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铁路,绘就荣耀与梦想
——中铁二院广大铁路扩能改造工程勘察设计工作纪实
  由中铁二院设计的龙川江2号特大桥。
  由中铁二院设计的关凤大道双线大桥。
  由中铁二院设计的祥和隧道。
  由中铁二院设计的南华站。
  中铁二院设计人员在楚雄站进行现场核对。

  ■本报特约通讯员 孟美辰 本报通讯员 朱钰彤 王淑葶 曾滟捷

  一个国家的雄心,总会激发出强劲的发展动能。

  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中国速度”让人们真切地感受到这个国家与时俱进的激情和活力。交通强国、铁路先行的声音响彻960多万平方公里的辽阔版图,远在祖国西南边陲的滇西百姓同样渴望融入这股发展的洪流。

  2018年7月1日,一个注定会被载入史册的日子,广大铁路扩能改造工程新建广(通)大(理)铁路复线(简称新广大线)开通运营,这标志着滇西地区正式接入中国高铁网。承担全线勘察设计任务的中国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铁二院)为党的生日献上了一份厚礼。

  历史的跨越

  长期以来,受地理位置、地形地势等因素影响,落后的交通基础设施成为制约云南省经济发展的短板。1991年,云南省实施经济布局重心向西部沿边口岸转移战略,委托中铁二院承担广大铁路的勘察设计。

  在当时技术水平较为落后的情况下,中铁二院的专家团队深入滇西地区的崇山峻岭,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进行全线踏勘,历时数月完成项目初步设计方案,并顺利通过原铁道部和云南省的联合审查。1999年5月,广大铁路投入运营后,为地方经济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时光如水,日月如梭。今天,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节点,在建党97周年的重要时刻,新广大线开通运营。同样是滇西地区的铁路干线,却见证了中国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跨越;同样是中铁二院人智慧和汗水的结晶,却展示了企业创新发展的生动实践。

  新广大线起自广通,途经禄丰、楚雄、南华、祥云,终至大理,全长174.593公里,共有桥梁78座、隧道43座、车站8个,为国家I级电气化双线铁路,设计时速200公里,总投资约138.5亿元。

  作为滇西大地上的第一条高速铁路,新广大线将与既有广昆铁路、成昆铁路永广段,以及在建的大临铁路、大瑞铁路等连接成网,极大提升滇西地区的路网运输能力,构成与内地经济联系的主动脉。同时,该线是泛亚铁路东线即中缅国际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促进中缅经贸往来、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看到列车从广通北站缓缓驶出站台,曾参加过广大铁路设计工作,现任中铁二院土建三院路基专业总工程师的蒋楚生感慨万千:“国家经济条件越来越好了,修建高标准铁路的能力也更强了,这是我们铁路人的一大幸事!”

  对喜欢寻迹探险的“驴友”而言,新广大线将云南千姿百态的山光水色、异彩纷呈的人文景观和悠久灿烂的民族文化串联起来,无边美景尽收眼底,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小罗,“80后”铁道摄影师,也是资深旅游爱好者,经常奔走于世界各地的铁道线上:“昆明到大理,由原来的6个多小时压缩到2个小时,这种变化不只是时空距离的压缩,更是思想观念的一种突破。这意味着人们有更多的时间去享受生活,创造价值。”

  科技的跨越

  2006年,站在企业长远发展的战略高度,中铁二院对现有生产组织结构进行调整。一个新组建的单位,中铁二院所属生产院——土建三院应运而生。

  次年,中铁二院一举中标新广大线勘察设计项目,确定由土建三院作为主体设计单位,承担建院以来首条长大干线铁路勘察设计任务。

  当时的土建三院人才短缺、经验不足、资源匮乏,线路专业只有七八个人,桥梁专业10余个人,隧道专业仅有4个人……从专业技术、经营管理、文化建设等各方面,都充斥着无数难题和挑战。可以说,土建三院要想实现在勘察设计业务领域的成功转型,新广大线便是一块试金石。

  2007年,土建三院广大铁路扩能改造工程设计总体组成立。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当他们真正闯入云贵高原西部地区时,才发现沿线沟谷纵横,壁立如削,区域范围内地质复杂多变,溶洞断层发育,活动断裂分布密集,桥隧比高达64%。

  面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支年轻的团队没有退缩,他们虚心求教,边学边干,有技术经验的专家前辈充分发挥“传帮带”作用,带领新生力量迅速成长起来,用智慧和力量攻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高地。

  “这条铁路选线难度是很大的,沿线既有建成的铁路和公路,也有规划铁路、在建铁路,还有密集的油气管道,线路跨越、交叉、衔接,可利用空间很小。”听到中铁二院副总工程师林世金的介绍,笔者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铁路建设者在恶劣自然条件下艰苦作业的画面。

  大理凤仪油库属于国家Ⅱ级油库,是滇西地区成品油供应的重要中转站。受周边地域条件限制,新广大线要从凤仪油库和既有公路之间穿过,其间的安全距离太小,不符合铁路防火规范要求。

  为此,林世金多次带领项目总体组到现场研究方案,召开技术研讨会,反复优化设计方案,最终创造性地提出了线路“跨边”方案,一举为国家节约投资约2亿元,受到地方政府和业主的一致赞誉。

  祥和隧道,一座被寄予美好寓意的隧道,在设计施工过程中却成了一道难闯的“鬼门关”。

  全长10220米的祥和隧道,位于川滇南北向构造带和青藏滇缅“歹”字型构造带之间,穿越了包括程海宾川大断裂、洱海大断裂在内的9条大型山体断裂破碎带,以“地质条件复杂、围岩变化频繁、地下水系发育、涌水突泥多发”著称,属于极高风险隧道。

