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极之韵里行走人生
  洪式太极拳传承人洪卫国。刘一嬴 摄

  ■本报记者 赵元梓 刘一嬴

  太极一词,由来已久。《周易·系辞上》写道:“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千百年来,太极、阴阳成为人们探究宇宙之理的基本范畴和哲学框架。北宋时,理学家周敦颐作《太极图说》,进一步从无极、太极、阴阳、五行的角度阐发万物生生之理。“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不仅成为哲学家探讨宇宙本体、贯通道器关系的关键所在,而且成为后世太极拳大师阐释拳理的重要理论依据。如明代内家拳名家王宗岳《太极拳论》开篇即说:“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也。”由此不难理解,太极拳在中华大地上生长起来,它与中国人是如此亲近,以至于像生长在中国人体内一样。在天地间一站,跟随生命的节奏,似乎就能感受到一种太极之韵。

  作为一种拳法,太极拳起于何时、为何人所创众说不一,但可以确定的是,在一代代的传承中,太极拳早已超出拳法的范畴,成为人们立身正心以合于天道的一种独特技艺。人们在一招一式中感受生命律动,体察宇宙之美,领悟天人合一的奥秘所在。

  提到太极拳,脑海中常常出现这样的画面:林间水边,衣袂飘飘,太极拳大师气定神清,举足下足,稳健轻盈,动静开合,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这是武侠小说里常见的情景。而在去年两会期间,有位两会代表将隽永自然的太极拳带到了人民大会堂,这一古老技艺再一次吸引了人们的目光。

  展示拳法的人叫洪卫国,他是洪氏太极拳的传承人,作为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海外侨胞列席代表,他每天清晨在宾馆驻地带着列席会议的侨胞代表和政协委员练习太极拳,他的建言亦是围绕太极拳展开:建议中国太极申请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建议推动联合国设立“世界太极日”,建议在世界范围内设立中华太极学院。

  洪卫国把自己比喻为太极文化的“邮递员”,他说要把太极文化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从中受益,而他所做的这一切均源于一位老人——他的太极拳启蒙老师洪均生。

  (一)

  1970年,洪卫国出生于山东寿光。少时体弱多病,他八九岁便开始习武,随武术老师张盛源学习“怀师拳”。十几年间,洪卫国习拳不辍,打下了扎实的武术基础。1990年,洪卫国考入山东师范大学外文系,并获得了在学校体育系武术专业旁听的机会。不料因一次意外,他的腿严重摔伤,多方寻医,不见好转。想到自己连跑和跳都困难,想到以后可能再也不能练拳,洪卫国陷入了深深的迷茫。谁料因祸得福,在武术老师朱宪章的推荐下,洪卫国见到了影响他一生的恩师洪均生。

  洪老先生曾师事陈式太极拳传人陈发科15年,深得陈发科真传,后定居济南,深居简出,默默研习武术,在太极拳界德高望重。

  初见洪均生,洪卫国说见到了一位亲切、平易的老人,老人衣着简朴,住处更是异常简陋,这与洪卫国对武学大家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洪卫国简单介绍了自己习武的经历,并说明来意,洪老先生面容慈祥,静静听他说完,告诉他几句非常简单的道理,洪卫国说这几句话成为指导他立身处世与学拳的“心法”。洪老先生说,练拳要先学做人,拳是人练的,做不好人,拳也练不好。不论做什么,过犹不及。保持身体健康,要记住“三不一无”,“三不”是贫而不忧、险而不惧、永不生气,“一无”是做人做事无愧于心。

  几句简单的提点让洪卫国豁然开朗,他忽然感到有一束光照进了他的生命深处,把他暗淡已久的生活一下子照亮了。他感到无比喜悦,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告诉他,这才是他要的武术。在洪老先生身边,洪卫国感到踏实安稳,洪老先生也很喜欢这个热爱武术的年轻人,于是收他做了义孙。在洪老先生的指导与关照下,洪卫国的腿渐渐好起来,他开始随“爷爷”学习太极,由此开启了他的太极人生。

  (二)

  洪均生教授的太极拳属于实战型,是名副其实的实用拳法。不过他不仅教拳法,更教拳理。示范一个动作时,他会说明动作的来龙去脉、历史变迁,使学生对拳法有一个整体的认识。在洪均生身边,洪卫国接受了严格的拳法和拳理训练,并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中体会着蕴含在每一个动作中的义理和精神。

