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烘干机”里钻来钻去
■本报特约通讯员 陆应果 本报通讯员 孟婧雅

  行业关注

  与车厢内忙前忙后的列车乘务员相比,库检员堪称幕后工作者,为着客车的平安上线开行默默作业。一把检点锤,一只手电筒,一部对讲机,看着家当不多,活儿可不轻巧。让我们一起走近他们,看他们如何“下蹲、弯腰、睁大眼,雨雪、冬夏、不停歇”,细数他们与“秋老虎”斗争的故事——

  8月20日11时,申城燥热无风,户外气温直逼33摄氏度。上海车辆段客车整备所内,库检二班的副工班长彭挺松和同事们蹲在K8356次列车旁,分别从车头和车尾方向为入库车辆进行“体检”。干活不到十分钟,工作服就被浸透了。

  彭挺松从事的是铁路客车库检工作。与车厢内忙前忙后的列车乘务员相比,库检员堪称幕后工作者,为着客车的平安上线开行默默作业。一把检点锤,一只手电筒,一部对讲机,看着家当不多,活儿可不轻巧。

  “照明观察、锤击辨音,眼耳脑协调行动,日常检查车辆需要我们练就一套真人版的超声探伤功。”彭挺松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拿起检点锤,又埋头在车厢外部忙活了起来,“干我们这个工作有个顺口溜:下蹲、弯腰、睁大眼,雨雪、冬夏、不停歇。”

  室外热浪滚滚,彭挺松忙活起来动作像啄木鸟一样熟练。笔者在现场看到,他始终一条腿屈膝前蹲,另一条腿伸直贴近地面,低着头弯腰蹲在地上,仔细确认车辆的轮对、制动管系、弹簧螺栓等部件设备状态。检查无遗漏后,他左腿、右腿轮换一下,往前挪一步,继续重复之前的检查步骤……

  “每天要检修18组车,每组车外部检修时长大约三四十分钟,两腿并用左右轮换着向前屈膝迈步,这个动作一个班要做上1.5万多次。”彭挺松的徒弟毛承在一旁说。

  库检员做完车辆外部检修后,个个浑身透湿。随后,他们从车辆中部钻入地沟,继续做车底部位安全检查。

  车底地沟高约1.5米、宽约1.2米,只能两人前后同时作业。人在地沟,头顶就是车底,库检员只得以仰视的姿势对部件状态进行检修。从车头到车尾,四五十分钟时间里,他们要保持仰视。

  做好安全防护后,笔者也跟着下了地沟。空间有限,上面热浪蒸烤,下面密不透风,地沟俨然成了“户外烘干机”。

  除了高温酷暑,库检员还要经受地沟“资深住户”——蚊虫的考验。据彭挺松介绍,地沟里由于下雨积水长期潮湿,蚊虫滋生,加之是户外,再怎么打药杀虫效果都不太好。头顶有脏污异味,腿边有蚊虫侵扰,加上热风扑面,不一会儿,笔者就狼狈不堪地从地沟“逃”了出来。可在彭挺松眼里,这不过是家常便饭:“现在大家长时间玩手机,成了‘低头族’。我们天天抬头干活还能锻炼颈椎,多好!”

  一个半小时后,待彭挺松从地沟返回地面,整趟列车库检作业完毕。放下检点锤,彭挺松拿起了对讲机:“值班室,13道K8356次列车,库检二班作业完毕。”彭挺松和同事回到休息室,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个精光:“我们班组36个人,基本上这个季节一天下来光是矿泉水就要喝掉144瓶,还不包括另外的盐水、凉白开和绿豆汤。”

  只休息了10分钟,彭挺松和同事就带上工具匆匆返回客车整备所,准备检修下一趟客车。一个班下来,他们大概要完成330多辆客车库检作业任务,要检查上千个螺栓的紧固情况,要在列车间往返行走十几公里,光是检点锤扬起再落下的动作就要重复千余次。

  不知不觉,39岁的彭挺松已经干了21年车辆库检工作,常用的检点锤早已被他用得发亮。在彭挺松眼里,手上这把小锤不只是作业工具,还是判断车辆设备状况的“听诊器”。

  库检作业需要熟能生巧,也需要班组同事之间的协作。据彭挺松介绍,他所在的库检二班共有4人,作业时分别位于车辆不同方位。“一趟车检修下来确保不出错,同事之间实时呼应十分重要,检修的时候发现异常应该当即联络。现在依然天气炎热,开工前、收工后大家要互相提醒,注意劳动安全。”彭挺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