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十五米的艰难穿越
■本报记者 唐克军 本报通讯员 柳大方

  地上是川流不息的交通要道,地下是纵横交错的市政管网。一条新的地铁项目由此穿过,施工犹如在夹缝中跳舞,安全和进度如何保障?正在建设的北京地铁16号线苏州桥站工程,正在探寻着答案。

  8月下旬,时令已过立秋,北京仍是艳阳高照。记者打开手机地图几番寻找,终于来到位于西三环主路苏州桥附近的地铁16号线苏州桥站项目驻地。顺着施工通道下至地下15米深处,再穿过横向隧道,一座完成主体工程的地下车站映入眼帘。站内灯火通明,凉意袭人,鼓风机呼呼作响,仿佛另一个世界。

  “与我以前参建的3个北京地铁工程相比,这是最复杂和最难的一个。”中国中铁一局集团北京地铁16号线苏州桥站项目经理刘彩军告诉记者,苏州桥站是地铁16号线唯一的叠摞车站,也是全暗挖施工车站,选择这种独特设计和施工方法的原因是施工空间极其有限。

  刘彩军说,车站正上方就是三环主路高架桥,附近还有大量高楼,由于西三环主路高架桥桩与最近楼房的最大净距离仅为16米,车站只能设计为叠摞式结构,上下行隧道和站台不像常见地铁车站那样左右平行,而是上下垂直叠摞。同时,为避免干扰三环交通及周边居民生活,车站采取全暗挖法施工。

  “全暗挖法是先在地面挖竖井,再在井底挖掘隧道。”刘彩军说,这种方法对城市的影响最小,但是安全风险很高,加上车站又是叠摞型结构,施工中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地层坍塌、地表沉降。与此同时,地下分布着热力、燃气、上水、污水、雨水、电力、电信等多条地下管线,大型施工机械无法使用,施工工期较长。

  为了保证安全万无一失,项目部员工开动脑筋,对施工管理和工艺做了大量改进和创新。他们加强对外的接口管理,加大与各建筑物所属单位和各级监督、管理部门的协调力度,以确保工程顺利推进;施工中灵活采用洞桩法、移动滑模等多种先进工艺,降低了施工风险,控制了沉降变形,保证了工程施工期间的地面交通和地下管线的安全。

  顺着正在施工的车站出口通道往里走,可以看到隧道壁上黄土中夹杂着大量椭圆形鹅卵石。项目部总工程师王鹏介绍:“这种地质为卵石层,特点是卵石含量高、粒径大、透水性好。”为应对这种地质,项目部在第一台钻机进场时就配备了三翼钻头钻机,但由于个别卵石粒径较大,多次发生钻机堵管现象。项目部对钻头进行多次改造,最终研制出复合钻头,钻孔时用泵吸碎石,在吸走细小卵石的同时,将较大卵石留在地底,集中捞取,成功破解了难题。

  安全有了保障,工期也不能落后。为了赶上工期节点目标,项目部开工前一年就组织设备和人员陆续进场。经过耐心细致的前期准备,项目部快速通过了开工核查、标准化、全封闭绿色施工等一系列高标准、严要求的验收,迅速打开了施工局面。同时,他们成立科研小组,与清华大学合作开发BIM管理系统,实现了4D施工进度管理,为工程安全快速推进提供了强大技术支持。

  自2014年5月车站主体结构开工以来,项目部施工生产进度超前、安全质量可控,在业主履约考评中获得先进单位,QC成果获2014年北京市市政工程建设QC小组活动一等奖,并被评为北京市绿色安全样板工地。

  作为样板工地,安全不能出现任何问题。项目部50多名员工为此付出了大量心血。前几天北京连下多场大雨,为做好防汛工作,刘彩军直言须臾不敢离开项目。“孩子从老家来了只带着他在附近的超市转了转,就一直坚守岗位,防汛安全工作是第一位。”刘彩军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