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桂富边巨龙舞
——南宁局集团公司助推北部湾开放发展纪实

  ■本报记者 莫育杰

  北部湾,风正帆悬,千舟竞发。

  以广西沿海铁路为桥梁,西南地区的货物沿着出海大通道,在钦州、铁山、防城港等各大港口登船远航。海内外货物通过钢铁大动脉畅销内陆腹地,一列列风驰电掣的动车组列车,载着八方旅客一路往南奔向海角天涯……

  广西沿海沿边,连接我国西南、中南地区和东盟。“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守初心、担使命,主动融入西部陆海新通道和北部湾国际旅游度假区建设,海陆并进、客货双举,全面助力广西释放“海”的潜力、做足“边”的文章,为北部湾开放发展增添强劲引擎。

  截至6月30日,广西沿海铁路今年累计发送货物2738.69万吨,约占南宁局集团公司货物发送量的半壁江山,发送旅客541.54万人次,货运、客运量比去年同期分别增长18.8%、12%。

  陆海新通道建设提速换挡

  盛夏,钦州港东站,海风让空气的湿热又增加了几分。站场上,沿着股道整齐叠放的集装箱像一堵长长的高墙,正面吊来来往往,将一个个集装箱吊装上货车。集装箱作业线周边,钦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港口作业区正进行紧张的施工作业,仅龙门吊区施工人员就超过100人。

  看着眼前热火朝天的工作景象,钦州港站站长黄光辉感慨万千。他告诉记者,钦州港东站隶属钦州港站,2015年建成投用,当时只是钦州保税港区的配套设施,车站只有2名职工负责看守车站设备。

  “2015年和2016年,钦州港东站基本没什么货运,西部陆海新通道开通后,运量急剧增长。2017年,该站发送货物2.7万吨,2018年达58万吨,而今年上半年就已经发送59.73万吨货物了,超过去年全年,现在每星期我至少要到这里检查3次。”黄光辉说。

  从寂寂无闻的海边小站到带动港区的发展热土,钦州港东站的发展变迁,是南宁局集团公司主动融入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生动实践。

  自2017年9月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正式开行以来,南宁局集团公司通过实施运价优惠、优化车流组织、科学配置运力等措施,提高班列开行质量,目前已开行北部湾港至重庆、成都、昆明、贵阳、兰州、宜宾、泸州、自贡8条线路的铁海联运班列,连接起我国西部大部分省区市,货物通达全球71个国家、166个港口。

  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朋友圈”快速扩大、货运量急剧攀升,新通道建设已由“提战略、打基础”转入“破瓶颈、快发展”新阶段。完善物流基础设施、补强点线配套能力,成为南宁局集团公司推进新通道建设亟须解决的问题。该局集团公司按照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决策部署,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开展重点项目规划研究,科学有序加快南防铁路电气化改造和钦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南宁国际铁路港等配套项目建设,不断提升基础支撑能力。

  今年5月31日,西部陆海新通道重要干线之一——南防铁路实现全线电气化运营,货物列车最高运行时速提至80公里,较改造之前平均运行时速44公里大幅提升,单列牵引重量从4200吨提高到4500吨。钦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于6月30日竣工投产,打通了钦州港东站至集装箱码头的“最后一公里”,铁路进入码头进行装卸作业的货运线由原来1条变成5条,钦州港东站集装箱运载能力由每年15万标箱一举跃升到每年105万标箱。

  “未来3年,我们还将推进实施包括南防线那罗至防城港北段增建二线、钦港线扩能改造、钦州港东线电气化改造、企沙支线电气化改造等项目,拓宽完善沿海路网结构,为广西打造‘一带一路’有机衔接重要门户战略提供有力支撑,加快西部陆海新通道推进步伐。”广西沿海铁路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介绍。

  物流大通道变发展快车道

  5月下旬,记者来到防城港港口码头,这里大货车往来不绝,硫磺、铁矿、煤炭等货物堆积如山,铁路专用线延伸到港口腹地。在煤山旁的装车楼下,编组成列的一辆辆空车缓缓驶过,不到一分钟便装满一车煤。

  随行的防城港站精算师资同玉1994年就来到车站工作了。他朝着堆积如山的货物伸手一指,说:“这里以前就是一个小渔村,那一片都是海。”

  近20余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西南省区市与东盟的经济往来日趋频繁,防城港具备的天然深水良港及沿海、延边优势日益凸显,面向西南、放眼世界的格局逐步放大。南宁局集团公司顺势进行机构改革,于2013年将防城港站升格为特等站,加强运输服务点线配套能力,助力防城港打造成为西南地区最便捷的出海口。

  (下转A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