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地海员”黄瑞祥: 翰墨为伴艺海游
■本报记者 莫育杰
  黄瑞祥作品《思凡》。
  黄瑞祥在作画。

  黄瑞祥1963年生于广西桂林,现在中铁特货运输有限责任公司柳州机保段任机械长。他从小酷爱美术,工作之余刻苦钻研中国传统绘画技法,对色彩、构图及线描有着独特的理解,尤其擅长工笔画,作品《天女散花》被编入《2013古典工笔画展作品集》、《奔向人间》入展第二届“会师杯”全国书画大展、《思凡》获2015年第五届中国民间书画大赛二等奖。

  黄瑞祥话不多,他形容自己性格内向,平时的情感表达,更依赖于画笔。他的画色彩明丽,线条优美,人物活灵活现。在他的画笔下,人仿佛要从画中飞出,花亦可嗅到香味,蝶也在纸上起舞……

  与画结缘争口气

  黄瑞祥出生在一个普通的铁路家庭,父亲是一名桥梁工。三年级时,同学画了一幅《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漫画。黄瑞祥看到后十分喜欢,也想让同学帮他画一幅,不料对方却一口拒绝了他。黄瑞祥有些生气,赌气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能画。”外人看来一句斗气的话,黄瑞祥却坚持了下来。

  20世纪70年代初,一根彩色铅笔要6毛钱,对普通家庭来说,画画可以说是一项奢侈的爱好。那时黄瑞祥每天只有6分钱买早餐,为了买彩色铅笔,他每天只花3分钱买一块发糕。那时画纸每张也要2分钱,于是,每个星期,他都只画两幅画。“当时画画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钱。”他说。

  有志者,事竟成。挨得了饿,吃得了苦,黄瑞祥的绘画水平与日俱增。六年级时,学校举行了一次美术画展,黄瑞祥凭借七仙女奔向人间的《仕女图》获得二等奖。

  1981年,黄瑞祥高中毕业,当时他打算报考广西艺术学院绘画专业,后来因为错过了报名时间等原因不得不参加工作。然而,他的艺术之路并没有因此终结。

  艺海潜行梦为马

  刚开始工作时,瓦匠、工程测量员、绘图员等工作黄瑞祥都干过,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对绘画的执着追求。随着技艺和阅历的增长,他已不满足于简单的铅笔素描、速写,开始对国画感兴趣,并全身心投入到国画的学习和创作中。

  “墨淡开都能成画,很神奇。”这种新奇的感觉为黄瑞祥打开了艺术的另一扇门。20世纪80年代,他每月的收入仅有60元钱,但他仍然把大半工资用来购买笔、墨、纸、砚等国画绘画用具。

  工作之余,黄瑞祥便会到附近书店翻看有关国画的书籍。黄瑞祥对巧夺天工的工笔画情有独钟,这跟他从小接触了工笔画大师王叔晖的《西厢记》有关。黄瑞祥说:“从小学到高中,街边小书摊都有王叔晖的《西厢记》,1分钱看一次,我看过无数次。”

  从学国画开始,黄瑞祥就把王叔晖当成自己的偶像,刻意模仿他绘画,柳叶描、兰叶描、游丝描等王叔晖擅长的白描技法他临摹得惟妙惟肖。后来,为提高绘画水平,黄瑞祥还重点临摹学习任率英、黄均两位国画大师的作品,并加入中国国画论坛、工笔画论坛。中国铁道博物馆定制的十二生肖、蒸汽机车、和谐号动车、复兴号动车等雕版中,底图都是由黄瑞祥创作完成。

  丹青溢彩神州行

  1994年,黄瑞祥到柳州机保段担任内燃机械员兼岗检车员,主要负责机械保温车设备的维护保养和保证车上货物的安全。机械员跟随出乘的机列相对固定,机列除了段修或发生重大技术故障而无法正常使用需回段部检修,其余时间都在线路上。车上有厨房、厕所、卧室,机械员出乘时,吃住都在车上。因此,他们也被称为“陆地海员”。

  “上班的时候就一个人,是有些孤独,但我喜欢这样的工作。”黄瑞祥说。每次出乘前,黄瑞祥都会把“文房四宝”装进乘务包,在做好本职工作之外,他都会在车上画画、练习毛笔字。

  常年随车出乘,大大拓宽了黄瑞祥的视野,为他的艺术创作提供了鲜活丰富的素材。在接班前、交班后,只要时间允许,他都会下车领略当地的风土人情。他比较喜欢参观博物馆,尤其是北京的古建筑,房屋上画的精美图画让他痴迷不已,百看不厌。

  以小小的车厢为画室,黄瑞祥20多年如一日,潜心作画,技艺日益精进。在业务上,他算得上是一把好手。今年2月,该段提出示范机班建设,黄瑞祥被分到1994年投入使用的机列。接手该机列后,黄瑞祥细心呵护保养,使车况大为改善。今年7月,他负责的机列成为全段4个示范机列之一。

  “老黄自参加工作以来,没有发生过一起责任事故,工作特别踏实可靠。”柳州机保段运用车间三车队队长李志平说。因为工作突出,黄瑞祥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和优秀共产党员。

  本文图片由黄瑞祥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