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口岸“接口”效应凸显
——中越国际通道昆玉河线拉动双边贸易侧记

  ■本报记者 郭薇娜 本报特约通讯员 张伟明 本报通讯员 刘昊亮

  把“接口”做好,才能实现互联互通。近年来,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河口口岸交通、连接、辐射等功能不断增强,推动了客流、物流、资金流、技术流、信息流的双向流动,边陲变枢纽,末梢变前沿,促进了云南河口对外贸易发展再上新的台阶,“接口”效应进一步释放。那么,作为中越国际通道的昆玉河铁路其“接口”作用发挥如何?4月23日,记者带着这个问题采访了沿线车站和城镇。

  眼睛向内挖潜提效

  今年4月份以来,中越国际通道昆玉河铁路首次开行3000吨级货物列车,载有巴西和越南进口铁矿石、全重3000吨的货物列车,源源不断从位于中越口岸的河口北站开往云南省中部地区。国内钢材、焦炭、化肥等货物通过这条国际通道不断出口南亚、东南亚等国家。

  百年来,河口一直是我国与越南、东南亚各国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门户和窗口。2014年昆玉河铁路开通运营后,铁路运输为中越贸易注入了新的活力。

  每天边走边跑十公里,是河口北站货运员何家英的工作常态。“车站每天平均发运量在1万吨左右,小跑着才能看完所有的车列。”循声望去,货场上待装的集装箱车列难见首尾。

  蓬勃发展的国内外贸易对铁路运输的需求日益增长。然而,昆玉河铁路为单线铁路,全线海拔高差超过1800米,开通运营以来,列车全重在2600吨以内。为突破运力瓶颈,做大做强口岸运输市场,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于2017年12月组织专业技术人员与该线管理使用单位开远车务段共同对昆玉河铁路进行评估、试验,并对部分线路、接触网进行升级改造。4个月后的2018年4月1日,昆玉河铁路第一趟3000吨级货物列车在河口北站顺利始发,实现了在现有运行图不变的情况下,增加单趟运力13%以上。

  延伸触角拓展服务

  河口北站24小时满负荷作业,货场上的集装箱堆得像座3层小楼,进出口货物在这里频繁交换。

  何家英说,昆玉河铁路2014年12月开通运营以来,河口北站先后创新推出了米轨直通、准米轨换装和集装箱国际联运、公铁国际联运等4种跨境铁路运输产品,铁路货运量以每年13%的增幅快速上升,2017年运输货物达319.69万吨,占河口口岸进出口货运总量的半壁江山。

  在河口北站,不管是巴西、越南的铁矿石,还是阿联酋、秘鲁进口的木夹板、硫磺等物资都随处可见。我国出口的焦炭、化肥等大宗物资一列列运至河口北站后,通过滇越铁路换装、公铁联运等方式转运至泰国、柬埔寨等国家和地区。

  围绕河口口岸地处“一带一路”建设前沿,昆明局集团公司大力推进河口北站现代铁路货场建设,做大口岸跨国直通国际联运和跨界公铁联运的货源增量蛋糕,提升口岸运输物流品质和服务体验。2016年底,河口北站货场顺利完成现代化改造升级,年吞吐量可达800万吨。

  道路通,百业兴。2017年,河口口岸实现外贸进出口总值144.7亿元,比上年增长36.1%;进出口货运量实现历史性突破,达640.4万吨,比上年增长106.8%。

  释放辐射便民惠民

  在滇越米轨铁路中越大桥旁经营咖啡店的朱惠对此感同身受:“近年来,我感觉通过中越大桥的货物列车越来越多了,之前一天也看不到几趟车。”

  朱惠的母亲是越南人,她偶尔会到越南看望自己的外祖父。“现在两个国家变化都很大,到河口旅游和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我的生意好做多了。”

  清晨,来自邻国越南的商贩推着货物从海关一路小跑入关,边民互市贸易一片繁荣景象。朱惠认为,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中越双边贸易呈现快速增长态势。

  5年多来,中越两国互利合作的深度和广度不断拓展,越南成为中国在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河口口岸依托铁路国际联运和公铁跨“界”运输,已由昔日的 “茶马古道”驿站,正加速蜕变成“一带一路”的前沿窗口,辐射南亚东南亚的国际物流集散中心,进一步释放了“接口”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