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三代大车 敬业传家60年
■本报记者 张 艳 本报特约通讯员 吴道洁
  一家三代火车司机在安徽卫视《家风中华》栏目中亮相。 吴道洁 摄

  张绪兴、张宜敏、张海洋是中国铁路青藏集团有限公司格尔木机务段的一家三代火车司机,6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在雪域天路上被广为传颂。

  一辈子没有写过事故分析报告

  “我是1958年在兰州西机务段参加铁路工作的,先后担任过蒸汽机车司炉、副司机、司机和指导司机职务。1984年5月,随着青藏铁路西格段的开通运营来到格尔木机务段,1990年我光荣退休。”回忆起60年来的往事,张家第一代火车司机、79岁的张绪兴老人记忆犹新。

  “当年的蒸汽机车运行速度只有每小时30至40公里,一趟车下来平均要消耗掉20多吨煤,劳动强度和工作环境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没有一定的吃苦奉献精神是坚持不下来的。”回想起当年的工作情景,张绪兴至今历历在目。

  “安全是我们铁路的‘命根子’,没有了安全一切都无从谈起。作为一名火车司机,大家都叫我们‘大车’,更让我们多了一份责任和使命。”张绪兴老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话语间洋溢着自豪感。他说:“我最值得欣慰的事情有两件,一个是我的儿子宜敏、孙子海洋接过了我的接力棒,也当上了火车司机;另一个就是我开了一辈子火车,从未发生过责任行车事故,一辈子没有写过事故分析报告。”

  我是安全行车纪录的创造者

  1990年,26岁的张宜敏从线路工转岗成为一名内燃机车乘务员,圆了自己儿时的梦想。

  “走上机车乘务员工作岗位的第一天,老父亲就把自己使用多年的检车锤和‘腰子’饭盒亲手送给了我。作为一名铁路子弟,我深知其中的含义,当时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干好机车乘务员工作,决不能给老父亲丢脸。”张宜敏说道,“机车乘务员工作的实践性很强,我除了向书本学习、向身边的师傅请教外,还特别注意向老父亲讨教行车经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和老父亲感情特别好。”

  “和父亲当年驾驶的蒸汽机车相比,我们现在使用的内燃机车不仅功率大、速度快、操作简便,而且在设计上更人性化,特别是目前我们在天路上使用的新型内燃机车不仅配有制氧机、空调、冰箱,而且还有厕所,这让我们这些‘大车’的健康得到保障。”张宜敏庆幸自己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从事机车乘务工作28年来,我也没有发生过任何责任行车事故,目前我已实现6931次安全‘百趟’目标,安全行车168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42圈。目前我是我们集团公司火车司机中安全行车纪录的创造者和保持者!”即将退休的张宜敏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我一定把敬业家风传承好

  张海洋回忆道,小时候一听到火车的风笛声,心里就想是不是父亲回来了。从小到大,张海洋对铁路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对火车司机这个职业更是心向往之。

  2012年,在爷爷和父亲的鼓励下,原本有机会在内地发展的张海洋回到了青海,进入铁路工作。同样,在张海洋走上机车乘务员岗位的第一天,张宜敏便把老父亲当年送给自己的检车锤和“腰子”饭盒送给了儿子。

  “机车闸把重千斤,检车锤代表着火车司机的安全责任,‘腰子’饭盒蕴含着沉甸甸的家庭责任。”年轻的张海洋时刻谨记爷爷和父亲的嘱咐。“检车锤和‘腰子’饭盒已不单单是出车的必备品,而是我们家传承60载的敬业家风的见证者,今后我还要带上它们上高铁开动车呢!”谈起今后的打算,年轻的张海洋信心满满。

  60年来,时代变了,火车变了,但张家三代人的敬业精神和浓浓的安全责任意识却始终未变,他们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见证了青藏铁路乃至中国铁路的飞速发展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