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健身,开启健康之门
■新华社记者 吴俊宽 王镜宇 周 勉
  一位市民表演空竹舞龙。冯大鹏 摄

  尽管身高只有1米65,但全身肌肉很紧实,汪斌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酷爱运动的形象。目前就读于湖南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的他,坚持跑步已有两年时间。在健身的过程中,缺乏专业指导他是最大的困惑之一。

  “除了坚持,我觉得健身还得有专业性、规律性和一点儿胜负心。”起初,汪斌加入了学校的某个跑步社团,但没多久就退出了。“有次参加他们组织的活动,4公里的距离要求一个半小时跑完。这是什么概念?正常人用这点时间走都可能不止走4公里。”

  没规律、不专业是汪斌对目前校园健身社团的印象。就拿他参与又退出的这个跑团来说,集体跑步活动可能一个月都难有一次。几乎从来不办任何健身讲座和团员交流会,更不用说请人来指导了,每次都是开跑前临时做个热身。“有一次在校外跑,40多人参加,最后到达终点的只有两三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汪斌说。

  据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开发中心(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主任姜兴华介绍,目前社会上的健身指导人员一定程度上存在职业能力和服务水平参差不齐、资质标准不统一、管理不太规范的情况。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开发中心将依据行业发展需要,逐步制定各类健身指导人员职业能力标准,探索建立行业等级评价体系,并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职业资格认证体系打通,把各个项目的健身指导人员真正按“职业”进行规范,根据从业者的不同水平进行相应等级评定;同时对现行社会体育指导人员职业技能标准进行修订,增加运动处方、健身管理等相关内容。

  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综合处处长孟亚峥介绍,目前虽然很多人已经开始通过聘请专业私教或借助互联网+智能设备对自身的健身行为进行质量提升,但是在全国范围内针对普遍大众的科学健身指导工作尚处在起步阶段,为广大健身人群开具运动处方还存在一定难度。

  “科学健身是一个很庞大的体系,需要指导人们运动量的规划、运动项目的选择、运动装备和器械的使用,以及如何避免运动伤害、运动伤害出现以后怎么样去康复等内容。”孟亚峥说,“这项工作目前主要是通过每五年进行一次的国民体质检测而开展,2014年进行了第四次国民体质检测,2019年将进行第五次。每次国民体质检测后会发布一个国民体质检测公报,向社会公布现在中国人体质的基本状况和变化趋势。”

  “去医院体检、看病,医生会告诉你该吃什么药或者怎样康复。但是目前体质监测的内容还停留在比较基础的层面,出具的所谓运动处方不够个性化、精确化。”孟亚峥说。

  孟亚峥介绍,针对这些科学健身指导工作中遇到的瓶颈难题,相关部门也在想方设法进行破解,如通过科研攻关项目研发运动处方库,目前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预计最晚在2018年推出中国人的运动处方库。

  人员队伍建设方面,孟亚峥表示,希望通过体医融合的思路,达成体育总局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之间的合作,实现体育与卫生系统的融通,在家庭医生培养培训的过程中增加体育科学健身内容,让家庭医生具备开具运动处方的资质和能力。

  “这几个方面都有巨量的工作要做,都面临着比较大的难题。我们在不断努力,希望能够让健身科学指导工作出现比较大的改变。”孟亚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