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泰国 追寻美和时光的足迹
  雨过天晴的涛岛。
  参加潜水培训的中国学员合影。
  清晨的曼谷华南蓬站。

  ■韩 瀚

  冬天过得久了,便格外怀念夏天。

  冬日的北京寒风凛冽,站在位于泰国的清迈国际机场,我却汗如雨下,一股股热浪迎面袭来。人们从岁暮天寒的家乡启程,来到这个国度,寻找那令人着迷的微风与蝉鸣。

  水灯节 寄托圆月之思

  到达清迈的那天,恰逢水灯节。原本古朴的小城,游人如织。清迈揭开她静谧、恬淡的面纱,露出了自己那活泼的少女模样。

  关于水灯节,有一段奇妙的传说。相传在800年前的泰国素可泰王朝,每到泰历12月15日月圆时节,全国都会举办活动庆祝“灯节”。当天,国王会带着众妃子和大臣乘坐龙舟游河、燃放烟花。一次,一位名叫娜诺帕玛丝的贵妃别出心裁地用香蕉叶折叠成了一盏莲花形的灯船,并在船上放上雕刻了花鸟图案的水果,插上鲜花、点着香烛。随后,让这个“水灯船”顺河流漂去,以表示自己对河神的感谢之情。国王看到以后觉得很有意境,便下令让大家以这个水灯作为范例,还把泰历的每年十二月十五日定为水灯节,流传至今。有趣的是,因为泰国南北语言的不同,在有的地区,水灯节被称作天灯节。

  于是,泰国百姓索性天灯、水灯一起放,让自己的祝福和心愿“上天入地”。如今,水灯节已成为泰国重要的节日之一,每年都会吸引许多国家的游客慕名而来。

  落日熔金,街边的小贩支起摊位,街道传来浓郁的咖喱气息。漫步于古城的石板小径,我随着人流沿着湄萍河去往放天灯的地点。河岸,一正值金钗之年的女孩翩翩起舞,旁边不时传来阵阵喝彩声;马路旁的男人拎着纸糊的天灯架,用蹩脚的英语和金发碧眼的游客们讨价还价;在古城城门“塔佩门”前的小广场上,一群穿着校服的初中生举着自己制作的天灯,嬉笑着穿梭于人群之中……红飞翠舞、摩肩接踵,俨然一派节日盛景。

  一盏手工制作的天灯只需30泰铢,相当于人民币6元钱。随着时间流逝,许多如我一样来自世界各地的“老外”和当地百姓聚集到塔佩门前,小心翼翼地点燃灯下浸了油脂的海绵,将自己的天灯送入风中。

  一盏盏满载希望和思念的天灯,缓缓地从旅人的手中升起,无拘无束地遨游于天地之间。万盏天灯点亮了夜空,引得人们纷纷抬头张望。

  月光不再流转,树影无风而滞,时间仿佛慢了下来。我不禁学着当地人的样子,双手合十,心中默念着自己的心愿,看着属于自己的那盏灯飞入天空,融在如水的夜色里。

  此刻,清迈的街角依旧热闹非凡,天空却静得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玩潜水 体验深海之魅

  告别清迈,我便马不停蹄地来到此次旅行的下一站,被称作“世界潜水工厂”的涛岛。

  涛岛被誉为潜水胜地,绝非浪得虚名。丰富的鱼群、错落有致的海底结构、被遗留下来的日本沉船……在这座只有21平方公里的小岛周围,蕴藏着丰富的深海宝藏。

  乘船到达涛岛那天,我不幸邂逅了台风“达维”,一船的人吐得七荤八素。好不容易熬到了靠岸,我扶着栏杆,心里止不住地后悔。但是想到自己定下的目标,我只能咬着牙乘车到达潜水学校。

  安放好行李,我便和潜水老师及同期学员见了面。在刘宏博和阿短两位老师的介绍下,我和同样学习潜水的两名学员丽云和艺蓉结为潜伴,共同考取OW和AOW两项潜水员资质。为了保证潜水员的安全,在潜水中有一项重要的法则,就是潜伴制度。在深海中危险无处不在,潜伴是名副其实的“过命交情”。

  简单的互相介绍后,老师便正式开始了课程。潜水学习共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潜水理论、平静水域练习以及最后的实战演习。经过理论和平静水域两项课程的磨炼,大家都逐步掌握了潜水技巧。尽管如此,一想到要下潜到水下20米,我的心还是紧张得砰砰乱跳。

  终于到了正式下水的那天,我和潜伴面面相觑,望着一望无垠的海水,眼里写满了拒绝和害怕。阿短老师看出了我们的心思。她告诉我们,第一次下水的时候都害怕,“但是呀”她狡黠地一笑,“很快,你们就不想上来了。”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下水时的感觉,随着身体沉向海水深处,耳边只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这句在书中看到话,竟在此刻钻进了我的脑海中。调整好呼吸,我和潜伴随着老师一同在海底遨游。沿着海底的珊瑚,穿过鱼群,我们翱翔在深海之中。阿短老师说的没错,熬过初次探海的恐慌,再一次下海便充满了期待。

  在日复一日地练习中,我们从新学员变成了“老司机”。有时候,遇到在泳池里学习潜水的新学员向我们问起下水的感受,我们都会笑着回答:“第一次下水都害怕,但是呀,很快,你们也不想上来了!”

  AOW潜水员资质结业的那天,我躺在游艇上,蜷缩在太阳里。海浪拍打着船壁“沙沙”作响,耳边传来潜伴的惊呼声:“你们知道吗,我刚刚看到了一条特别大的鱼!”徜徉在和煦的海风中,我的内心无比宁静。

  时日如飞,转眼到了分别的时刻。收拾好行囊,大家相互道别,各奔东西。短短5天的学习,让大家从陌生人成为无话不谈的挚友。由于潜水有“排氮”期,不能喝酒,来自中国的学员们纷纷约定,回国后一定要再聚一次,不醉不归。

  乘火车 感受旅行之趣

  离开涛岛的方式有很多,我选择了最具趣味的一种——火车旅行。在泰国,火车座位被分成三个等级,并有风扇车和空调车之分。由于要坐夜车,我选择了一张二等空调车票。

  距离涛岛最近的火车站,名叫春鹏站。尽管车站不大,却多了一份雅致和干净。等到我上车的时候,许多旅客已经睡下了。在泰国,车厢内的布局和国内略有区别。泰国的火车过道在中间,左右两边排着上下两个铺位。每到一个车站,站台的小摊贩都会拎着小吃随旅客一同上车贩卖。由于已是夜深人静,他们并不吆喝,只来回在车厢内转上几圈。

  我按照车票找到自己的铺位,乘务员已经提前收拾好了床铺。我拉上睡帘,酣然入睡。

  次日清晨,人们纷纷起床整理衣装,安静的车厢又变得有了生气。只见乘务员穿梭在过道中,看到哪个铺位的乘客整理完毕,便会利落地帮助乘客收拾床铺。原来在泰国,火车上的床是可以折叠的。只见乘务员熟练地将卧铺一拉、一折,原本两张床刹那间就缩进车厢两侧,卧铺车竟变成了软座车,看得我啧啧称奇。

  走出曼谷的华南蓬站已经是早晨8时了,台风“达维”余威犹在,不时有雨点淅淅沥沥落下来。大部分的门店还没有开门,几只大黄狗结伴躺在路边吐着舌头。路上行人不多,这里一点也没有泰国首府的样子。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脑海却突然蹦出一句不知从哪看到的话:“抬头看云,低头看路。云是未来的方向,路是眼下的脚步。”

  本文图片由韩瀚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