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张铁路沿线的标志碑符号——苏州码子
■陈思粤
  京张铁路五桂头山洞旁的苏州码子标志牌。
  青龙桥站刻有苏州码子的石碑。

  我们参观詹天佑纪念馆或青龙桥站时,可以看到一种刻有神秘符号的石碑,这就是京张铁路建成之初沿线使用的标志碑,石碑上的神秘符号则是使用苏州码子标识的数字。

  苏州码子发源于苏州,脱胎于中国古代的计算工具——算筹。在明清至民国时期,苏州码子作为一种民间的数字符号曾经流行一时,广泛应用于各种商业场合。直到20世纪初,阿拉伯数字在中国推广使用后,苏州码子才逐渐被取代。苏州码子计数方式大致如下:〡(1)、〢(2)、〣(3)、〤(4)、〥(5)、〦 (6)、〧 (7)、〨 (8)、〩 (9)、〇(0)。为了防止混淆,有时要将“〡”“〢”“〣”横过来写。

  京张铁路是第一条完全由中国人自主设计修建运营的铁路,詹天佑在铁路线路标志设计中采用了中国传统数字符号——苏州码子,以明确显示这条铁路的中国血统。使用苏州码子的另一个原因是,在京张铁路修建通车的20世纪初,阿拉伯数字刚刚开始在中国推广,铁路职工对阿拉伯数字比较陌生,而对苏州码子更加熟悉,所以詹天佑选择了这种亲切的数字表示形式。

  百年前,京张铁路开通时采用的标志包括里志牌、桥志牌、坡道牌、放汽牌和道拨牌5种。其中,里志牌又叫里程碑,呈上圆下方的形状,上面白底黑字刻有苏州码子表示的数字,代表铁路线路延伸到此处的里程。桥志牌的形状与里志牌类似,设于桥梁一端,用来标出桥梁编号,编号数字也是用苏州码子表示,采用黑底白字的形式与里志牌相区分。坡道牌用苏州码子标出了铁路线路上坡道的坡度数值等信息,设置于线路坡度改变处。坡道牌比前两种标志略大,形状上下均为方形。除了标出坡度数值外,坡度牌还用汉字标明“上”“下”或“平”,表示坡道变化类型。放汽牌相当于鸣笛标,其作用是提示司机鸣笛,以提醒人们列车即将到达,一般在弯道等不易瞭望的地点设置这种标志。在蒸汽机车时代,机车鸣笛是靠司机放蒸汽吹响汽笛,所以这种标志在当时叫放汽牌。道拨牌是一种分段标志,用于划分铁路沿线线路养护道班负责的区域。

  京张铁路建成之初,沿线的标志碑上所记载的线路里程表示的都是以“清制华里”为单位的数字。民国时期,社会各个领域开始推行公制单位。《京绥铁路规章汇览》中记载,民国八年(公元1919年)一月七日,京绥铁路管理局颁布了第三号训令:“国有铁路第六次联运会议第十四议决案,采用公吨公里制度。议定于民国十年一月一日为实行更改日期。”作为京绥铁路一部分的京张铁路由此开始采用“公里”作为里程单位,这就需要对沿线表示里程的标志进行重新布置。重新布置之后的标志碑在一段时间内仍使用苏州码子表示数字。

  新中国成立后,苏州码子停用,京张铁路沿线标志统一使用阿拉伯数字。今天,我们仍旧能够在博物馆中找到使用苏州码子计数的老京张铁路标志碑,多由铁路职工自发收集保护。它们上面神秘的数字符号保存了一段传统、一种文化,已经成为京张铁路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文图片由陈思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