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线上的“特种兵”
——记太原南工务段道岔整修队队长、党支部书记贺军
  图为贺军在夜间现场作业。刘晋生 摄

  ■本报记者 樊康屹

  当旅客在快速行驶的列车上眺望窗外时,很少会关注到列车下的钢轨,也很难看到维修钢轨的线路工。过去,线路工被称作养路工,一个“养”字,道出了人与路之间的关系。随着大型养路机械的应用,线路养护的效率和质量得到大幅提升,线路病害得到有效整治。但是,对于结构复杂、零配件较多的道岔,大型养路机械便有些无能为力。2012年2月,太原南工务段成立道岔整修队,以专业化整治的方式,对全段的834组道岔进行专业维修保养和病害处置。受命组建道岔整修队的,是时年38岁的贺军。

  “特种兵”就要多磨砺

  线路病害中,道岔的病害杂症最多,也最难整治。作为一名曾经的电子对抗兵,贺军对成立专业的道岔整修队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道岔整修队就是应对急难险重任务的机动兵团,是执行特殊任务的“特种兵”。

  原来,在组建道岔整修队前,太原铁路局就针对太中银线的道岔病害成立了“道岔整修攻关组”。贺军作为攻关组成员之一,深知道岔整修的重要性和难度。

  时速160公里的太中银铁路是太原局当时管理的时速最高的线路,每天由此通过的列车超过48列,道岔质量是确保线路安全的关键。

  快速形成战斗力迫在眉睫。不过,比这更要紧的,却是要让道岔整修队有一种精神。

  一开始,太原南工务段道岔整修队队长、党支部书记贺军的手下只有6名职工。困难不只在于人少活多技术弱,更要命的是昼伏夜出的作息令人很难适应。

  道岔整修队司机李勇宏回忆,整修队的总部在榆次,但作业地点遍布太中银线、石太线、榆次编组场,哪里需要就赶往哪里。其中,太中银线的290组道岔最为关键。为保障客车按点运行,维修“天窗”定在客车空当的凌晨4时至6时,每次作业,大家都要提前一天赶往整修地点附近,找个小旅馆住下,第二天凌晨2时起床奔赴作业点。“天天黑白颠倒、顿顿吃方便面,除了‘特种兵’的成就感,大家更有一种作为‘吉卜赛人’的漂泊感。”李勇宏说。

  “说实话,当初我也有情绪,甚至是最先有情绪的。”贺军对记者坦诚地说,“但当抱怨的、请假的、要求调离的工友们跟我诉苦时,我只能把自己的情绪生生地憋回去。我既是队长又是党支部书记,如果我也喊苦叫累,那这支队伍要怎么带?”

  “要是等到什么条件都具备了,那还要我们干什么?‘特种兵’就要经受更多磨砺!”贺军既是给工友们鼓劲,又是给自己打气。他常说,行动胜于言说,必须用自己的行动带动大家。

  (下转A2版)

  采访手记

  信念在心中,行动在脚下

  对贺军最初的了解,来自于他周围同事那些极为简约的称赞,比如吃苦在前、对工作负责、技术过硬、关心同事等。这些称赞中蕴含着一种工务人特有的真诚。在循着这种真诚走近他们心目中的好队长、好兄弟时,记者看到了一位从一线成长起来的党员干部赤诚的初心。

  行动胜于言说。如今道岔整修队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虽然已经得到很大改善,但野外作业时依然十分辛苦。用贺军的话说,永远没有条件全部具备的时候,干部唯有干在先,才能带出一支能征善战的“铁队伍”;唯有脚踏实,才会形成高效协作的团队力量。

  整个道岔整修队中只有贺军一名干部,但这位火车头奖章获得者始终把自己定位于一名普通线路工。正因为他能跟群众心连心,最懂什么是一线职工眼中的好党员、好干部,才让职工由衷地生出“跟着贺队干,没错”的心声。这种与工友朝夕相处形成的默契,让这支队伍有一股强大的凝聚力。

  坚守初心,心怀信仰,对党忠诚,服务群众,合格党员正是像贺军那样,在融入群众中被群众认可、受群众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