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包白铁路七·一九水害抢险纪实

  ■陶 博

  阴山山脉,横亘于内蒙古自治区中部与河北省最北部,仿佛一座巨大的天然屏障,同时阻挡了南下的寒流与北上的湿气。如果把阴山山脉看作一条横轴,把东经110度这条我国东西地理分界线看作纵轴,那么内蒙古包头市固阳县几乎处在横纵两轴交叉的中心点。沿着昆都仑河而建的包(头)白(云鄂博)铁路,自南而北,穿越固阳,终点就在被誉为“世界稀土之都”的白云鄂博。

  2018年上半年,十年九旱的固阳县又是一场大旱。

  7月19日清晨,雨终于来了,但却像是把半年的雨攒在一起“倒”了下来。

  “孤岛”不孤

  7月19日7时许,固阳县降水量不断突破历史极值,特别是西斗铺镇降水量高达173毫米……

  这雨,真的下大发了。

  西斗铺镇张发地村村民张全贵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至今心有余悸。他只记得当时听到“轰隆”一声,洪水冲塌了东院墙,卷起圈里8头大肥猪和正在喂猪的他,又冲垮了西院墙奔腾而去。

  张全贵命大,先是抱住了一根不知是谁家房上的檩子,紧接着又死死抓住了一辆农用四轮车。人活下来了,可家却没了……

  我见到张全贵时,他正沿着河道高地,试图寻回被水冲走的大肥猪,但希望十分渺茫。

  “龙王爷爷也和咱一样实在哇,要么一滴雨不下,要么一股脑全泼下来,90岁的老汉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洪水!”张全贵从兜里摸出一支香烟,却因为手抖,几次没点着火,最后干脆夹在了耳朵上,嘴里嘟囔了一句,继续往西寻去。

  7天的采访里,除了张全贵,我再没有勇气采访第二位受灾的村民,胸口仿佛压了块石头,一直让我喘不过气。

  7月20日清晨,我从包头赶往西斗铺镇的路上,原本2个小时的车程,却走了6个多小时,3条路全部阻断,西斗铺镇成了一座“孤岛”。

  对向驶来的车辆不少,不时可以看到扶老携幼向固阳县城撤离的车队。但我们并不缺同行者,各式各样的志愿者车队迎着洪水逆流而上,宛如溪流,不奔涌却汩汩绵长,他们的目的简单一致:要让“孤岛”不孤。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我不知道,数个世纪以前,英国诗人约翰·多恩在创作这首诗歌时,是否也遇到了洪水,才会把我当时心中的感慨,描述得如此贴切。

  旅客脱困

  7月19日9时,包头西机务段司机远泽清和学习司机薛斌驾驶机车,牵引着载了150余位旅客的6854次列车接近西斗铺站,准备驶过包白铁路81公里处的铁路桥。

  没想到,平时桥下通行卡车的干旱河道,一下子漫成了“通天河”,一眼望不到头。

  “根本看不到庄稼,近5米高的电线杆子只能看见个头。”在这条线上开了30多年火车的远泽清,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的洪水,回想起来,不断咂舌。

  短短数百米,远师傅驾驶着机车,仿佛走了一个世纪。

  “师傅嘴上不说,可我从没见他那么紧张过,攥着闸把的手都已经发白了。”副司机薛斌回忆师傅当时的状态。

  “咱们刚才走过的桥塌了,桥墩都冲没了。”本来还因为滞留而怨声连连的150余名旅客,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不再抱怨,不知是谁第一个鼓掌,随后车厢里的掌声越来越响。

  远泽清并不知道旅客正在为他鼓掌。他和薛斌正在车下检查机车状态并时刻做好准备,确保接到恢复运行通知后能第一时间发车。

  西斗铺站站长赵广义不知道列车上的这一幕。当时,他骑着摩托车,跑遍了镇上的几家小卖部,为车上的旅客准备水和食物,保证被困旅客的供给。

  列车长薛海涛也顾不上沉浸在掌声中。因为洪水,西斗铺镇断水断电,旅客的情绪渐渐焦躁了起来,他一边与车下联系供给,一边不断安抚旅客。

  7月20日7时30分,列车滞留22个小时后,150多名旅客成功登上返回白云鄂博的大巴车。

  开路先锋

  距离西斗铺站40余公里的明安站内,也滞留着一趟旅客列车。

  “旅客安全不容有失,我们来做开路先锋。”包头工务段05054号轨道车班长高全争向指挥部主动请缨。

  7月19日13时30分,高全争驾驶轨道车满载抢险人员和物资,赶到了包白线33公里处桥边。此刻洪水早已没过桥下河流的历史最高水位。

  轨道车需要以身试险,满载反复通过桥梁。

  桥下洪水奔涌,轨道车不停地微微晃动,不到100米的距离,高全争驾驶了2分多钟。

  第一次顺利通过后,高全争并没有完全放心,反而三次提速在桥面上走了三个来回,直到确保旅客列车能够安全通过。

  作为先锋,05054号轨道车一直冲在抢修的最前沿。抢险队员们一整天水米未进,直到午夜时分,他们才吃上“午餐”。可以说,抢修中最宝贵的时间是他们抢出来的。

  抢着往里冲的,还有石门村站站长助理郑小勇。

  7月19日那天,本来是郑小勇接班的日子,可谁想一场洪水把石门村站“孤立”了起来。

  石门村站周围没有几户居民。伙计们的生活补给全靠交接班时自己带过去。惦记着值班的工友米、菜该吃完了,郑小勇实在坐不住了。

  “干脆走过去。”当日19时,郑小勇带着值班员陈立军、郑建国沿着铁路线,雨夜徒步2小时,从高家村站到石门村站,他们走了整整8公里。

  当我打电话问他们为啥要冒险时,郑小勇说:“我是站长助理,这个时候我必须回去。”

  这份义无反顾的责任感,让我感动不已。

  八方来援

  “我们需要专业队伍和大型机械的帮助!”

  抢险指挥部第一时间向中国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维管公司以及中国中铁六局集团呼和浩特铁建公司请援。

  “险情就是军令,我们会全力以赴支援抗洪抢险前线!”

  他们的回答丝毫没有拖泥带水,语气毅然决然。

  中铁六局集团的抢险队伍率先到达现场。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维管公司额济纳管段的105名职工冒雨疾驰929公里,在7月20日凌晨抵达。

  大雨滂沱,他们来不及穿雨衣;为运沙袋,他们浑身是泥,里外湿透;为节约时间,他们或站着或蹲着,连吃饭都争分夺秒……

  天不遂人愿,7月23日,正在防洪围堰修筑接近尾声的时候,第二次暴雨来袭,前期的所有准备工作功亏一篑……

  “固阳的老天爷啊,快别下了,给我们抢险多留一点时间吧!”抢险队员王旭东面对第二次洪水,眼中的泪水随之滚落。这眼泪,不仅落在了泥泞的大地上,也落在了所有参战抢险队员疲累的心里。可紧接着,他们每个人的心里,又喊出了第二声呐喊:“加油干,我们一定能行!”

  接下来的20多天里,施工人员将满腔的激情化作攻坚克难的动力,似乎每个人都渐渐生出了用之不竭的精力。随着工程节点的推进,施工人员的意志与钢筋混凝土一起浇筑在大桥之中。

  我们不会忘记,是他们脚踏洪水,冲在了前面,争分夺秒地抢出了工期,他们在雨水中前行,不顾疲惫地连夜奋战,留下了一个个迎风而上、逆风而行的宽阔背影。

  此刻,那些伫立在洪水中的身影一直在我眼前浮现。很幸运,我曾与英雄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