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水工的蓝手套已泛出白碱

  本报吐鲁番8月9日电 (记者张家启)8月8日正午,吐鲁番气温直逼40摄氏度。吐鲁番站客运车间间修室内,3双蓝色的帆布手套,静静地摆放在绿色的工具箱上。手套是蓝色的,上面一圈圈的汗碱似树木的年轮,无声记录着使用者的辛勤劳动。

  身穿橙黄色马甲的丙班上水工曹东超、丁永福、马科学3人坐在间修室的椅子上,仰着脖子咕咚咕咚喝着水。

  12时50分,听到车站广播播报工作人员做好接车准备后,他们3人从工具箱上拿走各自的手套,迅速来到股道间立岗接车。

  13时05分,列车进站停稳后,他们在股道里一路小跑忙碌着,按章作业。

  曹东超戴好手套,先是拉着一根20米长的胶皮水管,跑到8号车厢,找到注水口,然后接管、检查、打开上水井的阀门。瞬间,洁净的水经水管流进列车的水箱里。接着,他又跑到10号车厢旁重复上水动作……

  他们3人每人负责6辆车的上水工作。在烈日的暴晒下,他们胳膊上的汗水流进手套里。刚才还干燥的手套,此时又被汗水浸湿了。

  马科学说:“室外暴露的金属设施烫手,尽管手套湿了也要戴着。我们上水也要科学作业!”

  每一辆车上满水后,他们还要进行拔管、回卷、检查作业,汗水湿透了上衣,汗珠顺着他们的脸颊往下流。

  10分钟后,他们为这趟列车所有车厢加满了水。马科学指着列车,自豪地说:“我们虽然多出点汗,但保证了列车上的旅客有充足的水使用,我们心里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