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让我与铁路结缘
■黄永恒

  28年前的高考,让我与铁路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籍贯广东廉江,在广东上的学。我就读的高中是父亲的母校,虽然不算县重点,但每年上线率还不错,出了不少人才,很有名。我高中阶段寄宿在学校,30多人住一个大宿舍。我睡眠质量很不好,特别是高三那一年,基本处于失眠状态,成绩不稳定,导致最后高考失利。我复读时选择了另一所学校就读。那时,广东的高考成绩不是看卷面总分,而是按全省排名来确定的标准分。满分是900分,后面依次定分。我复读后的高考分数是619分,而二本线是620分,我因1分之差而与本科院校无缘。619这个数字不但决定了我的人生,而且对我的人生观产生了很大影响,特别是进入社会后,我形成了一种比较坦然的心态:人生有得有失,要敢于面对现实、接受现实。

  填报志愿时,我受父亲影响较大,在填写第一志愿时报的是西南交通大学峨眉分校。其实,我当时根本就没有弄清楚西南交大是所什么样的学校。

  我回学校拿到了录取通知书,看着“西南交通大学峨眉分校两年制专科,机械工程系机械电子工程专业”这些字眼,我的心情很平静。按当时的录取率来说,能读专科也不错,而且我考上的是交通大学。所以按当时的习俗,父母张罗了几桌酒菜,请来了亲戚同事,算是低调地庆祝了一下。

  我父亲也算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文革”前参加的高考。听说读高中时他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但高考时没发挥好,只考上师专。父亲饱读诗书,做了几十年的语文、历史教学工作,但以我的体会来说,父亲有时真的有些顽固,而我的人生深受父亲的影响。

  其实,我与铁路的缘分以及与后来的工作单位湛江车辆段的缘分,在坐火车去上大学时就结下了。当时,父亲一个同事的弟弟也考上西南交大,他上的是本科,我们结伴去上学。上车的前一天下午,父亲送我和同伴到湛江,当晚入住同伴亲戚介绍的一个小旅店。旅店的名称当时没留意,只知道是在湛江站站前马路不远处。马路正翻修,没有街灯,有的只是从周边住房窗户里透出的灯光。第一次出远门,我有点激动,但也很惘然,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心境大概就像不很明亮的小旅店和外面的夜晚。

  直到后来,我在湛江车辆段工作一段时间后才发现,那一晚住的小旅店就是本段下属公司的常青旅店。这真是缘分啊。现在常青旅店还在经营,且几经辗转又划归我现在的工作单位。常青旅店可以说是我与铁路缘分开始的地方。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柳州铁路局湛江车辆段工作。毕业那年,我坐成都至广州的直达列车回家。那时没有空调车,2000多公里的路程走了53个小时。

  见习结束后,我先后担任机械钳工、电机钳工、教育室教员、设备车间技术员兼调度员等职务。其间,我有几次机会离开这个工作,但最终没有选择离开。我住的地方离湛江站的客车线约30米,几乎上下班都和铁路打交道。

  几年后,我将家搬到了南宁。入住南宁新房时,我听说南宁东站就建在附近,没想到南宁东站启用后,车站南广场离我们家最近距离才30米。这也是缘分呀。我从广东迁到广西,工作还是在铁路,没想到住的地方竟一样离铁路这么近。

  后来,柳州铁路局的3个货车车辆段并入柳州车辆段。我从原红外线车间主任转任合并成立的动态检测车间副主任,开始了3年多跑湛江至柳州通勤的历程。我基本是每周回家一次,出差跑沿线5T设备探测站成了家常便饭。

  柳州车辆段搬迁回南宁后,我也随车间到南宁工作,职务不变,我开始跑湛江至南宁的通勤。跑南宁通勤没有跑柳州时的车次多,星期天晚上从湛江来南宁时,我先坐火车到河唇站,等半个多小时后再转另一趟车,天不亮到南宁,然后坐单位的班车到单位。

  南宁南车辆段拆分为南宁南车辆段、柳州车辆段后,我所在的车间也一分为二,我担任南宁南车辆段新动态检测设备车间的主任,直至2013年4月调离。从2004年4月至2013年3月,整整9年的时间,我都是从事5T设备维修管理工作,跑遍了全局既有线及每隔30公里的5T设备探测站,其中跑的最多是南昆线,南昆线也给我留下了最难忘的记忆。在南昆线坐混编列车,短短几个区间的路程,需要近9个小时。

  我曾估算过,从事5T设备维修管理的9年,因跑通勤及出差,我坐火车的里程应该有30多万公里了,还不包括坐汽车跑沿线的路程。2013年4月,调到新岗位后,我出差和坐火车的次数相对少多了,但还是时常坐火车回广东看看老父母。铁路线永远连着我的牵挂,不因时间而改变。

  我与铁路结缘20多年,将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铁路事业,现在想来,我无怨无悔。在这20多年间,我也见证了铁路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作为铁路人,我备感自豪。

  记得有一次,我在株洲参加高铁知识培训,培训完后刚好大学同班同学要在峨眉分校举办毕业20周年聚会,我就直接从株洲坐火车过去,坐的刚好是广州至成都的列车。世上有些事就是这么奇妙,编故事都编不出这种情节:20年前毕业坐该次列车回家,毕业20年后第一次回母校参加同学聚会,竟又坐返程列车回去。当然,时隔20年,两次坐车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样了。返程是睡卧铺,且到重庆后,我是转乘动车去成都,一路的舒适与便捷是当年无法想象的。

  我想,这一切变化离不开铁路人的努力付出和奋斗。

  记得前几年南宁铁路枢纽工程进入最后阶段时,我已调到新岗位,很少有机会出差。有一天,因公事要坐晚上的火车去柳州,我本想到柳州下车后睡个好觉,然后第二天办事,没想到当晚刚好碰上线路封锁,正在进行新线驳接,本来不到3个小时的车程,我竟在第二天中午才到柳州。我后来开玩笑说,这种彩头都碰上算好运了,干铁路20多年头一回碰上。值得欣喜的是,自那天晚上驳接完工后,制约南宁枢纽的瓶颈彻底被打破了,南宁至柳州每天开行几十对动车,车程仅需1个多小时。

  说起我所见证的铁路发展变化,莫过于我眼皮底下建设启用的南宁东站。记得当年,我把家搬到南宁时,一条临时铁路线就在我家楼下100多米处,所有进出南宁的列车都要走该临时线。当然,那时还看不到动车。不远处的小山坳虽有施工,但看不出很明显的动静。刚开始,我还不相信那就是传说中的高铁站。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变得越来越清晰。2015年,南宁市地标性建筑南宁东站宏伟地矗立在了我家不远处,南广场的绿化也天天在变,成为附近居民休闲散步的好去处。我有时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更想不到自己迁居他乡后,能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一切就像梦一样。

  几年没来南宁的老父母,2016年再来时看到窗外的变化,不禁感慨万千,说当年搬家时,来的亲戚都纳闷,我怎么从广东搬到这么荒凉的地方住。对此,我只能说,铁路的发展速度确实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愿中国铁路取得更辉煌的成就,愿天底下每个人的梦想都能成真。