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屯堡的惊心动魄
■本报通讯员 贺莉娟 李 彭
  施工人员在云屯堡隧道涌水突泥现场清淤。李 彭 摄

  成兰铁路,我国又一条在海拔3000米以上高原修建的“天路”。

  遇上“四极三高五复杂”地质

  专家称成兰铁路是在“烂豆腐”上修铁路。成兰铁路地处成都平原向青藏高原东部边缘急切过渡的高山峡谷地带,横穿龙门山地震构造带,平行岷江断裂带而行,沿途沟壑纵横,在地质上具有“四极三高五复杂”的显著特征。“四极三高五复杂”即地形切割极为强烈、构造条件极为复杂活跃、岩性条件极为软弱破碎、汶川地震效应极为显著,高地应力、高地震烈度和高地质灾害风险,复杂的构造运动历史、复杂的构造形迹、复杂多变的复理岩建造、复杂的地应力环境、复杂的地下水条件。

  成兰铁路云屯堡隧道是成兰铁路全线重点控制性工程之一,全长22923米。中国中铁二局集团承建的云屯堡隧道1标全长11126米,工程地处龙门山断裂带、西秦岭断裂带、岷江断裂带构成的A形三角形断块中,是完全体现成兰铁路“四极三高五复杂”显著特征的工点。因此,应对涌水突泥是建设者必须面对的一个大课题。

  一次涌水突泥治理耗时三四个月

  5月17日,云屯堡隧道4号横洞兰州端掌子面发生涌水突泥。

  现场管理人员立即组织施工人员和机械设备撤离。短短1分钟,涌水突泥裹挟固体物质急剧增大至约5000立方米,冲击长度约170米,开挖台架被冲至二衬台车端头严重变形,仰拱移动栈桥被掩埋,二衬台车严重损坏。

  查勘研讨后,此次涌水突泥被定性为破碎带状富水岩体涌水突泥,具有“马桶效应”,即腔体好比一个马桶水箱,当腔体积水或其他物质到一定数量、溜坍口达到最大承载压力后,就会再次发生涌水突泥。成兰铁路有限公司召集设计、监理、施工单位多次研讨,模拟现场,最终确定了“五步治理方案”,即极速清理淤泥、初支高效注浆、冒死封闭溜坍口、圆满构建止浆墙、成功攻克腔体注浆难题。

  从涌水突泥发生到今天,治理已渡过了最艰难和危险的时期,预计9月底将完成治理。

  每天与时间赛跑每晚自动“放电影”

  3个多月的时间,每一天都在与时间赛跑,成兰铁路公司成兰铁路指挥部指挥长李文戈和中铁二局集团成兰铁路指挥部指挥长陈桂虎悬着的心终于慢慢放下,回望这些日子,两人都百感交集。对李文戈来讲,这山里的每一个隧道、每一个掌子面、每一个施工点,每天都牵挂在他的心上。夜里只要闭上眼,他总是习惯性地把全线的这些施工点都细细过一遍。“就像自动放电影一样,完全不受我自己控制了!”提起这个,李文戈总是很幽默,“这次云屯堡涌水突泥,对我们公司的现场管控能力是一次很好的考验,算打了个小胜仗。”

  成兰铁路云屯堡隧道就是建设者的战场,征服围岩大变形和地震断裂带,是必须拿下的课题。目前,中铁二局集团与成都理工大学共同开展《隧道岩体力学环境条件研究》《围岩分类分级验证比较复核研究》《隧址区域地应力场特征研究》科研项目,取得6项主要研究成果,为“软弱围岩大变形”施工工艺、工法和技术经济指标提供了准确实践数据支撑。

  不久的将来,当你乘坐成兰铁路列车去观赏九寨沟美景时,你会经过云屯堡隧道,但没有人会知道,这里曾经有过怎样的惊心动魄的拼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