  中国铁路总公司工管中心的领导现场调研时不住地摇头叹息:“其他铁路施工比较难的隧道,只是难在一处或者多处,像祥和隧道这样从头到尾都是烂洞子的并不多见。”正因如此,祥和隧道作为全路复杂、多变、软弱、破碎围岩代表性隧道工程,被总公司工管中心列为2017年全路重点关注的3座隧道之一。

  五年间,国内知名院士、专家,中铁二院各级领导专家数十次到现场进行技术指导,帮助解决实际问题。同时在兄弟单位的支持配合下,项目团队反复实验测算,针对复杂多变破碎围岩,先后开展了“前承后继”、长短管棚结合注浆加固围岩,平导同时多次引入正洞开辟工作面施工等一系列科研攻关,为祥和隧道安全顺利贯通奠定了坚实基础。

  从2007年到2018年,经过11年的艰苦磨砺,土建三院从技术新手成长为能系统承担西南山区复杂地质地形条件下高速铁路项目全阶段设计工作的高端技术队伍,从一个仅能单一从事国内铁路项目设计工作的小型生产院成长为能承担海内外铁路、公路、轨道交通、工程总承包等多领域工作的综合业务院。近年来,在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倡议下,土建三院深耕海外市场,在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国家承担了多个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海外工程项目,取得了丰硕成果。

  “我们从新广大线起步,培养了一大批专业技术人才,在科研创新方面也取得了长足进步,看到这些年轻人成长成才,我感到非常骄傲。”说完这句话,土建三院总工程师、新广大线项目总体设计负责人周世林抬起手,揉了揉眼睛。

  在那双历经岁月沉淀的眼中,笔者分明看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光亮,那是转瞬而逝却又饱含深情的泪光。

  梦想的跨越

  前段时间,有一首打油诗在微信朋友圈疯传:“苦苦苦无限,不苦苦无穷;苦尽甘来日,方知苦是功。”

  每条铁路建成后,看到火车如离弦之箭冲向远方时,百姓们欢呼鼓舞、奔走相告,然而幸福的背后,还有一群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他们的名字叫中国铁路工程师。

  新广大线从设计之初就面临人力资源紧张的难题,尤其在配合施工阶段,全线7个标段同时开工。管理指挥这个庞大“战场”的是一位外表沉稳的少帅,镜片下漆黑的眼睛,睫毛浓密而长。

  “以前就是木讷的技术男,现在要管理项目、组织检查、会审方案、协调各专业配合衔接……干完这条铁路就成多面手了。”新广大线项目部副经理兼总工程师贺钢打趣道,“没办法,责任在那儿,有困难只能自己克服。”

  每次出差回家,贺钢都会给儿子带点礼物。“带得最多的是云南的鲜花饼,方便,孩子也爱吃,现在项目结束了,以后带鲜花饼的机会也少了。”他的言语略显伤感。

  在配合施工的五年间,土建三院隧道专业副总工程师杨建民几乎每个月都要去工地。在跟他交流的时候,他反复说:“我们这个队伍团结,有活力,平均年龄只有33岁,能吃苦、能战斗,他们经过锻炼已经成长为中坚力量了。我没啥写头,写年轻人。”

  杨建民如数家珍地讲起朱麟晨和廖余的故事。

  2014年9月,新广大线桃园一号隧道塌方,朱麟晨、廖余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由于情况紧急,在中铁二院技术专家赶到前,他们与现场各单位人员一起,顶着巨大压力,拿出了初步可行的抢险方案,为抢险救援赢得了宝贵时间。

  2016年祥和隧道发生的一次突水突泥险情,让廖余终生难忘。当时他和参建人员在隧道内核查渗水点,突然伴随轰轰巨响,渗水点附近的涌出体以一定的速度往洞口方向移动,钢架、台车和混凝土碰撞出刺眼的火花。面对突发状况,大家拼命往外跑,廖余一直跑在最后,冒着生命危险疏散洞内人员,保证全员安全撤离。他说:“当时洞内可谓步步惊心,只要坍塌体还在移动,我们就不能停下脚步,也算死里逃生了。”

  “人这一辈子就干几条线,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中铁二院。”土建三院桥梁所谯寒中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儿子4岁的时候,谯寒中因为工作太忙,没把孩子感冒当回事儿,后来引发腺样体肥大,导致呼吸道只有2毫米空隙,必须马上做腺样体、扁桃体双切除手术。“那天看着孩子哭闹着被送进手术室,我在医院走廊里哭得稀里哗啦。孩子这么小就受这份罪,我知道家人埋怨我,连我都恨自己。可是新广大线正处在攻坚克难期,不能出丝毫差错啊……”

  女人干工程,除了面临男人没有的生理、生育等难题,工作强度和难度丝毫不少。

  作为母亲,土建三院站场所高级工程师寿亚萍也有过类似的境遇。“在你心里,你的工作永远排在第一。”面对女儿充满愤怒的质疑和指责,寿亚萍不知道如何解释。

  如果有机会,我想对她的女儿说,你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她用11年的时间培养了20多位站场专业后备力量,她用自己的智慧破解了诸多技术难题,她通过设计优化为国家节约投资约2.3亿元。

  笔者曾经问过贺钢:“你认为什么是幸福?”

  他认真想了一会儿,回答道:“就是当我看着自己设计的铁路通车了,坐在列车上的时候会有一种成就感,我觉得这就是幸福。”

  透过贺钢朴实的话语,让我们看到了中国铁路工程师“精心设计,唯物求实”的精神品质。

  一条铁路,绘就荣耀与梦想。

  奔腾着岁月如歌的苍茫余韵,激荡着“中国梦”的辉煌交响,锐意创新、蓬勃向上的中铁二院人,将继续在世界舞台奏响铿锵激越的发展乐章!

  本版图片均由中铁二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