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派出所的“老衣头”
■本报通讯员 李金鑫 贾 真
  衣海玉(中)去青年民警家中探访。李金鑫 摄

  舒兰站公安派出所是吉林铁路公安处乃至整个沈阳铁路公安局公认的青年民警培训基地。在这个派出所,35岁以下且家在外地的青年民警占比常年稳定在75%以上。

  走进派出所的大会议室,“先进党支部标杆”“优秀公安基层单位”“模范集体”等奖牌、奖状整整挂满了一面墙。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毫不夸张地说,年近60岁的老所长衣海玉功不可没。在派出所里,青年民警们对衣海玉有一个昵称:老衣头。

  舒兰是个不大的县城,车站及派出所的硬件条件也不好,而基层派出所的工作又大多侧重于治安防控,时间一久不少家在外地的青年民警心中便产生了落差,这些情绪或多或少写在了他们的脸上。“老衣头”发现这种情况后,没有责备他们,而是一方面组织起了篮球、乒乓球比赛,还与青年民警们下起了自己最喜爱的跳棋,边下棋边聊天。另一方面,他与所里班子成员一道,积极协调上级部门和相关铁路站段,开展了派出所硬件升级工作。渐渐地,派出所的办公区铺上了新地板、换上了新门窗,还打造了一间小活动室。所有的改造工作,“老衣头”都是带着大家一起干。在他的引导下,每位民警都觉得自己是这个集体的一分子,对车站、对派出所有了归属感。

  “老衣头”在生活中对这些家在外地的民警细心照顾,在工作上却严之又严。有一次,管内水曲柳责任区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老衣头”带队前往处理。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面对惨烈的事故现场,一些青年民警还是头皮发麻。“老衣头”要求大家不能遗落任何一件死者遗物,见到手脚不利索的,他就训斥:“是个男人就别光站着,该干啥干啥,害怕尸体,趁早别当警察!”也正是这句话,让这些刚刚参加公安工作的小伙子们迈出了最艰难的一步。

  每一年春运都是铁路公安机关面临的“大考”。而每到临近春节假期的时候,“老衣头”总是大手一挥,把家在外地的民警“赶”回家去陪父母。年近60岁的他却在患有严重糖尿病的情况下,吃住在派出所连续奋战。

  “老衣头”总有操不完的心。民警们大多喜欢吃面食,他就雇了一位面点师傅,给大家做包子、饺子、面条、花卷头,确保每天不重样;民警过生日,他一定亲自为他们点燃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并下厨露一手;湖南人小袁嫌当地的辣椒不够辣,他千方百计托人买来正宗的湖南辣酱;延吉的小明买房要装修,他尽心尽力帮着张罗……

  现在,舒兰站派出所的青年民警中,已有8人经“老衣头”牵线成了家,3人当上了父亲。独在异乡为异客,这些青年民警工作、生活的艰辛,外人恐怕不那么容易体会。而如今,在这里,他们感受到了另一个“家”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