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骋向西行 古道扬新帆
——写在宝兰高铁开通运营一周年之际

  ■本报记者 杨 军 本报特约通讯员 强 科

  2018年7月9日,宝兰高铁迎来一周岁生日。逶迤高桥立陇原,高山深谷变通途。

  “葡萄美酒夜光杯,宝兰高铁带你飞。”2017年7月9日,宝兰高铁全线开通运营。这条横贯西北地区的高铁,与已开通运营的徐兰高铁西宝段、兰新高铁连通,标志着甘肃、青海、新疆全面融入全国高速铁路网。大西北,从此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一年来,宝兰高铁以风驰电掣的速度驰骋在秦岭腹地、陇东地区,助推西部经济加速发展;一年来,宝兰高铁以“画龙点睛之笔”按下多拉快跑“快进键”,打通了中国高铁互联互通、东进南下的大通道。

  截至今年7月9日,宝兰高铁累计发送旅客1183.61万人次,日均发送旅客3.24万人次,单日发送旅客最高纪录5.42万人次,发送旅客量占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旅客总发送量的21.2%,成为拉动西部经济增长的强力引擎。

  宝兰高铁全长401公里,运营时速250公里,宝鸡至兰州旅行时间由7小时缩短至2小时左右。该高铁与已运营的徐兰高铁郑徐段、郑西段、西宝段以及兰新高铁连通,搭建起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八纵八横”高速铁路主通道中的陆桥通道,形成了一条横贯东、中、西部地区的长达3000多公里的高铁“丝绸之路”。

  20世纪70年代,兰州至宝鸡列车需要运行26个小时。而今,高铁只需2个小时即可到达宝鸡。宝兰高铁的开通运营,激发了沿线城市的发展潜力,架起了“高铁经济走廊”,缩短了人们的时空距离,彻底改变了人们的出行生活方式,“高铁同城效应”“双城生活”逐渐成为老百姓生活中的一道亮丽风景。

  “早晨,在上海吃一笼小笼包;中午,到西安来一碗羊肉泡馍;晚上,在兰州尝一盘手抓羊肉。”宝兰高铁开通,成全了许多“吃货”的梦想。其实,广袤的西北大地,不独有抓人胃口的美食,更有大气恢宏的人文自然景观。

  西部旅游资源丰富,从“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到“世界艺术宝库”莫高窟,从河西富饶的绿洲到塞外苍凉的大漠,一大批世界级的旅游景点,静候八方来客。西部的古城和古镇搭乘宝兰高铁的东风,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

  据天水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傅小春介绍,宝兰高铁开通后,天水的游客范围从100公里延伸至300公里,甚至500公里。针对交通模式的改变,天水市相继推出了美丽乡村游、特色农家游、温泉休闲游等一批深度旅游项目。在高铁的带动下,天水各大景区游客接待量均出现了井喷式增长,增幅达25%。

  宝兰高铁,也是一条扶贫之路。高铁穿越天水、定西等贫困地区,为沿线群众脱贫致富带来了新机遇。

  通渭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宝兰高铁的开通,使得这个贫穷落后的县城焕发了巨大的活力,高铁带来的经济效应更是让当地老百姓有了更多获得感。宝兰高铁开通后,到通渭参观榜罗镇会议纪念馆、通渭县城红军长征文娱晚会遗址的游客越来越多,红色旅游成了当地的支柱产业。“前几年,通渭人都外出务工。现在,我们守在家门口赚钱。每天停靠通渭的列车有18对,在火车站广场,不愁没有客源,去一次温泉公园35元,一天跑六七趟都不成问题,明显感觉收入增加了。”通渭县出租车司机杨师傅说。

  山高路远、交通不便,曾是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巨大掣肘。宝兰高铁的开通,为西部发展按下“快进键”。王红芮是天水梦源果品有限公司总经理,14岁就跟随父亲开始在果品销售行业打拼。多年来让王红芮最为苦恼和头疼的就是甘肃秦安县因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发达,造成信息闭塞,不能吸引和留住客源。“做生意不难,谈生意难。”是当地果农一个普遍的感受。

  “可如今,秦安水果到全国很多城市可以实现朝发夕至,很多北京、江苏的客户和电商企业人员直接坐高铁来果园和我们谈生意、签订单。”王红芮介绍说。

  目前,这家公司已和阿里巴巴、苏宁易购、京东等电商平台以及一些大型连锁超市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去年以来,线上订单从几千箱增加到了30多万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