  洪卫国示范了他平日的功课“端茶碗”,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在他的演示下,被分解成几个柔缓的慢动作,缓慢中又不失流畅与自然。他说刚开始学拳时,这个动作每天要练成百上千遍,现在他依然每天做功课,即使没时间练拳,也要坚持练基本功。他说大道至简,一个简单的动作中蕴藏着很多奥秘,练拳要有这种“傻劲儿”。

  日复一日的拳法练习让洪卫国对拳理的领悟日渐深入,拳技日臻纯熟的同时,他也在默默体会着做人之道。他说太极拳讲究立身中正、不偏不倚。练拳时,一个基本要领是“虚领顶劲”,只有头部端正,虚虚地领起,才能提携全身,做好其他动作。他认为要立身先要正心,因此他在生活中常常进行自我反省、自我批评。古代君子讲求慎独,他说慎独虽然做起来很难,但是非常重要,因此是他一直追求的修养境界,也是对自己当下的要求。

  洪均生的一名学生曾我忠弘曾撰写文章讲述随洪老先生习拳的感受,字里行间闪烁着太极拳的深邃光芒。他写道:“我敢肯定,在我们着迷的太极拳里,体现着宇宙的变化规律。仰观洪老师的太极拳就会明白,尽管它属于武术,却使人心中产生安稳之感,使人觉得回到了理应回到的地方。”洪卫国说,这段话写出了他的心声,太极拳可以给人带来安稳,让人产生回归生命大道的感觉。尤其是想到自己的老师,洪老先生的从容淡定、自在优雅,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让他沉下心来,在拳法中默默体会那种悠然自在的生命境界。

  (三)

  1999年,洪卫国到新西兰发展,一面经营农场,一面公益教授太极拳。2010年,他又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放下生意场上的事务,在世界范围内公益推广太极拳。

  为什么作出这样的决定?洪卫国说还是受洪老先生的影响。洪老先生一辈子一套拳,在拳法的钻研上至为严谨,但在拳法的传播上却是豁达至极。他常说艺术无国界,太极拳不是某一家的,而应该属于全人类。练习太极拳可以让人有个强健的体魄,对人类健康、国家建设、世界和平都可以作出贡献。

  洪卫国说,是洪老先生宽广的胸怀和真诚的志愿激励着他行走世界,公益推广太极拳。《大学》中说:“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洪卫国非常喜欢这句话,他说知止是一种功夫,之所以放下其他事务,就是为了让自己像洪老先生一样,真心实意、一心一意、死心塌地做好一件事。

  在世界各地教拳,不可避免地会遇到文化的差异,但洪卫国感受最深的并不是差异,而是和谐共生。太极精神讲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一路走下来,他对这一精神有了更深的体会。“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洪卫国说,太极拳源于中国,但可以和全人类分享。中国文化有这样的胸怀和自信,走向世界,与其他民族、国家的文化互融共生。他一直记着洪老先生的话:“遇见有缘的,喜欢咱这个拳的,可以教人家,因为教学相长。”这些朴实的教诲令洪卫国受用不尽,他把教拳当作一场自我修炼,在教授别人的同时也督促自己进步,因此多教一个人就多一位老师。

  洪老先生一生著作颇丰,其中,《洪式太极拳品并序》和《洪式太极拳法三字经》质朴有力、言简意长,字里行间透露出一位太极拳大家的气象与风骨,洪卫国说这是洪老先生一生钻研太极拳的精髓。端严、圆和、轻灵、沉着……《洪式太极拳品并序》中,十三品的次第推进处处体现着太极拳圆融中和的品格。最后一品“自然”,洪老先生写道:“严守规矩,潜化默通。心手两忘,自合准绳。运力大匠,解牛庖丁。不着痕迹,纯以神行。妙造自然,源于苦功。自强不息,精益求精。”让人想起清代启蒙思想家魏源所说的“技可进乎道,艺可通乎神”,这是中国传统技艺中蕴含的大智慧、大格局,不唯太极拳,任何一种传统技艺均是如此。洪卫国说,他会继续行走世界,以太极拳为载体,传播中国文化,讲好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