,写作只是一种偶然,但这种偶然也与铁路和铁路作家的启蒙有关。这一切的机会是从1987年底开始的。那时《远方有绿灯》电视剧组来到我校的实验室拍摄,这是一部铁路题材的电视剧。命运给了我一个史无前例的机会,这也许是命运在冥冥之中的某种昭示。

  当时,领导指派我引领学生演员到拍摄教室,我刚到教室就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并看到叫我名字的人走了过来。我没有认出这个人是谁,他主动介绍说:“我是孙春平。”我惊讶地望着他,因为孙春平的鼎鼎大名我早已如雷贯耳。1983年我去《锦铁文艺》编辑部时,编辑把我介绍给孙春平,只是匆匆握了一下手。不曾想几年后,他竟然清楚地道出了我的姓名。我很激动,握手时手都有些颤抖了,周围的人也流露出了羡慕的目光,也许正是那一声亲切的呼唤,才又唤醒了我搁浅多年的文学梦。

  我知道他已经是锦州市文联副主席,正在拍摄的电视剧就是由他担任编剧。聊得融洽了,我便试着说要写篇小说让孙老师润色。他答应了,还热情地鼓励了几句。当我将精心构思了几个月的小说寄给孙春平之后,心中便怀着忐忑的期待,企盼着消息。

  两日后,孙春平竟打电话到我家,约我去他家研究稿子。我匆忙赶到他家,他热情地接待了我,与我讨论修改的方案,他的眼里时时放射出一种称之为智慧的光。后来,我的那篇由他改名的短篇小说《余涩》公开发表,并且还发了个头题。

  应该说我的铁路小说创作,无论看人对事都具有比较独特的视角。我在铁路一线工作时间不长,多半时间都在学校工作,不用说对社会的了解,就是对铁路内部的了解程度都不高。正因为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短板,所以才主动地走了出去。这期间我有过近10次或出或进的经历,参与校办工厂经营、挂职公安、进京驻勤,身份的多重转变让我广交社会各界朋友。如此开放性的体验,让我眼界大开,创作意识既在铁路之中,又游离于铁路之外。

  我说过,写小说如同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当然,世事无常,充满纠葛,常常一次美丽的邂逅就擦肩而过。一个好的素材,如果不充分利用,就不会良好地演绎,结果要么匆匆分手,要么无疾而终。无论长篇、中篇还是短篇创作,总要体现出一种新意,并且需要始终保持清醒的意识,才能更好地审视世界、再造世界。我对小说形式上的追求,特别是对铁路职工的爱以及对这种爱的捍卫,交织在深邃而又美好的情感所编织的故事中。这种情感又和自然元素交融在一起,于是,小说才会美好,并处于轻松自由中。我的铁路情结决不是想做一个浮光掠影的旅者,更不是一个策马扬鞭的过客,而是成为一个朝着家园执着行走的归人。

  铁路题材创作是一种深入灵魂的写作。我这样对铁路情有独钟的作家,写出几百万字有关铁路的小说不足为奇,每一次拿起笔来,那些铁路的人和事历历在目,他们的形象萦绕在我脑海中,令我无法忘怀,因为我深深地爱着铁路。

  工作的经历早已把我的名字烙上了铁路的印记,无论我走到哪里、去向何方,铁路将是我永远的家园,我会做一名永远守望着精神家园的铁路作家,以感谢铁路对我的培养。

  (作者供职于辽宁铁道职业技术学院)

  我出生在一个铁路家庭,父亲16岁在铁路车站参加工作。几十年的铁路工作生涯,他直到离休,都没有离开过铁路。在他的影响下,他的6个孩子无一例外地在铁路工作。

  铁路题材创作是一种深入灵魂的写作。我这样对铁路情有独钟的作家,写出几百万字有关铁路的小说不足为奇,每一次拿起笔来,那些铁路的人和事历历在目,他们的形象萦绕在我脑海中,令我无法忘怀,因为我深深地爱着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