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中高铁小伙的朋友圈
■本报通讯员 吴有志 齐 瑞
  青年职工应急除雪分队对刚入库的动车组积雪情况进行检查。
  整夜奋战在除雪现场的青工王潇乐。
  青工正在对动车组进行除雪打冰。
  青工汶振宇的师傅李广寅正使用橡胶铲除雪。

  2018年元旦过后,一场强降雪不期而至,迅速波及23个省区市。作为南来北往重要中转地的郑州,强降雪为旅客的出行造成极大的不便。迅速为动车组打冰除雪、确保准时出库,成为郑州动车段的第一要务。

  该段及时启动应急预案,发动休班职工、党员骨干成立了应急分队,并从岗位前培训的600余名新入职青工中紧急抽调100余名生力军火线驰援。正是这一场冰雪鏖战,让这些“95后”青年突击队员刷新了认知,校准了自己的价值定位和人生坐标。从他们的朋友圈中走出来的鲜活事例,点点滴滴辉映出新一代高铁人在冰雪中的成长历程。

  超越梦想一起飞

  “不就是除雪吗,能有多难?”青工张震洋身强体壮,郑州动车段发出号召时想也没想就报了名,出点力、干点活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1月4日19时50分,第一列从上海方向返回的动车组迎着风雪驶入郑州东动车所检修库。刚刚收到作业指令,张震洋便迫不及待抄起橡胶铲对着积雪部位铲去。

  “嗨!嗨!快停下!”师傅大声制止了他。原来,动车组底部布满连接线、软管,除雪时如不有的放矢,极易对设备机械造成损伤。

  原本以为除雪就是下蛮力,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讲究。张震洋只好收起心劲,按照师傅的要求,用不同的工具在不同的区域除雪。很快,他就发现,车上的冰比铁还硬,撬不动、捣不烂,柔软的橡胶铲用着一点儿也不畅快,总觉得有力发不出去,不一会儿他便胳膊酸疼、气喘吁吁。

  “哈哈,年轻人,别着急,先打打下手吧。”看到张震洋的狼狈模样,几个师傅打趣地说。

  “新学员怎么了?新人才应该干得更好呢!”不服输的张震洋有点儿脸红。私下里,他眼睛溜溜地往师傅那儿瞅,偷学着他们的动作和套路。

  很快,张震洋就找到了窍门,越干越起劲。头上结了冰花,鞋里漫进雪水,兴头上的他毫不在意,速度也越来越快,终于一步步追到了师傅前面。

  “咋样师傅,年轻人不差劲吧?”张震洋扭头向师傅得瑟地炫耀,脸上写满了自信。

  “不赖,高铁一代比一代快,高铁人当然也得一代比一代强啊!你小子可别得意忘形,留着力气后半夜咱们接着比试。”大汗淋漓的师傅笑着回答他。

  就这样,师徒俩初次合作就打成了一片。休息期间,张震洋拉着师傅跑回班组,合了一张影,并发了一条朋友圈:“超越梦想一起飞!”

  我居然第一次讨厌下雪了

  1995年出生的汪泽是家中的独生子,在他的记忆里,下雪是呼朋唤友一起“嗨”的好日子。他积极报名参加融冰除雪任务,潜意识里觉得除雪一定会很刺激、过瘾。

  汪泽所在的那一组负责的是车底部的热水冲刷——动车组的底部积雪严重时,利用高压热水清洗机可以对积雪进行针对性消融。

  看到那身雪白的战斗衣,还有冲锋枪一样的水枪,小汪早就心痒难耐了。作业一开始,他便一把抢过师傅手中的水枪:“让我来吧,让我来吧!”

  可当水枪开关打开的一瞬间,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他就被较强的后坐力冲了一个趔趄,差一点儿滑倒了,师傅们看到他的窘态后哈哈大笑。

  汪泽脸一红,再次握紧水枪手柄,扎好马步,扣动“扳机”,开始冲刷车底部。随着热水的冲击,车底部的冰块迅速消融,水花四处迸溅。融化后的雪水和着车下的垃圾、杂物扑扑地打在汪泽的身上和脸上,升腾的水雾瞬间就把他包围起来。辣眼睛、呛喉咙,他几乎喘不过气,没几分钟就钻出了地沟,蹲在一边干呕起来。

  师傅一声不吭地接过水枪,灵活地调整身姿、变换角度,收放有度地进行点射、扫射、平射,眯着眼睛瞄准最狭小缝隙里的冰雪精准打击,车底部的雪水哗哗地流淌,劈头盖脸的像水帘洞一样。汪泽清楚地看到冰水流进师傅的领子里、袖子里,师傅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同时作业的其他师傅身上和脸上也都是花一块黑一块的,却依然穿梭自如、毫不避让。

  看到这一幕,汪泽心中五味杂陈,原来打雪仗是真的“打雪仗”啊!他一个翻身钻进地沟:“师傅,让我来!”

  “以前我最喜欢下雪,现在真希望雪能够快点儿停,让同事们能歇一歇,他们实在太拼、太累了!”事后,汪泽也发了一条朋友圈。最后,他又想了想,补了一句:“我居然第一次讨厌下雪了!”

  一路平安

  “车来了!车来了!准备开始作业!”4时,汶振宇还没坐热待检室的椅子,师傅又开始叫他,这已经是他今夜参与除雪的第六列动车组了。随着新鲜劲和兴奋感消散殆尽,汶振宇感觉眼睛睁不开、腿也挪不动。他心想着,身上的冰冷好不容易缓和一点儿,这个温暖的空调房间太让人舍不得离开了。

  汶振宇咬着牙、拖着双腿来到检修库。灯光依旧明亮,工友们依旧生龙活虎,他感觉眼前就像演电影一样,大家奔波忙碌,自己手足无措。师傅李广寅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汶振宇,知道他有点儿坚持不住了,就对他挥挥手,说:“先回班组休息一下吧,小伙子。”

  “师傅,我就是有点儿困,要睡个10分钟就好,咱们晚点儿弄不行吗?”汶振宇委屈地说。

  “动车组的作业量是固定的,调度时间也是有限的,无电检修和有电作业不能过多占用,每分每秒我们都耽误不起。”师傅心疼地看着他,“要不,你先回去吧!”

  “可下雪是天气原因,那么多车都晚点了,机车出库不能也晚点吗?”

  “回来再晚,出库也不能晚,哪怕一秒都不行。不然,要我们干啥用?”师傅头也不回,已经开始了工作。

  汶振宇环顾四周,周边的同事“千姿百态”。头发上冰花盛开的、钻进车下身体扭曲得像麻花的、脸上像花猫的、手上缠着创可贴的……汶振宇突然清醒了,跨步来到师傅跟前:“我不累,师傅,需要我干啥?”

  第二天清晨,汶振宇的朋友圈上是一张动车出库的照片,配的文字是“一路平安”。

  从大雪开始的1月2日,到雪停冰化的1月5日,郑州动车段共出动2000人次进行除雪打冰作业,其中300余人夜以继日地连续鏖战,一周都没有回家。正是他们的艰辛付出,郑州动车段顺利完成了检修任务,并处理各类故障3000余件。降雪期间,全段动车组无一晚点出库。

  本文图片由蒋浩、郝彬彬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